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心理 • 人文

一年狂发180篇论文,但这个人却根本不存在

时间: 2021年03月22日 | 作者: Admin | 来源: 科研圈
一群法国科学家创造了一个虚拟作者,将ta的名字加入各学科的论文中,希望借此刷爆评价指标。该虚拟大牛“出道”一年,已经署名发表了180篇论文。


image.png

图片来源:Pixabay


编译 | 戚译引


在过去一年中,法国 Cogitamus 实验室主管 Camille Noûs 已经累计发表 180 篇论文,涉及天体物理、分子化学、生态学、社会经济学等领域。但是,随着真实身份的暴露,ta 参与署名的一篇论文被其他作者主动撤稿,另一篇被除名,还有其他许多文章也可能将面临同样的命运。


真实身份就是,Camille Noûs 并不存在。


Camille Noûs 是一群法国科学家创建的虚构人物。任何人都可以把这个名字加入自己论文的作者名单里,以表达对量化评价指标的不满和抗议,强调科学中的团队协作,反对论文署名所体现的个人主义。但也有学者和期刊编辑认为,这种署名方式对实现以上目的没有帮助,甚至有损科研诚信。



Camille Noûs 的“诞生”


Camille Noûs 和 Cogitamus 实验室均由 RogueESR 凭空创造,这是一个由法国高等教育和研究(简称 ESR)领域的从业者组成的非官方组织。


据《科学》(Science)新闻栏目报道,RogueESR 对法国去年推出的一项研究改革法案表示反对,认为新法案过于关注量化评价指标,例如论文发表数量和被引数,并且过度强调个人成就,破坏了科研氛围。


传统上,和其他国家相比,在法国的科学家能更早获得终身职位,也更容易得到稳定的资助。而新法案引进了准聘-长聘(tenure-track)制度,年轻学者将得到约 20 万欧元(约合人民币 155 万元)的经费,用 6 年时间争取获得终身教职。RogueESR 等团体认为,这一举措让年轻学者的工作变得更加不稳定,甚至危及法国科学界的优良传统。


在这样的背景下,2020 年 3 月 20 日,Camille Noûs “诞生”了。如果人人都在论文作者名单加入这同一个虚构人物,“成百上千的文章将让它成为这个星球上最响亮的名字,最终破坏某些文献计量统计指标,证明对个体进行量化评估的荒谬”,RogueESR 在新闻通讯中写道。


Camille Noûs 的名字取了男女通用的“Camille”,姓氏取自法语的“我们”(nous)和希腊哲学中的“理性”(νοῦς)。实验室名字“cogitamus”则取自拉丁语“cogito”的第一人称复数,意为思想、思考。根据 Cogitamus 实验室网站介绍,将 Camille Noûs 加入署名,是为了体现科学创造和传播过程中集体协作、公开透明的性质,以及对学术团体规范的遵守;Camille Noûs 意在成为科研诚信的标志。


image.png

Cogitamus 实验室网站上代表 Camille Noûs 的形象,图片来自 Pixabay。


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的物理学家 Jean-Philippe Lansberg 支持将 Camille Noûs 列入署名,他用这种方式在《物理快报 B》(Physics Letters B)发表的论文已经成为 Camille Noûs 目前被引用最多的一篇文章。Lansberg 认为,这种署名方式说明了论文署名标准和相应的评价体系是多么无趣、荒谬,因为高能物理学论文的作者名单实在太长了,让每个人都对研究负起责任其实并不可行。



不规范署名引发调查


然而,Camille Noûs 的存在可能正威胁着科研诚信。


作为一个没有固定地点、没有正式领导者的组织,Cogitamus 实验室对该署名的使用没有任何要求或约束机制,“完全取决于作者的自由意志”。组织鼓励使用该署名的作者在投稿信(cover letter)或脚注说明这一举动的含义,但没有对期刊编辑提供相应的建议。


使用虚拟人物署名和许多期刊的政策相悖。法国的许多期刊编辑已经接受了这一理念,但对于法国之外的期刊,编辑很可能不了解 Camille Noûs,于是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发表了论文。发现真相之后,期刊可能会选择发布更正声明并去除署名,甚至可能将其撤稿。


Camille Noûs “发表”的 180 篇论文正在减少。《科学报告》(Scientific Reports)的一名发言人表示,该期刊上一篇论文“已经引起了关注”,期刊正在进行调查。而《物理评论 B》(Physical Review B)发表了一则更正声明,称这种署名方式与期刊政策相悖,已经将其剔出论文的作者名单。而数学期刊《爱丁堡皇家学会论文集 A》(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Edinburgh Section A)编委会也判定 Camille Noûs 不应被列入署名,随后研究作者撤回了一篇论文。


《太阳物理学》(Solar Physics)的一名编辑则引用期刊署名标准,拒绝发表有 Camille Noûs 署名的论文,因为期刊要求每位作者都对研究作出了潜在贡献,并对内容负责。


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的生物伦理学家 Lisa Rasmussen 指出,论文署名实际上代表了作者承担的责任。如果有粗制滥造的论文恶意使用 Camille Noûs 的署名、破坏它的名声怎么办?而且,如果有学生或者刚入行的研究者受这位“合作者”牵连,留下论文更正甚至撤稿记录,“这将伴随他们接下来的整个职业生涯”。


Rasmussen 肯定了这项行动的初衷:追求开放、合作的科研,反对僵化的评价标准,但她说:“在我看来,你不需要利用这个虚拟作者来实现这些目标。”


参考来源:

1. 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21/03/who-camille-no-s-fictitious-french-researcher-nearly-200-papers 

2. 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20/07/french-science-bill-promises-boost-public-rd 

3. https://www.cogitamus.fr/indexen.html 

4.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370269320303634#!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