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心理 • 人文

中国留学生以死控诉导师造假

时间: 2021年02月25日 | 作者: Admin | 来源: 科研圈
两年前一名博士生以死控诉导师学术不端,在计算机顶会中论文造假和操纵同行评审,如今学会终于发布调查结果。这次调查还发现了更多的学术不端证据。


image.png

图片来源:Pixabay


来源 ACM 等

编译 李姗珊 戚译引 


近日,美国计算机学会(ACM)发布一项处罚决定,禁止个别成员未来 15 年内在 ACM 旗下所有期刊发表论文或参与评审活动,这是 ACM 出版规定中对其成员最为严重的处罚。还有人受到了其他不同程度的处罚(如警告信),公告没有透露涉事成员的姓名或人数。这些成员被发现在 2019 年计算机体系结构国际研讨会(2019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Computer Architecture,简称 ISCA'19)中破坏了同行评审流程。


这一学术不端事件于 2019 年 6 月曝光。当时正值 ISCA'19 召开前夕,美国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Florida)在读博士生陈慧祥(Huixiang Chen)在校园内自杀身亡。随后,一个名为“为慧祥发声”(Huixiang Voice)的 Medium 账号公布了逝者的遗书以及生前的微信聊天记录等信息,公开指控其导师强迫他在投稿到 ISCA'19 的论文中造假,靠关系推动论文发表,并拒绝他的撤稿要求。其导师否认了这些指控,并且仍在会议上展示了他们共同署名的论文。


ISCA 由 ACM 和电气电子工程师学会(IEEE)主办,被称为计算机体系结构领域四大国际顶会之一。ACM 调查还意外发现,涉事成员还在四大顶会中的另外两个会议上违反了同行评审规定。



第一轮调查未能发现证据


事件发生后立即引发国内外社交媒体广泛关注,ACM 和 IEEE 也收到了来自学术界内部的请求,要求进行调查。据 ACM 最新公告,相关的指控包括“学术霸凌、违反论文评审保密原则,以及对评审过程施加不正当影响”。


2019 年 6 月,针对这些指控,ACM 组织了第一轮调查。但由于当时所掌握的材料有限,他们没能发现学术不端事件的确切证据。


与此同时,ACM 计算机体系结构特别工作组(ACM SIGARCH)及 IEEE 计算机体系结构技术委员会(IEEE TCCA)一同成立了联合委员会,调查 ISCA’19 的论文评审程序,同样没有发现相关的可靠证据。联合委员会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在 2019 年 11 月结束了这项调查。12 月,ACM 和 IEEE 公布调查结论,总结“没有证据表明论文评审过程中存在学术不端”。



2020 年重启调查


2020 年 1 月,ACM 发现了更多与该事件相关的信息,包括一名在首次调查中没有接受访谈的目击证人,以及更多表明论文评审过程中存在违规行为的证据。


“为慧祥发声”在 Medium 上发布了据称是逝者笔记本电脑截屏的内容,对同行评审调查的结论提出质疑。这些截屏图片包括涉事论文的机密同行评审意见,以及其他研究者投稿至该会议的几百份论文的目录,博文还声称逝者的电脑上存有这些论文的手稿及其推荐信。ACM 最新公告承认,这些信息“首次提供了真实证据,表明学会双盲评审的机密过程遭到了破坏”。


基于这些新证据的出现,ACM 与 IEEE 于 2020 年 2 月 14 日宣布成立联合调查委员会(JIC)。委员会由 ACM 职业伦理委员会、ACM 伦理及剽窃委员会、 ACM 出版委员会及 IEEE 代表共同组成,所有 JIC 成员均进行过背景筛查,确认与 ISCA’19 会议及利益相关方没有利益冲突。此外,鉴于调查的严肃性质,ACM 还聘请了独立的法律顾问。


ACM 公告称,在此次调查中,JIC 负责监督调查流程,而独立法律顾问和调查工作人员负责收集证据、采访潜在目击者、翻译相关的邮件以及社交网站的发布内容等,并定期报告调查发现。调查从 2020 年 3 月末开始,持续至同年 10 月初。调查对象包括但不限于 ACM 职工收到相关的邮件,以及社交网络上公开发布的相关内容。该委员会联系了约 75 名 ISCA’19 项目委员会成员,对约 20 名相关 ACM 成员进行了深度访谈。本次调查总时长超出 800 小时。



