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观点 > 访谈

卡梅隆的深海之旅

时间: 2014年05月30日 | 作者: | 来源: 环球科学(huanqiukexue.com)
2012年3月26日,著名电影制片人和导演卡梅隆乘坐“深海挑战者”号潜艇,下潜到深达11 000米的马里亚纳海沟,创造了载人深海探测的纪录。
 

近日,《科学美国人》记者采访了这位传奇人物,在访谈中卡梅隆谈到了深海探测的重要性和意义,他还提到,当他孤身到达大洋最深处时,有一种身处监狱的感觉。

詹姆斯·卡梅隆(James Cameron)是前无古人的,他乘坐“深海挑战者”号下潜到了位于关岛西南部深达11 000米的马里亚纳海沟,孤身到达了我们这个星球最深的地方。一部介绍卡梅隆其人其事的纪录片正在制作中,片中的卡梅隆有两个身份——《阿凡达》(Avatar)和《泰坦尼克号》(Titanic)的导演,以及深海探险者。卡梅隆的深海探险让他赢得了科学家的尊重,因为他到达的深度极具科学价值。在那次探险结束后不久,卡梅隆将“深海挑战者”号捐赠给了美国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这个研究所将在今年4月派出一艘自动化深海探测潜艇,进行深海探测(见正文)。

《科学美国人》记者十分有幸在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采访到了卡梅隆,他的团队正与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的工程师一道,进行科学攻关。

 

《科学美国人》 :你坐在“深海挑战者”号里时,是什么感觉?

卡梅隆:我觉得很有成就感,同时也为我们的团队感到骄傲,是他们克服了所有的困难,让那次探测得以顺利进行。我一个人待在里面的时候,一点也没有感到害怕,因为我相信“深海挑战者”号是完美的。我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够看到别人未曾看过的景色。我当时还想,不知道能不能看到阿米巴虫(xenophyophore,一种巨型单细胞微生物)。海洋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昏暗荒凉,但其实并不是这样,海水里有各种各样的小生物,只是我大都看不见。在后来的回放录像中,我看到了许多生物,说来可惜,在身临其境时我却看不见。说不定那时在我身边30英尺处就隐藏着“世纪大发现”——这也是激励我进行探索的动力。

 

《科学美国人》:为什么近期载人深海探测似乎并不是很火呢?

卡梅隆:载人深海潜艇非常重要,但相比ROV(remotely operated vehicles,远程操控潜艇)和AUV(autonomous underwater vehicles,自动化水下潜艇)来说,体积较大,成本也更昂贵。由于资金的限制,许多研究人员都只能采用简单的自动化着陆器(robotic landers)或ROV、AUV来进行深海探测。不过,我认为,载人深海探测对科学进步最有裨益,所以我也是这样去做的。“深海挑战者”号的意义,不仅在于它的先进技术,也在于它挑战了传统观念。

 

《科学美国人》:你认为美国政府在资助深海探测方面做得如何?

卡梅隆:就这一点来说,我觉得政府做得不够,所以才需要有更多的私人投资和商业投资介入,这也是我参与其中的原因。

 

《科学美国人》:你认为深渊探索的最迷人之处是什么?

卡梅隆:通过深渊探索,我们也许可以找到生命起源之谜的答案。生命起源假说认为,板块潜没(subduction,一种板块构造运动,也是海沟形成的原因)时发生的化学反应,导致生命诞生。我们知道自地球形成之日起,板块构造运动就在不断进行,它也是人类能源的重要来源。当我下潜到海沟底部,我有一种感觉,仿佛自己正在见证生命的起源。

 

《科学美国人》:接下来你有什么计划?

卡梅隆:也没有太确定,我希望能看到AUV/ROV混合系统实现超深渊(深度超过6 000米)探测;如果有其他人愿意亲自驾驶潜艇下海,我非常愿意资助这类项目。但我自己最近几年可能不会再下深海了,我得忙着筹划《阿凡达》的续集。但我还会回来的,上一次我只是触到了底,关于深海,我还有很多梦想要实现。(撰文 马克·施洛普(Mark Schrope) 翻译 梅林)

 

本文来自“科学美国人”中文版《环球科学》2014年第4期(微信ID:huanqiukexue)。

电子版详见:http://www.huanqiukexue.com/html/danye/dianzizazhi.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