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心理 • 人文

顶尖科学家数据造假,面临多项刑事指控

时间: 2021年04月12日 | 作者: Admin | 来源: 环球科学(huanqiukexue.com)
发表过近千篇论文、被引用近7万次,备受尊敬的心理学界泰斗汉斯-乌尔里希·维特琴,其高大的形象在两年内轰然坍塌。


image.png

汉斯-乌尔里希·维特琴(图片来源:Progress in Mind)


发表过近千篇论文、被引用近7万次,汉斯-乌尔里希·维特琴是一位备受尊敬的心理学界泰斗。但随着一份长达1000页的调查报告的公布,维特琴的形象瞬间坍塌。在一项事关德国医疗体系的研究中,维特琴不仅指使团队成员捏造数据,还威胁调查机构和举报人、涉嫌贪污等罪名。对于德国心理学界,一场地震或许才刚刚开始。


编译 | 洪艺瑞 吴非


在心理学领域,德国人汉斯-乌尔里希·维特琴(Hans-Ulrich Wittchen)无疑是一位巨星。从慕尼黑大学取得临床心理学博士学位后,维特琴先后在多家临床研究机构任职。2000年,维特琴前往德累斯顿工业大学,担任该校临床心理学和心理治疗研究所的主任,直至2017年退休。在此期间,这位主要研究焦虑症、抑郁症等精神疾病的心理学家,在该校创建了临床流行病学和纵向研究中心、神经影像中心等研究机构,并且启动了该校的心理治疗师博士后教育项目。


在40余年的研究生涯中,维特琴共发表了近1000篇论文,论文引用次数接近7万次。此外,他还是德国《心理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的制定者之一,而该手册正是德国临床医师诊断精神疾病的“圣经”。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有着极高声望的学界泰斗,其高大的形象却在两年内轰然坍塌。



石破天惊


2019年2月,德国媒体BuzzFeed刊登了一篇令人震惊的报道,将矛头直指这位学术明星。在这篇报道中,维特琴的两位同事指控他在一项耗资240万欧元的研究项目中,涉嫌数据造假。


这个令维特琴陷入争议漩涡的项目,是由德国联邦共同委员会(G-BA)发起并资助的。G-BA是在德国医疗卫生行业起到决定性作用的社会组织。这个由医生、心理治疗师、医院和健康保险公司联合发起的组织,是德国众多医疗决策的制定者。


此次G-BA委托维特琴团队实施的项目名为“精神病中心和心身医学的人员配置”。该项目于2016年启动,作为项目负责人,维特琴需要在两年的时间内带领他在德累斯顿工业大学的团队,对德国各地的近100家精神病医院进行实地调查,重点考察医院的人员编制及质量。


image.png

德累斯顿工业大学(图片来源:Hullbr3ach/wikipedia)


按照原本的计划,这项研究的结论将对德国的精神疾病治疗甚至整个医疗系统产生重要影响。2017年,G-BA的年度报告就表示,现行的精神病人事条例将被全新的条例取代,新条例“应于2020年初生效”。而维特琴领衔的这项研究,将为新条例的制定奠定数据基础。


可以说,如果该项目顺利完结,这将是维特琴学术生涯的又一项代表性成就。但BuzzFeed两年前的那篇报道却指控称,维特琴指使团队成员谎报了他们调查的精神病院数量。为了达到G-BA要求的案例数量,他们杜撰了一些根本不存在的医院,并将另一些医院的数据移花接木给这些假医院。


如果该报道的指控属实,我们不难想象,由此会造成怎样的严重后果。如果研究中存在不真实的数据,甚至研究本身受到人为操纵,那么G-BA基于这些数据作出的决策也势必存在偏差。由此,德国相关疾病的患者以及全国的医疗系统,都将在假数据面前受到冲击。


BuzzFeed的报道发布后,维特琴本人立即反驳了对他的指控。他在电话中表示:“我必须迅速作出澄清,从而避免损害政府(的利益)。”报道发布后,维特琴所在的德累斯顿工业大学也迅速作出回应,成立调查组对维特琴的研究正式展开调查。