当事人学术不端行为可追溯至 2017 年


据 ACM 公告,调查得出以下结论:


1、有明确可信的证据表明,调查涉及的多名对象故意违反 ISCA'19 同行评议程序,多次分享稿件的审稿人姓名及提交的评审分数。委员会进一步认定,这些成员私下合作,要求他人撰写信息并在会议评审系统发布,从而推动某一篇稿件过审。


2、调查意外发现,有明确可信的证据表明,当事人还违反了 HPCA’19 及 ASPLOS’17 的审稿人保密协议。(编者注:HPCA’19 指 2019 年高性能计算架构国际研讨会 [2019 IEEE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High-Performance Computer Architecture],ASPLOS’17 指 2017 年编程语言和操作系统的体系结构支持会议 [2017 ACM conference on Architectural Support for Programming Languages and Operating Systems]。计算机体系结构领域通常将 ISCA、MICRO、HPCA 和 ASPLOS 并称四大国际顶会。)


3、有明确可靠的证据表明,一名 ISCA'19 参会作者胁迫其共同作者发表研究,尽管该共同作者多次对该研究结果的正确性表示担忧。


4、本次调查还发现许多其他违规行为的迹象。此外,JIC 怀疑部分成员没有完全诚实地配合调查。但由于没有额外确证,JIC 最终认为目前证据不足以和特定当事人明确联系起来。(如果未来发现相关的不当行为证据,ACM 可能会重新评估本次调查决定。)


在 2020 年 10 月的会议上,ACM 出版委员会通过投票对 JIC 此次调查涉及的违规成员进行处理。ACM 出版政策将处罚分为多个等级,从警告信、研究撤稿起步。根据投票结果,ACM 出版委员决定对涉事成员采取该组织最严厉的处罚措施:禁止成员未来 15 年内在 ACM 旗下任意期刊发表研究,并且在此期间内不得参与任何审稿、编辑或项目委员会工作。


根据 ACM 出版政策,本次调查遭受处理者有权向 ACM 主席 Gabriele Kotsis 提出上诉。一些成员递交了上诉申请,但经过考虑后,Gabriele Kotsis 决定维持原处理。至此,所有处理均为 ACM 最终决定。ACM 也已经将处理结果告知陈慧祥家属。



佛罗里达大学仍未表态


ACM 公告没有透露涉事成员的姓名或人数。但是据多方报道,陈慧祥生前导师为佛罗里达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教授李涛(Tao Li)。Nature Index 发表于 2020 年 7 月的报道称,佛罗里达大学正在调查这一事件,但截至目前校方仍然没有公布调查结果。


“为慧祥发声”的 Medium 账号于 3 天前发文,控诉佛罗里达大学存在“不诚实、冷漠而有害的文化”(A Dishonest, Indifferent, and Toxic Culture)。该账号批评校方在陈慧祥自杀后默许其导师代表学校发函威胁相关人员保持沉默、仍然让导师继续正常学术活动,以及迟迟不公布调查结果,也没有对死者家属作出解释。


该文章指出,从 ACM 调查结果可以得知,这种有组织的学术不端行为至少在 2017 年起就已经存在,但是其他的学生都妥协了,校方和院系也默许这种行为一再发生。


据该 Medium 账号,陈慧祥的遗书写道:“我希望这能让世界发生一点改变。我希望你们能在这个社会保持简单,保持诚实。我将在另一个世界祝福你们。”


他的心愿至少实现了一部分:2021 年 1 月 26 日,他不愿发表的那篇论文撤稿了。


参考来源:

1. https://www.sigarch.org/wp-content/uploads/2021/02/JIC-Public-Announcement-Feb-8-2021.pdf 

2. https://www.natureindex.com/news-blog/probe-into-leaked-papers-submitted-to-leading-engineering-conference 

3. https://www.sigarch.org/other-announcements/outcome-of-investigation-on-isca-2019-paper/ 

4. https://huixiangvoice.medium.com/a-dishonest-indifferent-and-toxic-culture-113339aa67e9 

5. https://dl.acm.org/doi/10.1145/3307650.3322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