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心理 • 人文

一个科学家如何令国家丢掉世界级项目

时间: 2021年05月24日 | 作者: Admin | 来源: 科研圈
一个国家科研发展的大好机会毁于腐败。


image.png

图片来源:Pixabay


编译 | 戚译引

来源 | 科研圈(ID: keyanquan)


十几年前,法国物理学家 Gérard Mourou 提出一个雄心勃勃的设想:建设全世界最强大的激光器。这一设备将使用他开发的啁啾脉冲放大技术,即将激光束压缩成短脉冲以获得更高的瞬时能量。相关实验将推动激光核物理研究,以及核废料处理、癌症治疗等技术的发展。


2018 年,Mourou 等人因为这项技术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而基于他的构想的这项计划——欧盟极端光学基础设施(Extreme Light Infrastructure,简称 ELI),却命途多舛。这一年,该项目主要承办国家罗马尼亚与核心设备供应方发生纠纷,激怒了众多合作伙伴。随后,法国和英国退出项目,罗马尼亚方面项目主管 Nicolae-Victor Zamfir 因被举报腐败遭遇撤职。


今年的 4 月 30 日,因为“项目成员之间的不信任已无法修复”,罗马尼亚被踢出项目,此时距离计划的实验启动时间只有不到两年。



良好的开端


基础科研可谓是强国的游戏,这类大科学装置建设成本高昂,却无法产生直接经济效益。ELI 计划的预算高达 9.5 亿欧元(约合 75 亿人民币),但是,在 2009 年项目成立之初,它选择了罗马尼亚、匈牙利和捷克。作为欧盟中“不那么有钱”的成员国,这三个国家有资格获得“结构性经费”(structural funds),这笔资金通常用于支持道路、桥梁等基础设施的建设。欧洲科学界也希望,ELI 项目能促进东欧地区的科研发展。


项目起初推进得很顺利。在布拉格附近,研究者们开始建设功率高达 10 拍瓦(petawatt,1 拍瓦=1015瓦特)的激光器 ELI-Beamlines,其产生的 X 射线和离子可用于材料科学、天体物理学和生物医药方面的研究。在匈牙利南部,ELI 阿秒光脉冲源(ELI Attosecond Light Pulse Source,简称 ELI-ALPS,1 阿秒=10-18秒)建设完成,能将激光“切割”成短脉冲,以探索电子在原子和分子中的运动。


而项目的核心设施,ELI 核物理(ELI Nuclear Physics,简称 ELI-NP),选址位于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郊区。它将产生强大的 γ 射线束,并配置两台 10 拍瓦的激光器,探索原子核与量子真空的奥秘。项目由罗马尼亚的国家级科研机构——霍里亚·胡鲁比国家物理和核工程研究所(简称 IFIN-HH)负责,研究所里 10%~15% 的成员都为该项目工作。IFIN-HH 主任、核物理学家 Nicolae-Victor Zamfir 也成为了项目主管。


image.png

Nicolae-Victor Zamfir 个人简介。图片来源:ELI-NP 项目网站



信任破裂


2018 年,当其他两个国家稳步推进项目的时候,罗马尼亚却因为一起合同纠纷,惹怒了大半个欧洲学术圈。


ELI-NP 的核心设备 γ 射线源原计划由 EuroGammaS 提供,这是由欧洲公立研究机构和产业界组成的一个联合会。到 2018 年,γ 源大部分设备已经制造完成,但是在安装现场,EuroGammaS 评估认为 ELI-NP 实验室地面不平,无法达到精密设备安装要求。Zamfir 却坚称实验室符合要求,并以延期交付为由对 EuroGammaS 罚款 180 万欧元(约合人民币 1400 万元)。


2018 年 11 月,尽管 EuroGammaS 已经完成了大部分工作,ELI-NP 仍然取消了这笔价值 6700 万欧元(约合人民币 5.3 亿元)的订单,转而聘用美国的一家公司 Lyncean Technologies 建设实验室。项目完工时间也被推迟到 2023 年。


EuroGammaS 则起诉 ELI 项目组,要求恢复合同。截至 2020 年 8 月,罗马尼亚法院仍在审理这一案件,决定谁该承担 EuroGammaS 已经完成的工作的费用。


有罗马尼亚学者认为,Zamfir 在故意拖延,以更好地控制研究所的经济和管理权。但是这起纠纷在欧洲引发了轩然大波。EuroGammaS 的成员包含欧洲多个研究机构,其中一些同时也是 ELI 项目的参与者,例如意大利国家核物理研究所(INFN)。尽管 ELI 项目组努力调解,法国仍然在 2019 年夏天退出了欧洲研究基础设施联合体(European Research Infrastructure Consortium,简称 ERIC)。英国也在 2020 年 11 月作出了同样的决定。


两个富裕国家的退出使得项目的经济状况陷入困境。如今,ERIC 仅包含 4 个成员国——捷克、匈牙利、意大利和立陶宛(德国和保加利亚作为观察者参与其中)。为了支付运营成本,ELI 项目最终需要吸引其他成员的参与。ELI-Beamlines 项目主管 Roman Hvězda 说:“显然,依靠这些主办国提供全部的经费是不可持续的。”


腐败指控


与此同时,罗马尼亚内部也发生着一场风暴。研究者们对 Zamfir 产生了极大的不满,他们担心,与 EuroGammaS 的纠纷将让罗马尼亚失去科研合作机会,而如果被踢出 ELI 项目,罗马尼亚将不得不独自负担 ELI-NP 每年 3000 万欧元(约合人民币 2.4 亿元)的运营成本。


