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心理 • 人文

为什么不要拿自己和其他研究生比较?

时间: 2020年12月04日 | 作者: Julia Nolte | 来源: Nature自然科研
在读博期间,唯一公平的比较就是和过去的自己比较。


image.png

并非所有的研究都以同样的速度进行,所以很难比较任意两名学生的进度。图片来源:Pixabay


在康奈尔大学读心理学博士读到一半时,我觉得无论完成和发表课题需要什么能力,我好像都没有。似乎其他研究生在我完成一个实验的时间里,就已经写出了好几篇论文。虽然我已经用尽全力,但与他们相比,我的进度似乎太慢了。


当我把这些忧虑告诉导师时,她说出了不同的看法。“你并没有做错什么,”她安慰道,“你只是在做一种不同的研究。”她提醒我说,像我们这些研究青年、中年、老年人预期寿命差异的研究者,完成一个课题的时间往往比其他人要长得多,发表速度可能也会比其他领域的同事要慢一点。


我确实意识到每个学生的研究进度都不一样。在我所属的社会科学领域,一些研究人员会在推特上挖掘数据,或是在短短几天内收集到数千名在线参与者的回复。但预期寿命研究者往往要一人一人地收集内容更详细的开放式回答。由于有数百名参与者都需要测试或采访,这意味着一个项目可能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才能完成。


我所做的研究在其他方面也与大多数社会科学研究不同——从收集新数据所需的资金、人员和设备,到获取和分析数据所需的技能、许可和访问权限,都不一样。


实际操作时,我的参与者要花 30-90 分钟完成一次研究,这比征集参与者参加 5 分钟的在线调查要贵得多。我通常会向参与者支付 20 美元或更多的费用,让他们与我见面,而短期的在线研究最低只需向每个参与者支付 0.2 美元(当然,有些研究依靠的是完全没有报酬的志愿者)。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经济和时间成本。例如,我的一个课题需要测量参与者的皮肤导电能力变化,来评估他们对图像和声音的情绪反应。与在线调查相比,包含生理测量的研究成本当然更高,说不定还要额外的技术设备和专业知识。不过,它们也能揭示更多内容。当然,现在由于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这类工作已经暂停了。


我正在做的第二个课题需要分析从我们本地社区招募的 138 人的访谈。记录、转录和编码如此之多的访谈数据可能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


最后,我不得不学习两种新的编程语言,以便能够使用我原本不熟悉的研究软件来收集和分析数据。总的来说,这三个不同的课题有望产出三篇论文,其中一篇我已经投稿,目前正在审稿中。


考虑到每个课题具有不同的挑战,这让我意识到,比较两个学生的研究进度从来都不是一个简单或公平的过程。


学术界本来就是竞争激烈的,即便我很难与项目或领域内其他学生进行比较,但这并不妨碍我以更有意义的方式评估我的个人成长。由于每个研究生的工作环境都不一样,我意识到只有一种比较才是真正公平的比较:比较我现在的学业进度和过去的学业进度。


自从在博士三年级与导师进行了那次对话之后,我已经提交了三篇一作论文,也没有像我以为的我的同事那样,非要变出点什么花样来。虽然我仍然不清楚如何与他人做比较,但我也会回顾自己一路以来的成长,问自己:从上一学年或开始读博以来,我取得了哪些阶段性成果?


除了发表论文之外,这些阶段性成果还包括寻求外部合作、指导本科生研究助理和其他学生等。此外,我终于预注册了我的研究项目,这意味着我在收集任何数据之前,必须以书面形式列出了我的假设、方法和分析计划。预注册让我的研究更有可信度,但我花了很多时间来了解应该采用哪种研究方法。


如今,我会事先规划我希望每个学期要达到的目标,以及我需要采取哪些步骤才能按照自己的节奏实现这些目标。虽然这些阶段性成果不能直接拿来和其他研究生的比较,但看到自己从开始博士之旅以来所走过的路程,本身就是一种成功。


原文以 Why comparing yourself to other graduate students is counter-productive 为标题发表在 2020 年 10 月 27 日的《自然》职业版块


版权声明:

本文由施普林格·自然上海办公室负责翻译。中文内容仅供参考,一切内容以英文原版为准。欢迎转发至朋友圈,如需转载,请邮件China@nature.com。未经授权的翻译是侵权行为,版权方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 2020 Springer Nature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