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心理 • 人文

大学网课和考试中的作弊愈演愈烈

时间: 2021年01月14日 | 作者: Admin | 来源: 科研圈
几个月前,一家位于美国东海岸的著名高校在一场远程考试中发现,登陆进考试系统答题的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学生……

image.png

图片来源: Pixabay


编译丨魏潇 谢一璇

来源丨科研圈(ID:keyanquan)


对于很多学生,尤其是在疫情高发国家接受教育的学生来说,在新的一年里能否安全地重回课堂,可能是他们最关心的事。但不论形式如何变,考试是每个学生逃脱不了的命运,不论他们是否真的坐在教室里。



愈演愈烈的作弊


几个月前,一家位于美国东海岸的著名高校在一场远程考试中发现,登陆进考试系统答题的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学生——监考系统的摄像头拍下了这名替考者的部分“工作区域”,一张被贴在墙上的表单暗藏玄机:上面列满了了学生姓名、课程日程和网课账号的登录信息,以及能让使用者快速搜到题目答案的网站账户信息。根据报道此事的美国媒体描述,这名远在中东的“枪手”给十几名学生替过考,“业务”遍及至少 7 所美国大学。


显然,没有任何一所大学能远赴中东把这名枪手揪出来并让 TA 为此付出代价,而且这还不是最夸张的。上个月,一名网友发微博称自己是一名在海外大学任教的老师,班里一位中国留学生几个星期前因为车祸去世,然而在接下来的 Zoom 线上课堂中,这名离世的学生还在“持续不断地交作业,做小测验,给所有任课老师发邮件”,甚至完成了期末考试要交的论文。这吓坏了系里所有老师,并引起了校方的注意。一条完整的“网课代管”产业链由此进入了人们的视野:“只要把学校网站账号密码交给他们,就能争 A 保 B”。


虽然有点夸张,但不论是代考还是代上网课,上面的两个例子都不是个案。加拿大滑铁卢大学(University of Waterloo)的统计结果显示,在 2020 年 8 月结束的 2019-2020 学年中,发生了 1340 起作弊事件,相比上一学年增长了 146%。同样位于加拿大的卡尔加里大学(University of Calgary)表示,该校的作弊事件同比增长了 269%,最高峰出现在 3 月,也就是新冠大流行开始的时候。


在澳大利亚,昆士兰科技大学(Queensland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在秋季学期刚开始时表示考试作弊事件数量翻了两番。美国休斯顿大学(University of Houston)也在同一时间表示作弊事件增加了一倍,类似的情况也在得克萨斯州的其他几所大学发生。


根据《泰晤士高等教育》的消息,英国高等教育质量保证机构(Quality Assurance Agency for Higher Education)报告称,新冠疫情加剧了合同式作弊的增长,目前已知英国有 904 家正在营业的论文代笔作坊。


然而,在很多情况下,学生甚至意识不到自己在作弊,因为他们从小时候起就习惯了通过互联网来寻找答案。在一则来自得州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的公开案例中,一位学生起初认为自己可以在考试中使用在线资源,后来被认定为作弊才追悔莫及。


究其原因,有意见认为,一方面,学生们参加在线测试时的行为规范并不清晰;另一方面,文件共享网站和群聊软件为学生们提供了便捷的信息分享渠道。


image.png

图片来源:Pixabay



猫鼠游戏


提供在线作业解答辅导的教育网络工具和产品,本意是让教育资源能够为更多的人提供帮助。比如美国一家拥有数百万付费用户的教育和作业辅导平台前段时间推出了一项新服务,用户每月只需支付 9.95 美元就能够快速获取自己不会的数学题的答案——只需要用手机把题目拍下来上传就行了。然而网课和在线考试让一些人钻了空子。有学生将考试题目和答案分享到这些网络平台上换取积分,还有一些为平台工作的“答题导师”也会为了赚取费用而快速提供本来没有的试题答案。


据报道,美国北卡罗来纳州一所大学的考试中,一个班超过四分之一的学生因为使用从答题平台上获得的试题答案而被校方判定作弊。课程教师请校方出面,以侵权为由说服平台删掉了出现在上面的试题。然而学生们不认可校方的“作弊判决”,他们认为没人告知自己在平台的帮助下答题会被认为是作弊。一位大学的副教务长在和学生们交流这个问题时甚至得到了这样的回应:“班上可能有 80% 的人都在用答题平台,你准备怎么办呢,开除我们所有人吗?”


