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信息 • 能源

生物燃料进展缓慢

时间: 2015年04月24日 | 作者: | 来源: 环球科学(huanqiukexue.com)
生物燃料投资减少,异议增多

图片来源:经济学人

 

通过生物的光合作用储存太阳能,再将这些能量转化到燃料中,听起来像“一劳永绿”,着实诱人。因此,据研究机构彭博新能源财经(BNEF)统计,生物燃料计划——从淀粉发酵到食用油回收,再到将绿藻变成喷气式飞机燃油,自2003年至今已吸引了超过1260亿美元的投资。但是,得到的结果却像是一幅交集区域很小的韦恩图。事实上,那些最具商业竞争力的生物能源并不清洁,而那些清洁能源又不具备商业竞争力。 

 

生物燃料不清洁,最大的原因在于,它们源于农作物或抢占了农作物耕地的植物,生产这类生物燃料将损害食物供应。本周,欧洲议会的一位委员会同意,将限制此类“第一代”生物燃料的使用。欧洲针对可再生能源制定了目标,即2020年前,可再生能源占到交通运输能源使用量的10%。新的议案提出,这其中只能有十分之七来自第一代燃料。而剩下的十分之三必须依靠更先进的燃料,就是用废弃物或者其他不影响粮食生产的原料所生产的生物燃料。BNFE的研究员Claire Curry估计,这可能意味着,到2020年,欧洲对先进生物燃料的需求量将达到140亿升。

 

她认为,能够投入大规模生产的先进生物燃料只有两种。一种是将废弃食用油和脂肪转化为柴油——在欧洲这种工艺的产能已经达到了20亿升。另一种是利用酶催化纤维素水解,制得乙醇。

 

Curry女士表示,除了这两种,其他燃料要投入商业生产至少还要四年。这其中包括大受吹捧的用于喷气式飞机的可再生燃料。

 

这类燃料小规模生产的话前景还不错。南非航空公司(SAA)正与波音及其他公司合作,开发一种用烟草种子制造的燃料。烟草过去曾在农村广泛种植,但现在正逐渐没落。这种特殊培育的烟草品种不含尼古丁。贫困的农民种植这种烟草,可以一年收获两次,然后他们可以用出售烟草种子的钱购买种子和化肥,在第三轮种植粮食作物。种子的残留物可作为动物饲料。SAA的Ian Cruickshank称,基于烟草的生物燃料和基于化石燃料的喷气机燃油成本差不多。这种生物燃料将与传统的燃油对半混合使用,SAA希望在2017年前,生物燃油的使用量能达到2000万升,而在2022年前达到5亿升。

 

麻风树的支持者也从中看到了机会。这种奇怪有毒植物曾令投资者感到失望。不过若是用合适的方式种植,它的种子能够为动物提供饲料,还能用来制造柴油燃料。

 

想要找到更多种同时满足经济和环保两方面要求的生物燃料十分困难。环保分子只会指责那些破坏环境或危害食品安全的人,但自己说不出该如何培养这些作物。而另一个争议话题则是转基因技术。转基因技术能增加产量,增强作物对害虫的抵抗能力,让生物燃料作物在干旱、贫瘠的土地上也能生长。但是,无论哪种转基因作物,都很难让环保主义者们买账。

 

尽管如此,科学界仍提供了诸多解决方案。比方说,来自曼彻斯特大学、芬兰图尔库大学和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目前已提炼出一种酶,用于生产生物丁醇,最终制得丙烷这种更有用的产品。

 

能否把此番妙想用于一定规模地商业化生产,却是另一码事。事实上,一些公司已经开始放弃了。一些致力于藻类—燃料转化的美国企业正在向高价值化学药品制备公司转型。阳光的确是一种很好的能源。但利用生物储备太阳能,不见得是最佳方法。(翻译:席纪新  审稿:黄安娜)

 

原文链接:

http://www.economist.com/news/science-and-technology/21648630-investment-biofuels-dwindling-and-scepticism-growing-thin-harv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