调查结果


经过两年的调查,德累斯顿工业大学今年2月收到了一份约1000页的调查报告。报告指出,维特琴存在严重的学术不端现象。项目称对93个精神病医院进行了调查,但实际上,维特琴所领导的研究团队只调查了其中73个,其余20个医院的数据则是在已有数据的基础上捏造而来。维特琴作为该项目的主要负责人,指使研究人员进行数据编造。“这不是一时的疏忽,而是有意为之,”报告写道,“因为维特琴想要显得更成功。”


不仅如此,调查委员会表示,为了掩盖数据造假这一事实,维特琴可能还伪造了演讲用的幻灯片、笔记、邮件,甚至是医院的签名等多种材料。他“似乎想用伪造、欺骗等各种手段,从一开始就误导整个调查的方向。如果这些被证明属实,那么这不仅仅是学术不端,更是刑事犯罪。”目前,德累斯顿工业大学公共检察官办公室正在对该项目相关的刑事指控展开进一步调查。


报告还提到维特琴可能涉嫌贪污。有知情人举报称,维特琴曾经雇佣他的女儿进入项目组。但实际上,项目组的其他成员从来没有看到他女儿进行过任何相关工作。维特琴的女儿拒绝对此作出回应。



维特琴的挣扎


报告发布后,在接受《科学》的采访时,维特琴表示他不会回答任何具体问题,因为“这涉及到法律程序的问题”。但他否认自己存在任何学术不端,并且表示这个项目在“科学上完全正确”。


这并不是维特琴为自己的唯一一次辩护。事实上,在整个长达两年的调查过程中,维特琴尝试了多种手段,试图阻止调查的进行。


调查报告指出,在2019年4月,维特琴曾给时任德累斯顿工业大学校长的汉斯·米勒-施泰因哈根(Hans Müller-Steinhagen)写邮件,要求阻止调查组的行动:“亲爱的汉斯,现在的情况让我很难进行写作,更不用说发表文章了。”他在邮件中表示,该项目是一个重要的立法项目的一部分,学校应该立刻停止对该项目的调查,否则将引发一场“全国性的政治地震”。这不仅会在柏林引起民愤,还会对德累斯顿工业大学造成负面影响。“我想要再一次私下警告你,你现在的行为非常危险,”邮件写道,“离这个项目远点!”


受到威胁的不仅仅是施泰因哈根。据《科学》报道,维特琴曾给德累斯顿工业大学知识和技术转让协会(Association for Knowledge and Technology Transfer,GWT)的负责人写邮件称, GWT应该考虑解雇两位举报者,理由则是为了节约经费。在另一份文件中,维特琴还表示,这两位举报者是导致项目数据出错的罪魁祸首。维特琴甚至还撰写了一份文件,要求两位举报者签名,文件中表示将撤回对维特琴的所有指控并向他道歉。在种种威胁无效之后,维特琴甚至哀求两位举报者,请求他们放过自己。


维特琴还曾在给项目组成员的信中写道:“我将用各种合法手段来为自己辩护。”他还写了长达70页的文件,表示项目中的一些重复数据在统计学上是完全合理的,只是因为没有进行详尽的解释才会造成误会。


无论如何,维特琴再也回不去了,但这场风波影响的远不止他个人。德国鲁尔大学的心理学家于尔根·马格拉夫(Jürgen Margraf)表示:“如果这项报告中说的都是真的,那么这不仅将对德累斯顿工业大学的名誉造成影响,而且对于整个心理学界来说,都是一场灾难。”英戈尔施塔特医院的精神卫生中心主任托马斯·波尔迈彻(Thomas Pollmächer)则担心,在维特琴发表的众多论文中,可能还存在其他数据造假的情况,“这些论文就好像定时炸弹一样,其中有些或许已经在嘀嗒作响了。”


相关报道:

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21/04/top-german-psychologist-fabricated-data-investigation-finds

https://www.buzzfeed.de/recherchen/eine-grundlagenstudie-fuer-die-zukuenftige-psychosoziale-versorgung-in-deutschland-soll-manipuliert-worden-sein-90134119.html

https://www.buzzfeed.de/recherchen/staatsanwaltschaft-ermittelt-nach-faelschungsskandal-gegen-top-psychologen-903565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