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心理 • 人文

2020年撤稿事件盘点

时间: 2020年12月25日 | 作者: Admin | 来源: Retraction Watch
近日,撤稿观察团队回顾了本年度最具影响力的撤稿事件。羟氯喹疗法、口罩无用论等多篇新冠肺炎相关研究榜上有名,其他领域也有一些研究引发关注。



未标题-1.jpg

图片来源:Pexels


来源 Retraction Watch

翻译 许楚楚

编辑 戚译引


2020 年是新冠肺炎大流行的一年,这一主题也同样体现在撤稿事件中。根据截至 12 月初的撤稿观察(Retraction Watch)数据库统计数据,已有 39 篇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文章从预印本服务器或同行评审期刊中被撤回,我们相信这一数字还将会继续增长。该数字不包括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学生报刊上的一篇被撤回的文章,该文章称新冠肺炎“对美国的死亡率没有影响”。迄今为止,2020 年已被记录的撤稿文章超过 1650 篇。以下是我们所挑选出的与新冠肺炎相关的重大撤稿事件。


最受瞩目的“翻车”涉及发表在世界最负盛誉的两本医学期刊上的两篇文章。由于文章数据来源于医药公司 Surgisphere,它拒绝与合著者及编辑分享其原始数据,《柳叶刀》(the Lancet)和《新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NEJM)只好撤回相关论文。《柳叶刀》还因此撤回并替换了此前发布的一篇社论,因为它引用了这篇命运多舛的论文。而在《柳叶刀》这篇论文遭到质疑之前,它已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导致了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临床试验的暂停。


应合著者的要求,Surgisphere 的第三项具有影响力的研究也从 SSRN 服务器中撤下。这项预印本研究的内容是抗寄生虫药物伊维菌素(ivermectin)的潜在益处,它的撤回几乎没有引起讨论,更别提撤稿通知了。

相关论文:

《柳叶刀》:https://doi.org/10.1016/S0140-6736(20)31180-6

NEJM: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c2021225



尽管《柳叶刀》上关于羟氯喹的结论最终被放弃,但随后进行的大量研究确定该药物对新冠肺炎无效。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吹嘘自己采用了这种可疑的疗法,另一篇关于羟氯喹的预印本论文也于 5 月被撤回。但在此之前,福克斯电视名人 Laura Ingraham 曾大肆宣传这项研究,法国科学家 Didier Raoult 也是如此,他在疫情暴发早期对羟氯喹的研究使人们对这一药物普遍产生了盲目乐观情绪。10 月,该论文的另一版本在 Raoult 编辑的一期特刊上发表,其结论中关于羟氯喹的描述大大减少。


尽管爱思唯尔委托对其中一篇论文进行了审查,发现它有“主要的方法缺陷”,而且“完全不负责任”,但到目前为止,Raoult 关于羟氯喹的论文没有一篇被撤回。他只有一篇在 2013 年发表的显然与该主题无关的论文,因可疑图像于今年从《公共科学图书馆·综合》(PLOS ONE)中撤回。

相关论文:

https://doi.org/10.1101/2020.05.05.20088757


羟氯喹也是两位欧洲研究人员“钓鱼行动”的核心。他们认为《亚洲医学与健康杂志》(the Asian Journal of Medicine and Health, AJMH)有掠夺性期刊的嫌疑,该杂志此前发表了一篇热捧羟氯喹的论文,受到广泛批评。两名研究者在《亚洲医学与健康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假论文,声称发现新冠病毒“出人意料地比电动滑板车更为致命”,而羟氯喹可能是“唯一的解决方案”。这一事件引发了热烈的讨论,该期刊于是撤回了这篇恶作剧文章,但保留了最初的论文——这对于恶作剧的两位始作俑者来说自然是极好的,其中一位告诉撤稿观察:“是的,这篇文章确实应该被撤回,但其实它一开始就不应该被发表——这才是这个故事的美妙之处。”

相关论文:

https://www.journalajmah.com/index.php/AJMAH/article/view/30232 


就在《柳叶刀》和《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撤回 Surgisphere 那篇的文章的同一周,《内科学年鉴》(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撤回了它在今年 4 月发表的一篇被广泛引用的论文。该论文声称,口罩对阻止新冠病毒的传播无效。这篇文章曾是媒体和社交媒体的明星,但令人遗憾的是它缺乏数据支撑,其数据实际上只来自于四名受试者。

相关论文:

https://doi.org/10.7326/M20-1342



如果说一些论文的问题是缺乏数据,那么另一些论文就完全是缺乏常识。比如这篇文章声称 COVID-19 是由 5G 通讯能量产生的。论文被迅速撤回,数据打假侦探 Elisabeth Bik 将其评为“2020 年度最差论文”。

