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心理 • 人文

科学家需要对同行更善良?

时间: 2021年03月04日 | 作者: Naomi Oreskes | 来源: 环球科学(huanqiukexue.com)
相互批评是科学的必要成分——但批评可以不必残忍。


image.png


撰文 | 娜奥米·奥雷斯克斯(Naomi Oreskes)

翻译 | 红猪


目前美国的这场疫情在科学界产生了一种意料之外的影响:许多科学家对彼此都不那么严格了。期刊编辑对截稿日期越来越宽松。赞助机构延长了拨款期限,你只要解释两句就行,甚至不解释也行。大学也给予了博士研究生更多时间――有的甚至给予了研究生更多经费,好让他们完成博士研究。许多学者都改为居家工作,没有了不必要的露面带来的压力,他们做出了富有成效的研究。2020年4月《自然》(Nature)杂志刊出的一篇文章中,在英国兰卡斯特大学研究高等教育的高级讲师杰玛·德里克(Gemma Derrick)提出了一个问题:在将来,这份善意是否还能延续下去。德里克的学术研究“希望创造一种更加友好、温和、包容的研究氛围”,具体做法是“修改科研中一个极为严酷的过程:同行评议”。她提议我们“以新冠疫情为契机,将友善牢牢地嵌入研究过程之中”。


以我的经验来说,大多数科学家在大多数时候都是亲切慷慨的。但与此同时,科学又非常强调竞争,背负着巨大的压力。如果某人是一位“伟大的科学家”,那么他的粗鲁、歧视、甚至违法行为都可能得到谅解。我们常常会以研究的重要性为借口,忽视做人的基本体面和同情心。


在科学界,善良比起成功来说只能算是次要的。我在做助理教授时认识的一位科学家告诉我,在取得终生教职之后,她不得不“重新学习做一个善良的人”。如果我们想要培养人才,就必须始终给予那些学生和同事以体面和尊重。不过,研究活动还包含如何在研讨班和会议上评价科学观点,如何评估经费申请,或是如何审查投给专业期刊的论文。在这一点上,事情就比较难办了。我们如何知道一个科学观点是否正确?如何知道一个团队使用的方法是合理的并得到了严格运用?又如何知道支撑一个模型的概念建构是否如实反映了真实世界?


这些问题的答案非常倚重同行评议的过程,更具体地讲,倚重同行评议中所包含的审查科学观点的关键过程。这是一项正式的活动:我们加入各种委员会,审核经费申请,或审核我们的同行提交的论文。这也是一项非正式的活动:我们在科学会议以及系里举办的研讨班、学习班上碰面,讨论那些尚未发表或已经发表的研究。通过这些活动,科学家们审视彼此的证据和主张,并否定其中无法成立的那些。


我们可以把同行评议看作一个筛选过程:并不是每一个虚假或错误的观点都会被发现并且否定,但是许多都会。个别科学家会欺诈,犯粗心、愚蠢的错误,但是有了同行评议,别人就可以指出这些错误了。近来关于科学界、尤其是心理学界中p值篡改(p-hacking)的争论(即文章作者有选择地报告那些支持自身假说的统计数字),已经证明了同行评议的好处:是的,许多科学家都滥用了统计学,但是一场充满活力的辩论随之展开,使科学家们找到了补救的方法并运用了它们。斯坦福大学的科学哲学家海伦·朗吉诺(Helen Longino)将这个过程称为“转化型审讯”(transformative interrogation)――说它“转化”,是因为它将观点转化为了知识;说它“审讯”,是因为它并不总是温文尔雅的。


论文被拒使人痛苦。当一名评议者说一项申请没有经过充分思考,也会令人难过。然而这些都是必要的,因为他们都致力于创造可靠的知识。如果我们要提出批评,我们应该尽量善意地提出。而如果我们是被批评的一方,我们就应该深入反思并接受批评,就算那会带来痛苦(或者说,越痛苦越要接受)。只有接受批评、回应批评,我们才能使自己的研究更上一层楼。


作者简介:娜奥米·奥雷斯克斯是哈佛大学教授,专攻科学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