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心理 • 人文

“蝙蝠侠效应”:第二自我如何赋予您力量?

时间: 2020年09月04日 | 作者: Admin | 来源: 新浪科技
把自己视为另一个独立个体可以减少焦虑,同时也为您的自信和决心带来好处。


d604-iytwsaz7326751.jpg


  尽管有紧张和焦虑的情绪在,担心自己表现不佳,但世界顶级明星站在舞台上时究竟是如何保持沉着冷静和决心的呢?对碧昂丝和阿黛尔来说,她们的秘诀是创造另一个自我。


  碧昂丝的另我是自信而充满力量的莎夏·菲尔斯。莎夏可以让碧昂丝在舞台上尽情展现自信和性感的一面。“当我听到音乐响起,穿上细高跟鞋,内心开始紧张时……莎夏就出现了,然后我的姿态、我说话的方式等等,都会不一样,”2008年,碧昂丝告诉奥普拉说。这个办法她一直沿用到2010年。2010年的时候,碧昂丝觉得自己已经足够成熟,可以不再需要心理依赖。


  和碧昂丝聊天后受到启发,阿黛尔也效仿了这一做法。2011年,她向《滚石》杂志透露了自己创造的“莎夏·卡特”。莎夏·卡特是碧昂丝的莎夏和(真实存在的)乡村音乐明星琼·卡特的结合。阿黛尔说,在突破性的一年中,这个策略曾帮助她在每一次演出中保持最佳状态。


  虽然流行歌星的虚构人格更像是一种噱头,但最新研究表明该策略背后可能真的存在一些心理益处。采用另一个自我是“自我疏离”的一种极端形式,涉及从我们当下的感受中后退一步,让我们以更加冷静地心态审视局势。


  “自我疏离让我们有一点点的额外空间,来理性思考眼前的局面,”纽约州汉密尔顿学院心理学助理教授蕾切尔·怀特说。自我疏离可以让我们能够控制焦虑等不良情绪,提高我们对完成艰巨任务的毅力,并增强我们的自制力。


碧昂丝的第二自我莎夏·菲尔斯在2008年首次亮相,碧昂丝称莎夏提高了她的自信和表现

碧昂丝的第二自我莎夏·菲尔斯在2008年首次亮相,碧昂丝称莎夏提高了她的自信和表现


  改变视角


  密歇根大学心理学教授埃森·克罗斯在过去十年中负责了这项研究的大部分工作。结果表明,即便是很微小的视角变化,也可能帮助人们控制自己的情绪。


  在一项研究中,参与者被要求以两种不同方式中的一种方式,来思考将来的某一个具有挑战的事件,比如重要的考试。“沉浸”状态的那一组参与者被告知以“身在其中”的方式去描述这件事,而“疏离”状态的那一组则被要求以“旁观”的方式去描述同样的一件事。最后的差异令人震惊。“旁观”角度的那一组参与者对事件的焦虑感要比沉浸组的低很多。自我疏离还能激发更强烈的自我胜任感,即他们认为可以主动着手处理眼下局面并实现自己的目标的一种感觉。


  在其他实验中,参与者被要求发表一场小型的公开演讲。在这之前,他们被建议使用第三人称视角(像是“大卫觉得……”)来对待这次挑战,假装要发表演讲的是另外一个人,而不是以更身在其中的第一人称(“我觉得……”)来看待问题。和疏离的视角一样,这个建议旨在鼓励人们从外部角度去审视当前情况。


  再一次地,制造心理距离可以帮助参与者更好地管理焦虑情绪,降低他们情绪的主观评价和客观衡量,比如往往伴随威胁事件而来的心率改变和血压变化。根据独立观察者对他们演讲表现的评分,越是自信,呈现出来的演讲质量也更好。


  关注奖励


  自我疏离似乎也可以让人们专注于大局,从而获得积极的效果,即把事件视为更宏大计划中的一部分,而不是局限于眼前的情感。对此,有些研究人员猜想,这是否也可以在容易分心的情况下,通过确保我们始终专注于自己的目标这种方式,来改善自制力,比如决心等。


2015年,阿黛尔在德国演出。她效仿碧昂丝,塑造了自己的另一个人格——莎夏·卡特。

2015年,阿黛尔在德国演出。她效仿碧昂丝,塑造了自己的另一个人格——莎夏·卡特。


  沿着这些思路,有一个实验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如果参与者在测试前接受过自我疏离训练,那么他们是否可以更好地专心于解决困难的字谜游戏?在这个实验中,参与者被要求以第二人称的方式给自己提建议,比如“你要专注于每一个问题”,就好比他们是在跟一个朋友聊天,而不是自言自语。除了提高整体表现外,这种效果也可以从评估他们对任务的态度的调查问卷中看出。调查问卷显示,他们想要提高自我表现的意愿更加强烈。


  通过提高他们的自我控制感,自我疏离也可以改善人们的健康行为。比如,它可以增强人们锻炼的意愿,帮助他们抵抗垃圾食品的诱惑。这可不是容易的事。“迄今为止,鲜有自我控制策略成功地改善了饮食效果,”明尼苏达大学的社会心理学研究员塞丽娜·弗曼说。