到 2020 年 2 月,Zamfir 的 IFIN- HH 主管工作合同获得了 4 年的续约,科学家们的愤怒爆发了。研究人员称,Zamfir 已经 68 岁,超过了罗马尼亚公务员法定年龄限制(65 岁)。但 Zamfir 辩称,年龄限制规定是 2004 年他被任命后才开始实行的,而合同的续签符合他之前签署合同时的法律。


4 月,Zamfir 解散了该所的科学委员会,该委员会由拥有终身职位的科研人员选举产生。Zamfir 称,研究所其他工作人员也应该参与投票。5 月,IFIN-HH 前科学主管 Livius Trache 给其他国家的合作者写了一封信,描述了“研究所管理层和研究人员之间的一场战争”,批评 Zamfir 的管理风格,抱怨他解散了科学委员会,并呼吁将 ELI-NP 项目从糟糕的管理中解救出来。


7 月 24 日,Zamfir 解雇了 Trache,理由是他接受《自然》(Nature)采访所说的内容“严重违反了禁止传播关于该研究所的虚假信息的规定”。国际物理学界则表达了对 Trache 的支持:来自 16 个国家的 66 位物理学家发布公开信,对罗马尼亚政府喊话,要求恢复 Tranche 的职位。


2020 年 8 月,IFIN-HH 工会组织举报主管 Zamfir 腐败,并指控与 Zamfir 续签合同的罗马尼亚官员Dragoş Ciuparu 滥用职权。


一些 IFIN-HH 研究人员表示,在此前的几个月里,Zamfir 做出了一系列人事和组织决策,损害了他们的科研产出,疏远了国际合作者,造成了员工和管理层之间的紧张关系。例如在2019 年 11 月,Zamfir 破坏了与劳厄-朗之万研究所(Institute Laue-Langevin,简称 ILL)之间的合作。ILL 是物理学界知名的国际科研组织,总部位于法国格勒诺布尔,提供科研用途的中子源。ILL 研究人员说,Zamfir 无视先前达成的协议,取消了 IFIN-HH 对 ILL 的贷款,这笔资金本应用于 ILL 重要探测器设备的升级。


被举报后不到一个月,Zamfir 丢掉了 ELI-NP 项目主管职位,随后不再担任 IFIN-HH 机构主管。



“无可挽回”


在如此恶劣的管理下,罗马尼亚的科学家们仍然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2019 年 3 月,ELI-NP 在测试中的峰值功率达到了 10.88 拍瓦,创造了新的世界纪录,使该装置一跃成为当时全球功率最大的超强激光设备。直到同年 12 月,中国的上海超强超短激光实验装置(又名“羲和激光装置”)实现最高峰值功率 12.9 拍瓦,再次打破世界纪录。


但是,Zamfir 对罗马尼亚科研和 ELI 项目造成的恶劣影响仍在发酵。由于罗马尼亚方面进度拖延,2020 年 5 月,捷克和匈牙利向欧盟提议,让其他欧盟成员国加入 ERIC,以领导 ELI 项目,并分摊运营费用,类似于欧洲核子研究中心(CERN)的运营模式。


今年 4 月 30 日,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通过了欧洲研究基础设施联合体(ERIC)的决策,使匈牙利和捷克成为 ELI 项目的主办国。罗马尼亚被排除在外,甚至无法以观察者身份继续参与。


此前两个月的外交努力没有改变 ERIC 的决策。“尽管罗马尼亚十多年来为建造这一基础设施辛勤工作,到了项目的最后阶段,合作伙伴之间的不信任已经无法挽回。”罗马尼亚科研部长(minister of research)Ciprian Teleman 在社交媒体发帖称。


ELI 项目主管 Allen Weeks 表示,希望罗马尼亚未来能够回归项目。但是其他的 ERIC 成员国已经开好了条件。该组织 2020 年 7 月发布的一项文件称:“ELI-NP 的管理者必须证明具备良好的合作精神,以及以公开和可信任的方式运营一家国际机构的能力。”


经历了如此剧烈的变动,ELI-NP 项目能否在 2023 年投入运行仍是一个未知数。一些科学家质疑新的 γ 源生产商 Lyncean 是否有能力制造这样的设备。Lyncean 产品经理 Benjamin Hornberger 称,尽管疫情造成的延期使得他们的时间表有点紧张,公司仍有信心在 2023 年初交付设备。但 EuroGammaS 前成员、意大利国家核物理研究所的物理学家 Luca Serafini 指出,Lyncean 从未发表过任何与与该 γ 射线源项目相关的同行评审论文,这点与 EuroGammaS 不同。


或许有的人已经做好了目睹项目失败的准备。Weeks 承认,即使没有 γ 射线源,ELI-NP 也能开展其他有价值的研究,毕竟,“它太大了,倒不了。”


参考来源:

1. 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21/05/romania-left-out-high-powered-laser-project 

2.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9-01607-7

3. http://news.sciencenet.cn/sbhtmlnews/2020/8/357177.shtm?id=357177 

4.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0-02415-0 

5. http://scitech.people.com.cn/n1/2019/0329/c1007-31003293.html 

6.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20/12/451185.shtm 

7. https://www.romania-insider.com/romania-out-european-reasearch-consort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