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心理 • 人文

新冠疫情下,美国自杀率雪上加霜

时间: 2020年09月01日 | 作者: 克劳迪娅·沃利斯 | 来源: 环球科学(huanqiukexue.com)
新冠病毒之外的另一场流行病正在美国悄悄蔓延。这场流行病让年轻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image.png


撰文 | 克劳迪娅·沃利斯(Claudia Wallis)

翻译 | 贾明月


过去20年,它变得越来越狂暴致命,目之所及,相关统计的曲线从未变得平缓。


根据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的数据,1999-2017年间,美国的自杀率(校正年龄后)攀升了33%,从每10万人10.5人死亡升高到14人死亡,而且增速正在加快。自杀排在10~34岁美国人致死原因的第2位,全年龄段致死原因的第10位。


在1999-2006年间,自杀率平均每年增加1%,2006年后增速变为之前的2倍。尽管每个年龄段的男性自杀率都高于女性,但二者的差距正慢慢缩小。


每一年,这些让人担忧的统计数字似乎都变得越来越黑暗。CDC的一项最新研究同时调查了各个年龄段的自杀行为和自杀死亡率,结果显示,自杀行为上升最快的群体是10~19岁的年轻人(2006-2015年间每年的增幅达到惊人的8%;该研究只纳入了导致入院的自杀行为)。将近80%的自杀行为发生在45岁以下的人群中,不过65~74岁人群的自杀行为也有增加。其他研究发现,自杀行为发生率和死亡率在女性中上升速度更快。


悲哀的是,“这并不意外”,CDC伤害预防与控制中心的流行病学家王静(Jing Wang)说。研究还显示自杀致死率正在升高。


发现趋势比解释趋势要容易得多。例如,青少年和青壮年中的自杀流行“与现在年轻人抑郁症与抑郁情绪发生率的升高一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精神病学与流行病学家马克·奥弗孙(Mark Olfson)说。他还提到:“现在,药物滥用的情况在这一年龄层有所减少,自杀率却在升高,这非常令人困惑。”而二者通常息息相关。


年轻人在电子设备上花费的时间可能是自杀率的影响因素之一。2018年,美国圣迭戈州立大学心理学家吉恩·特温格(Jean Twenge)主导了一项研究,利用超过50万青少年的数据,发现屏幕使用时间与抑郁症状和自杀相关行为(考虑自杀、做自杀计划、尝试自杀)有关联,尤其是对女孩而言。“社交媒体使用的增加,遭受网络霸凌、排挤的威胁,可能成为触发事件。”奥弗孙说。但具体到因果关系,他提到,“这个假设很难评估”。王静还提到了其他存在间接证据的因素,比如父母使用阿片类药物,经历过亲人、爱人的自杀事件。


奥弗孙和同事的一项大型研究发现,成年人中,自杀行为与以下因素相伴:没有大学学位,年龄在21~34岁,极低的收入水平,精神疾病,暴力史或曾尝试过自杀。相比青少年,成年人成功实施自杀的可能性要高得多。其中一个原因是,他们容易采用更致命的手段,比如枪击,另一个原因是他们计划更周密,更少冲动。自杀的成年人中,白人或原住民男性占大多数,他们往往有药物滥用史、精神障碍、尝试过自杀、孤独并失去过亲人。


精神卫生专业人士担忧,与新冠疫情相关的社交隔离、财务困难和焦虑可能会让自杀流行趋势雪上加霜。欧洲和美国此前的研究表明,失业率每增加1%,自杀率就会上升0.8%~1%。但在2020年,假如人们迅速开始恢复工作,或者失业率与自杀率的关系更接近战时的情况,那么这一关联模型可能会有所不同。


“在战争时期,这一数值(失业率增加1%时,自杀率的增幅)会下降,可能是因为人们认为自身情况与大环境的关系更大。”在纽约州、康涅狄格州和俄亥俄州任职精神卫生要员的迈克尔·霍根(Michael Hogan)说。但他依然对现状表示忧心。


霍根同时也是零自杀(Zero Suicide)运动的创始人,他认为,应该像医务人员测量血压一样常规筛查自杀的想法,让受过训练的人员对易感人群采取下一步行动。如果及时采取措施,危机干预热线支持等方法或许可以拯救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