相关论文: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2668870/ 


在“未撤回但本不应该发表”的类别中,撤稿观察提名《遗传学研究进展》(Advances in Genetics)中的一章,它声称新冠病毒通过搭乘一颗陨石来到了地球。

相关论文:

https://doi.org/10.1016/bs.adgen.2020.04.002 


《整体环境科学》(Science of the Total Environment)必然是处于想象力的巅峰,才会发表这篇声称佩戴护身符可以预防新冠肺炎的论文(专业提示:没用)。在推特上一片哗然之后,这篇文章的合著者呼吁撤回,但该杂志尚未明确决定删除或替换这篇文章。(编者注:这篇文章目前状态为“暂时移除”。)

相关论文: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048969720363592 


PLOS ONE 对其 9 月份发表的一篇论文发布了编辑关注,该论文认为维生素 D 可能有助于预防重症新冠肺炎。这份公告是在悉尼流行病学家 Gideon Meyerowitz-Katz 在推特上批评该研究之后发布的。Gideon Meyerowitz-Katz 指出,别的暂且不论,该项研究仅依赖于少数患者,而且结果似乎表明维生素 D 无效。

相关论文:

https://journals.plos.org/plosone/article?id=10.1371/journal.pone.0239799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的研究人员发表的一篇论文,用《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的话来说,“帮助颠覆了美国和英国的冠状病毒策略”。该研究估计,如果不实施限制措施,COVID-19 将导致英国 50 万人死亡,美国超过 200 万人死亡,这促使英国政府实施保持社交距离和隔离措施。在该论文引用的一篇预印本论文被撤回后,研究团队进行了更正。但作者称,他们有信心未来获得的数据会证实他们的整体调查结果。

相关论文:

https://doi.org/10.1016/S1473-3099(20)30243-7 


《细胞与分子免疫学》(Cellular & Molecular Immunology)花了三天时间就接受了一篇关于 COVID-19 如何感染白血球的论文,该论文认为感染策略类似于 HIV。在一名研究人员寄给他们一封信批评这项研究后,期刊又花了三个月时间将其撤回。分子免疫研究者 Leonardo Ferreira 发推文说:“(实验中)没有使用人类原代 T 细胞,并且描述病毒感染的流式细胞仪数据被过分曲解。” 据 Altmetric 显示,在这篇文章被撤回之前,它被《纽约杂志》(New York magazine)和其他主流媒体报道,并成为了数千条推特的主题。

相关论文: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423-020-0424-9



— 非新冠肺炎相关撤稿 —


一些期刊在 2020 年撤回了那些令读者觉得反感的文章。6 月,历史悠久的德国期刊《应用化学》(Angewandte Chemie)撤回了加拿大布鲁克大学(Brock University)研究员 Tomáš Hudlický 的一篇文章,该文章表示,他对自己所在领域对于促进多元化的举措感到遗憾。这家杂志编辑部的 16 名成员通过辞职以示抗议,另有两名成员因此事被停职。


《血管外科杂志》(Journal of Vascular Surgery)在发表了一篇文章后陷入了困境,这篇文章认为,医生在网上发布自己穿着休闲服或泳衣的照片是一种“潜在的不专业”行为。文章被批评为脱离现实、歧视女性,并在推特上引发了#医疗比基尼#运动。最终,该期刊对此做出道歉。

相关论文:

https://www.jvascsurg.org/article/S0741-5214(19)32587-X/fulltext


Massimo Fioranelli 是讨论 5G 和新冠肺炎关联的论文作者之一,他的名字也出现在其他五篇现已撤回的文章中,这些文章曾发表在关注全球皮肤病学的《马其顿医学科学开放获取杂志》(Open Access Macedonian Journal of Medical Sciences)的特刊中。其中一篇文章声称,“地球中心的一个黑洞是 4+N 维流形上连接 DNA、暗 DNA 和水分子的最大通信系统”。

相关论文:

http://dx.doi.org/10.3889/oamjms.2019.776  


一个引人关注的撤稿案例就是加拿大科学家 Jonathan Pruitt,他致力于研究蜘蛛的社会学。今年早些时候,Pruitt 的一名合著者开始担心他的数据真实性,由此展开的调查已导致 Pruitt 的 8 篇文章被撤回,并且这个数字还在继续增长。


一些受影响的科学家正在以令人耳目一新的方式将撤稿广而告之,Pruitt 案例也是其中之一。Pruitt 的合著者 Kate Laskowski 在她的博客上宣布:“新年伊始,我做了一件我从未想过要做的事:我撤回了一篇论文。”诺贝尔奖得主、加州理工学院的 Frances Arnold 甚至在撤回通知公布之前就宣布从《科学》(Science)撤稿。


来源链接:

https://www.the-scientist.com/news-opinion/the-top-retractions-of-2020-68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