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地球 • 自然

水面之下冰川融化,加剧海平面上升

时间: 2014年07月08日 | 作者: | 来源: 环球科学(huanqiukexue.com)
5月份极地冰原大新闻不断传出。《自然》(Nature)于5月28日发布了一份研究。该研究表明,14 600年前,南极冰山的急速融化致使全球海平面在一百多年内上升了6.5英尺(约2米)。
 
而仅在此报告前两周,有两份研究报告总结到,南极西部冰川已越过临界点,注定会瓦解和融化。届时,全球海平面将上升4英尺,而如果西南极冰原持续融化,这一数字将上升到10英尺。第三份研究报告总结称,格陵兰岛的部分冰盖将会从下往上慢慢融化, 因为最近发现其坐落于峡谷之上,而进入峡谷的温暖海水会流入冰盖内部,延绵可达65英里(1英里约等于1.6千米)。当代人无缘亲眼目睹全球海平面上升,因为冰川融化所产生的巨大影响要在几百年后才得以揭晓。但如果预言无误,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南部城市劳德代尔堡(Fort Lauderdale)最终将会被海水淹没。而印度洋海岸线上的众多城市也会面临同样的厄运。
 
此处所指的遥远的未来超过了我们今天最年轻一代的寿命极限。 关于气候变化的公众讨论大都未予考虑。 或许我们应该将它纳入我们的讨论范围。目前负责制定公共讨论议题的国际气候变化委员会(IPCC)将关注的时间节点限于2100年以前。IPCC第五次评估报告的最终版本将于今年秋天发布,该报告预测,截止到2100年,全球海平面最多上升3英尺。一些科学家认为这一数字比实际状况偏低——虽然对于居住在Far Rockaway(位于美国纽约州的一座沿海城市)的居民来说,3英尺已经足够危险了——但2100年这个时间并没有引起多大争议。去年十二月发表在PlosOne电子杂志上的一篇论文则提出了不同意见。其第一作者是James Hansen,他是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戈达德太空研究所(Goddard Institute for Space Studies)的前任所长,并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James Hansen便开始研究全球变暖。“将精力全部集中在某一特定日期(即2100年),会让人们误认为2100年发生的事情就是人类面对的所有问题,而不再强调2100年之后的事情。实际上如果二氧化碳排放量继续增加的话,2100年后不久海平面上升的速度会迅速大于本世纪。”该研究称。
 
气候模式下最大的未知事项就是碳排放的持续时间以及排放速度。IPCC预测,为了让全球气温上升保持在2℃(已达成国际共识),全球二氧化碳总计排放量不能超过一万亿公吨。我们已经做好全力以赴的准备。正如哥伦比亚大学的地球化学家Peter Kelemen在一次电话采访中告诉我,能源公司为达到上述水准,已经探明了矿物燃料充裕的经济可采储量。“我强调的是这些预测的不确定性,但地下埋藏的燃料和可燃物多于我们界定的安全燃料和可燃物。我们在大气中排放的二氧化碳势总量必会超过名义上的安全标准。”Peter 说道。
 
我们的后代可能需要被迫投入大量资金,去除空气中的二氧化碳。理论上,有以下几种方式。方法一:种植海藻,海藻可以吸收二氧化碳,然后将其中的有机物转化为生物燃料,当其燃烧时碳会被留下来;方法二:建塔,并在塔上悬挂可吸收二氧化碳的塑料碎片。而Kelemen正在探索的第三种方式:利用遍布全世界的橄榄岩基岩。即让大量海水通过岩洞涌入地下,加速岩石中矿物质碳化的自然过程。
 
Kelemen粗略计算了去除二氧化碳所需的资金成本,这一算法取决于二氧化碳的去除量,以及每去除一吨二氧化碳的所需成本。比如,假设对二氧化碳排放量没有有效限制,则会使其浓度达到550ppm(parts per million,百万分之几)。这一数字相当恐怖,未来社会可能会致力于将二氧化碳浓度降至450ppm,一些科学家称这一数字乃是维持全球气候可持续发展的上限。(二氧化碳浓度近期已突破400ppm.)据Kelemen所说,这一项目要求从大气中去除1.5万亿吨二氧化碳,而每年的所需资金可能高达3万亿美元,并且持续25年之久——假定当今一项或多项尚处于萌芽状态的技术取得成功的话。在本世纪中期,这一金额在全球GDP中占据份额较低,但绝不可忽略。
 
相反,全世界各个国家可以立即投入资金,严格控制碳排放。但鉴于目前控制碳排放一事毫无进展,同去除大气中已排放的二氧化碳相比,后者更像天方夜谭。但也不一定。这里有个关于伦敦污水管道系统的故事,Kelemen常常挂在嘴边。十九世纪早期,伦敦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但整个城市到处都充斥着人类粪便,粪便要么流入街道,要么流入邻居家的粪池,经常出现粪池满溢的情况。在1858年伦敦大恶臭事件(the Great Stink of 1858)期间,伦敦天气异常炎热干燥,恶臭熏天,导致霍乱肆虐,人心惶惶。英国国会因此投票拆掉伦敦街道,然后在接下来的十年内,花费了数百万英镑建立了一个污水管道系统。这一举措虽然花销巨大,但现在看来,一切似乎都是值得的。Kelemen说,“当人们把向大气中排放二氧化碳想成向街道上泼洒粪便,那处理这一垃圾似乎就在人类承受范围以内了。但除非人们意识到必须对二氧化碳进行管理,否则任何负面影响、任何花费,以及任何程度的挫折似乎都会超出人们的承受范围。(作者:杰里. 贝林松(Jerry Beilinson)  翻译:易小又  审校:黄安娜 易逸度)
 
 
原文链接:
http://www.newyorker.com/online/blogs/elements/2014/05/the-antarctic-melt-under-the-sea.html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