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观点 > 专栏 > [技术档案]Technical files
  • [技术档案]Technical files

积木式手机是幻想

时间: 2014年04月22日 | 来源: 环球科学(huanqiukexue.com)

专栏作者简介

戴维· 波格(David Pogue)是《纽约时报》"个人技术" 专栏撰稿人,他还作为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记者获得过艾美奖(Emmy Award)。

我们都知道,消费类电子产品的循环机制并不健康。首先,这是一条让消费者为保持手中设备永不落伍而不断烧钱的不归路。其次,人们炫耀新设备的新性能的欲望永无止境,这导致电子产品的设计日益臃肿繁复。最后,所有那些被我们报废、丢弃的数码产品,总得有一处“葬身之地”。根据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U.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的数据,仅在2010年,美国人丢弃的数码设备就达3.1亿件。这意味着要在垃圾掩埋区内填入总计180万吨有毒、不可生物降解的垃圾。

 

至少,还是有人对这一问题表示出了关心——准确地说,有近1 500万人。这是曾观看过YouTube上一部疯狂传播的视频《Phonebloks》的人数总和,视频宣扬了出自荷兰设计师戴夫·哈肯斯(Dave Hakkens)的一种手机新概念。

 

哈肯斯希望世界各地的人们一起来呼吁一种新型的手机,将各类模块化组件——摄像头、处理器、全球定位系统(GPS)模块、显示屏——像乐高积木一样拼插在一起。

 

他表示,该系统能让大家完美地打造出自己所要的手机。如果你习惯将资料存储在网上,那你大可放弃存储模块,换成一块容量更大的电池。如果你是一位年龄较大的人士,那完全可以取下摄像头,换成音量更大的扬声器。

 

总而言之,他声称,Phonebloks的概念能够显著减少电子垃圾。你再也不会每隔一年就丢掉一部手机,也许一生只须拥有一部手机,根据你自己的需求来设计,并不断再设计。如果其中的某个组件损坏或者报废了,你只要将这个组件取下来,重新换上一块新的就好。

 

 

显然,这一概念挠到了消费者的痒处。它承诺让消费者手中的数码产品始终都能跟上时代——却不必再心怀愧疚地弃旧换新。它还承诺帮消费者节省开销,并让每个人都可以轻松地定制自己的专属手机。

 

这个概念只有一处硬伤——Phonebloks永远不可能实现。

 

第一个问题在于结构。如今的智能手机是小型化设计造就的奇迹。为了缩小尺寸、提升运行速度、延长电池续航时间,智能手机的所有组件都尽可能紧凑地排列在一起。以苹果公司的iPhone为例,其内存、中央处理器、图形处理器全都集成在一块芯片里。一部Phonebloks的这些组件之间则会留下巨大的空隙,这对续航时间、运行速度和整机尺寸都会造成致命的阻碍。

 

结构问题又会引发第二个问题:体积。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拒绝在iPhone上使用可拆卸电池的理由就在于此。可拆卸电池必须封装在牢固且规整的空间内,以便用户可以进行安全的装卸。如果手机中的每一块组件都像电池那样,做成完全独立的密封模块,那你最后得到的,会是一部十分方正、十分笨重而且十分庞大的手机。

 

第三个问题则是布局。智能手机需要在有限的空间内容纳多种组件。天线放在哪里才能确保最好的信号接收效果?扬声器摆在哪里才能获得最佳的音质?现在的智能手机工程师们在组件布局问题上可谓绞尽脑汁。Phonebloks在模块排列问题上的自由发挥,则会让你在品质、便利性和速度上蒙受巨大损失。

 

第四个问题在于经济性。所有电信运营商们都乐于看到我们每隔一年就丢掉旧手机。事实上,让我们受制于一两年就换一次手机的服务合约,正是他们的商业模式。他们干嘛要支持任何可能妨碍他们从“羊群”上薅羊毛的新趋势呢?

 

最后一个问题,美感。谁会去买视频中展现的那部体形庞大、四四方方、灰不溜秋、全直角设计的原型设备啊?

 

或许,你会赞赏Phonebloks的概念,希望拥有更多主导权,更大程度地节省开销,降低自己弃旧换新的罪恶感。不幸的是,为此你得付出相应的代价——你的手机会变得又大又沉,又慢又热,又难看又不经用。一些分析师甚至断言,如此反而会制造出更多的电子垃圾,因为消费者会更频繁地丢弃更多的模块。

 

关于废弃手机的问题,倒也有些好消息。各种迹象表明,智能手机已日趋成熟。每年面世的新型号,性能提升带给用户的惊喜感越来越少。如今,iPhone与三星手机之间决定性的差异,更多是来自它们各自所用的软件——而废弃的软件是不需要垃圾掩埋区来处理的。

 

即便如此,频繁更新换代和产生电子垃圾仍是两大令人头痛的问题,而Phonebloks决不是一种有效的对策。不过,至少它让大众开始关注现有的消费类电子产品的循环机制——以及这种机制究竟糟糕到了怎样的地步。

 

(撰文 戴维 · 波格(David Pogue) 翻译 薄锦)

 

本文来自“科学美国人”中文版《环球科学》2014年第1期(微信ID:huanqiukexue)。

电子版详见:http://www.huanqiukexue.com/plus/list.php?tid=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