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心理 • 人文

学术界倒车:疫情期间女科学家产出骤降

时间: 2020年06月01日 | 作者: Admin | 来源: Nature Index
对多个预印本平台的分析表明,疫情期间女性研究者投稿的比例出现下滑,尤其是那些资历较浅的研究者。研究作者们呼吁机构采取措施,为受疫情冲击较大的人提供更多的支持。


澳大利亚科学院(AAS)领导的快速研究信息论坛(RRIF)近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也体现了相似的趋势。报告显示近期在疫情冲击下,澳洲高校中的女性职员比其男性同事失去了更多的岗位、更多的工时和更多的职业机遇。报告作者指出,这意味着理工学科此前不断推行的性别平等或因本次疫情面临倒退。


image.png

图片来源:Pixabay


来源 Nature Index

作者 Philippe Vincent-Lamarre, Cassidy R. Sugimoto, Vincent Larivière

翻译 祖玮佳

编辑 戚译引


所有人都受到了疫情的影响,但每个人受到的影响不尽相同。大量科研人员将工作场所转移到家中,而在家中,男性学者拥有照顾生活起居的伴侣的可能性比女性高出四倍。这表明,在把科研工作搬到家中后,女性学者更可能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照顾家庭,也因此会面临学术产出的减少。


这一假设来自于早期的一些分析:一项针对女性经济学家的研究表明,2020 年 3 月,她们预印本和注册报告的产出下降了 12%,4 月则下降了 20%;而另一项研究则表明,和男性相比,女性研究与 COVID-19 相关课题的可能性更低。


类似地,著名预印本平台 arXiv 和 bioRxiv 中,男性作者这几个月的投稿量增长幅度高于女性,这与期刊编辑报告的投稿数据趋势相同。


鉴于论文投稿数据不对外公开,而研究的激励机制、研究者使用预印本平台和注册报告的意向和使用频率都有了显著增长,本文作者们对早期的分析进行了扩展,研究覆盖了 11 个预印本库(以扩大学科覆盖范围)以及 3 个注册报告平台(以将新项目的启动工作纳入统计)。(编者注:注册报告即研究人员先投稿详细的实验计划,通过同行评审后再开展研究,详情参见这篇文章。)


同时,本研究考虑了作者的署名位置,这是一个体现了领导角色和研究贡献的指标,并且本文基于姓名判断性别的算法的成功匹配率比先前的分析有了显著提高。


总的来说,我们分析了 307 459 份预印本和注册报告的数据,覆盖超过 130 万作者,本文的算法能够判断 92% 作者的性别。


|职业早期研究者的流失趋势令人担忧


2020 年 3-4 月,女性论文作者比例相较 2020 年 1-2 月或 2019 年 3-4 月都较低。


此外,不同预印本库中女性作者比例的变化也有差异,EarthArXiv、medRxiv、SocArXiv 和 NBER 中观察到的女性作者比例下降幅度最大。在 arXiv 和 bioRxiv,2020 年 1-2 月,也就是全球还未广泛采取社交隔离措施的时候,女性作者的比例呈增长状态,但此后下降到与前几年相同的比例。


image.png

虽然女性第一作者投稿的比例在 arXiv 和 bioRxiv 中保持稳定,但她们在 medRxiv 中的比例从 2020 年 2 月开始下降。交互式展示请见 A Flourish chart

图片来源:Vincent-Lamarre et al.


不同位置作者署名变化为评估研究工作量差异提供了更细微的视角:位于第一作者的女性比例下降幅度似乎大于末尾作者中女性比例下降幅度。


这些学科的常规做法是将第一作者署名分配给较初级的学者,末尾作者则由资深学者担任,通常是项目的主要研究者(PI)。这表明,鉴于科学奖励制度的马太效应,新冠病毒对早期研究人员的影响可能更大,这将对他们的发展轨迹产生负面影响。


image.png

女性第一作者对 COVID-19 研究的贡献小于其他领域。交互式展示请见 A Flourish chart

图片来源:Vincent-Lamarre et al.


由于预印本的提交是在科学工作的数月或数年之后进行的,因此这一分析可能无法充分反映女学者目前的生产力下降。不过,预注册报告能够体现新项目的启动程度。鉴于在研究考察的三个注册报告登记平台中,有两个出现了女性学者比例下降,未来可能还有进一步的证据表明疫情将阻碍女性学者的职业发展。


|错过疫情研究的女科学家


对最大的预印本库逐月的分析为这种下降轨迹提供了一些迹象。女性第一作者数略低于 2019 年平均水平,末位作者数在 2020 年 3 月有小幅下跌。


medRxiv 中女性作者比例的下降幅度最大,女性学者在第一作者中的占比从 2019 年 12 月的 35.9% 下降到 2020 年 4 月的 20.2%,中间作者占比从 32.6% 下降到 26.9%,末尾作者占比从 26.1% 下降到 19.3%。


image.png

女性第一作者提交的预印本论文数量更少。总体而言,与 2019 年同期相比,女学者在今年 3 月和 4 月提交的论文更少,尤其在 EarthArXiv、medRxiv、SociArXiv 和 NBER 库。交互式展示请见 A Flourish chart

图片来源:Vincent-Lamarre et al.


新冠并没有减缓预印本的提交速度。相反,它强化了快速传播研究成果的需求,而预印本形式恰好能够满足这种需求。2020 年 1 月 31 日,惠康基金会(Wellcome Trust)呼吁出版商、资助机构和学术团体拥护一则声明,以共同促进分享新冠相关的紧急研究。声明中包括一条明确的指示,敦促研究人员以预印本形式分享研究结果,并让资助者和出版商允许这种先期传播。


新冠肺炎相关研究能够最好地反映针对疫情作出的快速响应工作。但也正是在这方面,我们发现了职业早期女性学者流失最多,这一点从她们在新冠领域的贡献相对于其他领域(也就是基线所在)普遍较低可见一斑。


这种现象可能会产生严重的后果。科学界劳动力的构成对所研究的人口有显著影响。如果新冠研究者中缺少女性和其他少数群体,这可能会影响病毒研究的侧重点,而这些方面可能对某些人群极其重要。


|面临流失风险的研究人员需要机构支持


机构有必要建立支持这些早期研究者的机制,以防这一类学者因此流失。


研究生项目应该考虑延长申请截止日期,因为今年的毕业高峰可能在 12 月,而不是 5 月。应届研究生应有资格考试和答辩延期的待遇。


博士研究生和博士后研究生的奖学金应得到延期,以便学生能够得到他们需要的指导。对于那些研究工作不易转移到虚拟环境(比如湿实验室工作、田野调查等)的学科来说,这一点尤为重要。


终身轨教师应享受时限延长,以便有更长的时间去满足终身教职标准。


由于疫情及其影响可能持续更长时间,我们必须考虑如何使评价制度和资源分配机制把女性学者和其他少数群体在劳动分配方面的不平等纳入考量。


一个健康的学术环境的构建需要所有成员的参与;解决这场危机需要我们从全体人群的智慧中汲取经验教训。我们必须创造能使所有人员参与其中的基层建设,并且这种建设必须考虑不同人员参与能力的系统性的差异。新冠疫情终将平息,但这些不平等不会消失。对科学公平的长期承诺不仅能帮助我们渡过这场危机,更能让我们变得更加强大。


(本研究作者来自蒙特利尔大学和印第安纳大学布卢明顿分校。点击链接可了解这项研究的具体方法和更多数据。)


原文链接:

https://www.natureindex.com/news-blog/decline-women-scientist-research-publishing-production-coronavirus-pandem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