对大多数教师而言,他们唯一的方法就是要求这些平台删掉已经被上传的考试内容,并要求对方提供一份用过这些材料的用户名单。但这通常都是亡羊补牢,很多考试题目被发现时,考试本身早就结束了,而且和平台沟通的过程也十分耗时。另一方面,想要钻空子的作弊者有得是应对方法,在 Reddit 论坛上到处都是警告学生注册答题平台时不要留下真实姓名,或者提醒他们不要使用带有学校名称后缀的邮箱,这让追踪变成了一件极其困难的任务。即使一些老师采取了一些更隐蔽的手段,在考试题目中嵌入可追踪的代码,这依然能够被学生破解。


对于疫情期间涌现出的如此庞大的作弊行为,一家在线作业辅导平台的 CEO 曾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时表示:“学生们总能找到办法(作弊),不论是靠兄弟会社团还是靠谷歌。但是我们(的业务)不是为了这个目的创立的。我们建立了在一些版权内容被发布前就删除的技术。如果教授或学校通知我们,平台上的内容版权属于他们,这些东西立刻就会被标记并删除。”


image.png

图片来源:Pixabay



何为考试


滑铁卢大学学术质量保证主管 Amanda McKenzie 认为,突然转变的在线学习方式带来的额外压力,显然构成越来越多学生开始作弊的部分原因。“许多学生对在线课程感到不适应,没有安全可靠的学习环境,同时还要面对对在线教学怀有更多敌意的教授们。”她不赞同大学通过在线监控,快速解决作弊、维护学术诚信,她认为大学应当报以怜悯的心态,并反思自身实现现代教育的总体思路。


而且,许多大学采用电子监控工具以期消灭作弊,很可能带来预料之外的后果。上个月,几位美国参议员写信给在高校在线监控工具市场上领先的三家公司,表示这种方案严重伤害了弱势群体,助长了歧视性偏见。一个名为“电子隐私信息中心”的组织甚至向美国华盛顿特区提起了一项法律投诉,指控五家考试监控公司非法收集学生的个人数据,并使用不明确且未经证实的技术来追踪有作弊嫌疑的人。


更好的回应方式,是深入反思在这个信息泛滥的互联网时代,教师最需要教授什么内容,学业评估如何以一种最恰当的方式评估学生的能力。美国堪萨斯州立大学(Kansas State University)荣誉与诚信体系主管 Camilla Roberts 说,至少可以做一些改进,比如减少“高风险考试”,增加定期的小测验和作业。


卡尔加里大学教育学副教授、国际学术诚信中心项目组织者 Sarah Eaton 的一种解决方法是通过 Zoom 平台做口头测试,她表示自己会邀请学生参与进来,观察他们的眼神,了解每个学生在哪些方面掌握得好,或在哪些方面有困难。“我可以在 5 到 10 分钟内弄清楚他们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她说,“我不需要给他们做选择测试题,那样的话他们会去谷歌搜答案,搜出来的资料可能根本不会过脑子。”


疫情将“考试的意义究竟是什么”这一问题推到了台前,被网课和在线考试困扰的也不止是学生,我们或许正在经历一个教师和学生共同成长的时刻。


主要参考资料:

https://www.timeshighereducation.com/news/universities-say-student-cheating-exploding-covid-era 

https://hechingerreport.org/another-problem-with-shifting-education-online-cheating/

https://www.nationalobserver.com/2020/09/28/news/covid-19-pandemic-changing-how-students-cheat-and-get-caught

https://www.nytimes.com/2020/06/12/business/chegg-dan-rosensweig-corner-offic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