  与克罗斯合作的弗曼最近在做另一项实验。她告诉参与者,在面对不同食物时——比如选水果还是糖果?,采取自我疏离的方式来做选择。当他们这样做时(比如思考“大卫想吃什么?”而不是“我想吃什么”),参与者会倾向于选择更健康的食物。


  尽管检验这种方式的长期好处仍需要进一步的研究,但弗曼认为可以先在不同的减肥计划中纳入这个策略。“疏离的自我对话带来的轻松感确实提供了令人兴奋的潜在应用价值,”她说。比如,可以在移动应用中整合这种策略,用推送通知的方式提醒用户以第三人称视角规划饮食。


  “蝙蝠侠效应”


  鉴于人们认为自律和智商一样,都对学术成绩十分重要,儿童心理学家对自我疏离可以提高意志力的可能性尤其感兴趣。


  几年前,心理学助理教授蕾切尔·怀特找来一群六岁的孩子,让他们在计算机上做注意力集中的测试。测试中,孩子们会看到一系列图像,他们需要在看到奶酪图像时按下空格键。测试本身十分无聊,但是孩子们被告知,这个任务“十分重要”,如果他们坚持的时间越长,他们就会成为“非常棒的助手”,以提高他们坚持下去的动力。研究人员还故意留下一部iPad,上面有一个专门用来吸引孩子们注意力的有趣游戏,作为潜在的干扰。


  实验开始之前,研究人员告诉孩子们,如果觉得任务太无聊,他们可以想想自己的感受。有些孩子被告知,不妨想想“我有在努力吗?”;另一些孩子则被告知以第三人称角度思考感受(“汉娜有在努力吗?”);还有第三组孩子,他们被告知,可以代入他们最喜欢的虚拟英雄,比如蝙蝠侠或者爱冒险的朵拉。甚至,研究人员还给他们准备了服装道具。当他们感到无聊时,研究人员告诉这第三组的孩子,在思考自己的行为和感受时,想象自己就是那蝙蝠侠或者爱冒险的朵拉,然后问自己,比如:“蝙蝠侠有在努力吗?”


自我疏离和第二自我对儿童也有作用。当孩子在任务期间代入蝙蝠侠或爱冒险的朵拉等角色时,研究发现他们会更加努力完成任务。

自我疏离和第二自我对儿童也有作用。当孩子在任务期间代入蝙蝠侠或爱冒险的朵拉等角色时,研究发现他们会更加努力完成任务。


  研究人员一直怀疑,第二自我是自我疏离的一种更极端的形式,研究结果也佐证了这样的猜想。与第一组以第一人称视角思考的孩子相比,第二组以第三人称视角思考的孩子,他们的任务总可用时间多出了10%;但是第三组代入第二自我的孩子坚持的时间最长。总体而言,他们的任务总可用时间比第二组孩子还多出13%(比第一组孩子多出23%)。


  怀特还发现,代入第二自我也可以帮助孩子专注于复杂的纸牌游戏。在这个游戏中,孩子们必须遵守一系列不断改变的复杂规则。再一次地,“蝙蝠侠效应”似乎提高了他们的决心和专注力,他们的“执行力”大大提高。


  尽管这些只是实验室里的实验,但怀特希望这种小练习可以帮助到许多对自制力有要求的情况。毕竟,孩子们在做家庭作业时可能会受到电视或手机的诱惑。这时候,他们要做的选择,其实跟毅力测试中的已经非常相似。怀特认为,这或许也可以避免面对新挑战产生的沮丧情绪。“假装自己是一个更有能力的人,并与眼下的情形保持一定距离,可以帮助人们克服在学习新事物时所遭遇的挫败感。”


  碧昂丝会怎么做?


  鉴于这些发现以及自我疏离可带来的广泛好处,怀特认为,我们可以塑造另一个莎夏·菲尔斯,来提高我们的情绪管理能力、自制力和保持沉着冷静的能力。


  她说,事实上,有些宗教活动早已在提倡这种思维方式。“在我小时候,也就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期间,我们有很多手环上面印着‘WWJD’字样,即耶稣基督会怎么做?”怀特说,“所以,我觉得,对许多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直观的概念。”


  如果你想创造自己的第二自我,怀特建议,你可以为不同的目标代入不同的人格——如果是遇到了个人困境,那就代入睿智的家人;若是工作上的难题,可以代入工作导师。“我还是博士后的时候,我们的实验室里流传着这样一个小小建议:如果是本科生,那就假装自己是研究生;如果是研究生,那就假装是博士后;如果是博士后,那就假装自己是实验室老大——反正向前看,”她说。


  但是不管我们最后选择怎样的人格,最重要的是这种策略可以带来一些能让我们远离负面情绪的心理空间,同时也要能够提醒我们采取我们努力想要模仿的行动。不管是代入朋友、宗教人物还是碧昂丝本人,一点点的想象力或许可以让我们更接近我们想要成为的那个人。(匀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