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心理 • 人文

逼学生造假的华人导师被停职

时间: 2021年03月05日 | 作者: Admin | 来源: 科研圈
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电子和计算机工程系终身教授李涛被指对博士生陈慧祥进行学术霸凌,已被学校停职,接下来将接受校方调查。


image.png

图片来源:Pixabay


编译 李姗珊、武大可、魏潇

编辑 魏潇


根据美国当地媒体 WUFT 3 月 1 日消息,美国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Florida)电子和计算机工程系(Department of Electrical and Computer Engineering)终身教授李涛被指对博士生陈慧祥进行学术霸凌,已被学校停职,接下来将接受校方调查。


根据 WUFT 展示的校方通知函,佛罗里达大学要求李涛从 2 月 15 日开始进入行政休假,并禁止其经手任何与校方有关的工作,或者在没有获得许可的情况下出入校园、与教职工和学生接触沟通。同时,需要随时配合校方主导的调查,如果存在任何不配合行为,校方将会立即终止与李涛的工作合同。


2019 年 6 月,该校计算机工程专业博士生陈慧祥在校园内自杀身亡,并在遗书中公开指控导师强迫他在一篇向 2019 年计算机体系结构国际研讨会(ISCA'19)投稿的论文中造假,靠关系推动论文发表,并拒绝他的撤稿要求。2020 年 2 月 8 日,美国计算机学会(ACM)与电气电子工程师学会 (IEEE)经过两轮调查,认定确有一篇 ISCA'19 论文存在学术造假问题(该论文已于 1 月 26 日撤稿),存在参会者胁迫其共同作者发表研究的情况,并做出了在学会内“封杀”涉事成员 15 年的最严厉处罚。


上述调查和处罚决定并未公开涉事成员的姓名。一个星期后,曾表示对陈慧祥自杀一事没有取得任何调查进展的佛罗里达大学,对陈慧祥的导师李涛采取了停职处理。


陈慧祥 2013 年进入佛罗里达大学攻读计算机工程专业的博士学位,希望能够在数年后完成科研训练,成为领域内的专家回到祖国。在忙碌的科研和助教任务之外,他有自己的爱好,喜欢探索当地的自然景点,或者和朋友们一起在公寓里做饭聚餐。


但求学过程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陈慧祥抱怨过被导师安排去做一些和学术无关的个人私事,在他发给朋友的短信中,陈慧祥说李涛让他开车接送自己去机场,还得负责李涛妻子和岳父的接送,成了导师的“司机”和“个人秘书”。


陈慧祥的朋友对 WUFT 表示,这篇被迫投给 ISCA'19 的论文将他逼到了崩溃的边缘。而《中国新闻周刊》披露的消息则称,陈慧祥在自杀前一个月反复提及与导师之间存在的矛盾:他认为论文无法成立,但导师坚持要求发了这篇论文才能毕业,陈慧祥只能靠编造数据勉强完成论文,而这与他的道德原则无法自洽。


据悉,在陈慧祥自杀前的几天,他曾和李涛在办公室中产生了剧烈争吵。和李涛在同一栋大楼办公的佛罗里达大学行政助理 Dina Quinn 向媒体表示,李涛与他的学生大声争论的情况并不少见,但这一次的程度前所未见,甚至让她想到了报警—— Quinn 称自己听见了中文的大声尖叫,并有东西从教授办公室被砸到外面的地面。她的上级打电话到李涛的办公室询问是否存在问题。李涛在电话中确认一切正常。最终,吼叫声停止,李涛离开了办公室。


陈慧祥的两名朋友称,当天上午陈慧祥前往导师办公室是为了要求李涛撤回那篇造假论文,两人随即发生了争吵。


根据美国当地警方的说法,陈慧祥自杀前后,李涛正在中国处理家中急事。在 2020 年 11 月的一封邮件中,李涛表示,他曾经指导过的一名研究生的朋友正在“互联网上疯狂地散播用来攻击我和我的家人的不实言论。”此前,李涛曾反驳过陈慧祥对他的学术霸凌指控。根据佛罗里达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提供的证据,李涛认为自己将会被免责,而对他进行不实指控的人都将受到谴责:“我保证,他们一定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我已经跟进行调查的负责人见过面了。我已向他们提供了反驳这些虚假指控的证人和证据。”


据悉,李涛目前仍然享有校方提供的 15.3 万美元的年薪,但校方官网上的个人主页已经无法访问。WUFT 就此事联系了该校工程学院院长 Cammy Abernathy,未得到任何回应。


该校研究生代表协会的主席 Bobby Mermer 对 WUFT 表示,陈慧祥与李涛的师生关系是四年来他与协会所见过最糟糕的。在出事前,协会每个月都能收到至少三条研究生针对心理健康困扰或收到教职工虐待行为的投诉——而其中大部分来自于工学院的学生。而在陈慧祥去世后,这些投诉减少了。


据悉,佛罗里达大学自 2014 年以来已有近 20 名学生自杀,其中 5 名为研究生,但校方没有公布其中国际生的数目。该校的国际关注团队前顾问 Chun-Chung Choi 表示,外国学生,尤其是来自亚洲国家的学生,更难主动去接受心理健康辅导。精神疾病在亚洲文化中大都被污名化了,而这些留学生可能并没有意识能在校园内获取相关资源和帮助。加上中国的导师-学生关系可能受到严格的等级关系影响,使得学生很难公开发声反对导师。


Choi 表示,佛罗里达大学,尤其是工程学院,应当开始对新聘的教职导师进行更好的多元化教育和培训,这也可以保证国际学生项目中有足够数量的教职工进行国家化和多元化的教育。


来源:

https://www.wuft.org/news/2021/03/01/university-of-florida-places-professor-on-leave-amid-investigation-into-students-suicide/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