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观点 > 专栏 > [反重力思考]Anti gravity thinking
  • [反重力思考]Anti gravity thinking

蚂蚁是城市“清道夫”

时间: 2015年07月06日 | 来源: 环球科学(huanqiukexue.com)

专栏作者简介

史蒂夫·米尔斯基(Steve Mirsky)是从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还是358ppm时就一直在写反重力思考专栏。他还是《科学美国人》的播客Science Talk的主持人。

2014年9月,我在本专栏谈到了一个充满“文化气息”的话题:吃虫,有目的地吃虫。昆虫为数众多,富含蛋白,养殖方便,而且比起那些人类(至少是西方人)熟悉的、在熟食区畅销的牛羊猪鸡之类脊椎动物,它们对环境的危害也小得多。就让我们把蝗虫放进盆子,把灾难化作美食吧。 

 

今天写这篇专栏不是为了将虫子埋葬,而是为了再给它们唱唱赞歌,因为在这道食物转换的算式里,这些节肢动物还能从方程式的另一边发挥益处——近日,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的几位研究者在纽约市开展研究,计算了这些6条腿的饥饿“邻居”为我们提供的食物残渣处理服务。虽然研究对象是我们丢掉的东西,但研究的结果却值得我们捡起来细读。这份2014年12月初发表在《全球变化生物学》(Global Change Biology)上的报告指出,在一片面积400平方米的公路隔离带上,昆虫(以及那些同样长着6条腿,但只有昆虫学家才能认出不是昆虫的动物)每年可以吃掉6.5千克食物残渣,这些食物残渣有的是故意丢弃,有的是不慎掉落,还有的(如果附近有酒吧)是人类呕吐出来的(百老汇大街之所以霓虹璀璨,原因之一就是为了照亮道路,使人在周五周六的夜晚踮着脚走过那里的饮酒场所时,能看清地面上消化了一半的披萨和鸡翅)。

 

为了研究的需要,几位温文尔雅的美国南方科学家访问了我的家乡,并在几十个地点倾倒了垃圾,有的在公园里,还有的在上文提到的公路隔离带(即安全岛)上。他们的研究材料是薯片、华夫饼和热狗(哦,我多希望成为热狗里的一段香肠,因为我如果化身垃圾食物的一员,就有机会登上科学文章),目的是吸引以脂肪、糖分和蛋白质为食的动物。

 

每条街的安全岛分配到了6.5千克食物,这个数字似乎并不很多,于是几位研究者进行了推论,将面积扩大,以显示其累加效应:“我们估计,每年节肢动物在曼哈顿的百老汇大街和西街能清除600~975千克(干重)食物残渣——这大约相当于6万只热狗、20万块华夫饼,或者60万片薯片。”人类制造的垃圾实在很多,按照几位科学家的说法,昆虫清理了其中“数量不多,却也相当可观的部分。没有这些昆虫,城市里就会聚积起更多垃圾”。换句话说,如果不被昆虫吃掉,它们就会吸引并且滋养老鼠。所以虫儿们,请允许我献上由衷的感谢。

 

 

北卡罗来纳人选择公园和安全岛来开展实验,原因之一是认为公园里昆虫繁多,能够更加高效地消化垃圾。他们写道:“关于自然系统的理论和数据显示,这项清扫服务的规模和快速恢复能力都会随着生物多样性的增长而增长。”然而现实出人意料:在生物比较单一的安全岛上,昆虫吃掉的残渣反而比公园里多出了3.3倍。

 

或许是公园里的昆虫对饮食比较挑剔,它们平日里在郁郁葱葱的美景中享用的一道道佳肴,是研究人员选用的材料所无法比拟的。我们的公园里有松鼠埋藏的松果,有小贩售卖的鲜肉,还有纽约市特有的狗屎杂烩,那实在是一座座昆虫的乐园。

 

食物能够在安全岛上迅速消失,或许要归功于一种特殊的生物,如果你认为是蟑螂,那就错了(因为蟑螂喜欢赖在居民家里,而不喜欢到外面凶险的大街上去打拼)。在安全岛上清理食物的功臣,是一种被大家称为“铺道蚁”(pavement ant)的生物。

 

根据几位研究者的解释,铺道蚁其实颇似我的移民祖先,“这个古北界(一个以欧亚大陆为主的动物地理分区)的物种自从在100多年前来到北美后,经常出没于市区,且喜欢在人行道附近筑巢——正因为如此,道路中间的安全岛上才有它们的身影。”艾玛·拉撒路(Emma Lazarus,美国诗人,文中引用的诗句,出自她为迎接自由女神像来到纽约而作的《新巨人》)有诗云:“来吧,疲惫贫穷、瑟瑟发抖的群众。”现在看来,她无意中也请来了铺道蚁:每一个铺道蚁蚁群都拥有大约10 000只工蚁——这个数字足够叫灭虫人认输求饶了。(撰文 史蒂夫·米尔斯基(Steve Mirsky) 翻译 红猪)

本文来自“科学美国人”中文版《环球科学》2015年第3期(微信ID:huanqiukexue)。

电子版详见:http://www.huanqiukexue.com/plus/list.php?tid=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