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心理 • 人文

图书借阅量大跌 今天的大学生都不读书了吗?

时间: 2019年06月26日 | 作者: Dan Cohen | 来源: the Atlantic
在过去的十年中,在耶鲁大学的巴斯图书馆(Bass Library),本科生的图书借阅量下降了64%。


image.png

图片来源:Pixabay


世界各地的大学都面临着同样的趋势:图书馆纸质书籍使用量急剧下降。在耶鲁大学的一座图书馆,本科生的图书借阅量在过去十年中下降了 64%。这种现象背后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例如书籍和论文的数字化,和选择人文历史学生数量的减少。


本文作者 Dan Cohen 为美国东北大学信息合作副教务长(vice provost)。


来源 the Atlantic

作者 Dan Cohen

翻译 祖玮佳

编辑 戚译引


耶鲁大学的图书馆体系中共有 1500 万册馆藏图书。最近,校方决定将本科生图书馆四分之三的馆藏书籍转移,以腾出更多的空间供学生学习,而学生们对此表示强烈不满。经过沟通协商,耶鲁最终保留了更多的书籍,但作为代价,原计划在图书馆增加的座位数量被削减了。


在这场小小的冲突中,少有人关注到大学生与书籍之间关系的转变,这是一个更大的故事。在耶鲁图书馆图书流动数据下降的背后,隐藏着令人不安的事实:在过去的十年中,在耶鲁大学的巴斯图书馆(Bass Library),本科生的图书借阅量下降了 64%。



如今的大学生都不读书了?


耶鲁大学的经历一点也不特殊,事实上,这种现象相当常见。美国全国和世界各地的大学图书馆都出现了藏书借阅量的稳步下降。弗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向公众开放了最近 20 年来详细的图书流通数据,这是一个很好的研究案例——十年之前,弗吉尼亚大学的学生每个学年借阅的图书数量为 23.8 万本,而到去年,这一数字已经缩水到一年 6 万本。来自多家大学的图书馆的汇总统计数据也显示出幅度相近的稳步下降趋势,尽管这些大学的学生入学人数大幅增长。


在批评年轻人不读书之前,请注意,研究生和学校教员的相关数据也在下降。在弗吉尼亚大学,这两个群体的图书借阅量分别下降了 61% 和 46%。


也许学生们虽然没把书借出来,但仍然定期到图书馆里查阅相关书籍?这个猜测看起来也不成立。许多图书馆通过整理需要重新摆架的图书,对馆内的图书使用进行了追踪,数据显示了相同的下降趋势。美国东北大学(Northeastern University)图书馆的统计数据显示,校内本科生的图书借阅量从 2013 年到 2017 年下降了 50%,被从书架上取走但并未借出的图书数量也下降了一半。



在电子书时代做研究


和休闲娱乐书籍相比,大学图书馆纸质书借阅量的下降与学术类书籍关系更大;这一现象还关系到电子书籍和数字化文章的兴起,以及研究环境的不断改变。


大学图书馆的藏书种类繁多,不仅包括文学作品和非虚构作品,还有科学期刊和其他高度专业化的期刊,详细的参考文献以及政府档案——不同的书籍有不同的用途。对于以研究为目的的阅读,那些专业书籍等待的是更稀少的借阅,并且通常只提供简要的参考,它们只是某个庞大知识体系的一部分。所以,对于大多数大学馆藏书来说,十几年甚至更长时间不被使用的情况也不少见。


而且,随着在线图书数量的快速增长,“研究式读书”需要的信息筛选过程大部分也转移到线上完成。在当下的数字化时代,学生和教员们只需要查阅图书馆迅速扩大的电子馆藏,或者求助于互联网。伴随着每一次这样的鼠标轻点,图书的借出或阅览就少了一次。弗吉尼亚大学的电子书下载量在 2016 年共计 170 万,比十年之前的电子书籍流动量高出一个数量级。东北大学的相关数据与之相似。


与印刷发行量相关联的,是专著类文章主导地位的增强和大多数文章电子版的出现。许多学术领域都有了庞大的数据库,供研究人员在数百万文献中进行搜索并即时查阅。(虽然数据库一般通过高度限制和越来越不可持续的版权购买获得文献电子版,但这就是另一个故事了。)有了便捷的电子数据库之后,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领域的科学家就很少继续查阅那些装订成册的期刊,尤其是几年以前的期刊。2016 年,弗吉尼亚大学的电子期刊下载量接近 300 万,对于大部分大学,这个庞大且继续增长的数字非常典型。


image.png

图片来源:Pixabay


此外,学术研究的性质也在变化。读文献和写论文仍然十分重要,但研究也涉及对多个学科的数据的使用和处理。为满足这方面的新需求,东北大学图书馆增设了全职专家职位,负责数据可视化和系统综述(systematic review,对多个研究进行数据汇总和深入分析的过程),并成立了一个专门负责新形式数字化研究的部门。同时,档案的使用量越来越多,或许这是与实体书相关的还算不错的方面。


此外,纸质书籍流通量的显著下降也明显与经济危机以及人文专业学生数量的稳步下降有关。学生正从文学、哲学和历史等学科流向 STEM 领域,也就是从以书籍阅读为中心的领域流向注重文献的领域。



图书馆变成了自习室?


在纸质书借阅量下降的同时,图书馆的空间却保持着活力。图书馆的领导层在决策评估中会经常听到学生抱怨在繁忙时期找不到座位。因此,他们通过重新规划被书堆占据的区域来增加座位,为学生个人和团体的活动提供方便。


东北大学的研究型图书馆和许多同类一样,也经历了团体工作的激增。如今更多的课程要求学生完成团队合作项目,相应地,大学图书馆见证了合作空间使用量的增长。去年,东北大学图书馆集体房间有超过 100000 个小时的预约,这意味着从早上 8 点到午夜,这些房间一直被占用。


不幸的是,关于大学纸质书阅读量的下降,还有着更令人不安的影响因素。统计数据显示,和几十年前的同龄人相比,当代的大学生在入学之前读过的书更少了。并且,尽管相关性不等同于因果关系,但这个现象十分明显:在 iPhone 问世之前,大学生读书的数量达到巅峰。这无疑有一部分归因于电子设备的繁荣,它消耗了原本应该投注于阅读的精力。


有人认为无论统计数据如何,学校都应该在图书馆里储存数量充足的书籍,从而保证有益学习的环境。即使这些书籍被大学生无视,但也许仅仅把它们放在身边,就能让学生被浓厚的学习氛围包围。也许这样安静的空间能帮助学生进入学习状态,让他们远离令人分心的电子设备,提升学习效率,或者还能偶然发现一两本想读的书。


在新的图书馆的设计中,你一定可以看到这种理论的体现。新的图书馆悄悄削减了藏书的数量,书籍不像老式的大容量书架那样垂直墙面排列,而是沿着自习室墙边排列,从而空出了更多的空间,可以放置桌椅和供团体活动使用。


对于一些学校和学生来说,或许这是正确的解决方法,是明智的折中方案。当然,有的学生喜欢没有书的空间,或者更喜欢在有一些噪音背景的场所学习。唉,在讨论这些事情的时候,所有的学生都倾向于根据适合自己的学习环境给出意见。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