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天文 • 物理

外星人为何不会来访?

时间: 2021年03月08日 | 作者: Abraham Loeb | 来源: 环球科学(huanqiukexue.com)
幻想是人类的天性,但这可能不适用于外星人会拜访人类这件事。


未标题-1.jpg

图片来源:pixabay


撰文 | 亚伯拉罕·洛布(Abraham Loeb)

翻译 | 赵剑琳


如果说人类值得获得银河中高等文明的特别关注,显然过于武断。在高等文明眼中,人类可能就像我们眼中的蚂蚁一样毫无吸引力。毕竟,我们在路边散步时,很少会注意是否有蚂蚁挡在路上。


太阳诞生于宇宙中恒星形成过程的尾声。大多数恒星的形成时间要比太阳要早数十亿年,且大多数类太阳恒星已经耗尽了自身的核燃料,坍缩成了近似地球大小的致密天体——白矮星。最近,我们还得知在所有类太阳恒星中,有半数的宜居带上拥有地球大小的行星。这些行星上可能存在液态水,拥有生命诞生的化学基础。


在银河系中,生命的骰子会在与地球相似的数十亿颗行星上投掷,因此我们熟悉的生命形式可能非常普遍。倘若确实如此,一些智慧物种的科技发展很可能要领先人类数十亿年。当权衡与人类这样的“低等文明”联系的利弊时,那些高等文明很可能选择避而远之。


想要初步了解人类的外貌,一种合理的方式是对着镜子观察自己。这种行为依赖于一个很寻常的假设,即我们所有人都具有共同的遗传起源。但是这样的观点或许并不适用于在其他行星上独立起源的生命。举例来说,在距离我们最近的地外宜居行星——比邻星b(Proxima Centauri b)上,动物和植物的形态可能与地球截然不同。尤其是动物可能拥有独特的眼睛,这是为了更好地探测表面温度只有太阳一半的比邻星发出的红外光。


由于比邻星b与其恒星的距离只有日地距离的1/20,我们预计它很可能处于潮汐锁定状态,也就是星球的一面会始终面向恒星,正如月球的一面始终朝向我们。生活在其永昼和永夜一面的生物可能存在天壤之别,且具有完全不同的睡眠模式。行星表面的植物会演化出吸收红外光的能力,相比于地球上的植物,它们在长波段上会有一个“红色边缘”。


因此,这颗行星上的草很可能暗红色的,而不是绿色。更困难的是预测那些比我们先进数十亿年的文明的科技发展状态。想要搜寻他们,我们不能放过望远镜中的任何异常现象,也不能过于保守而漠视一些意外信号。如果我们的仪器不够灵敏或搜寻技术落后,就不可能发现这些技术信号。


我们基于自身所熟悉的一切来设计搜索外星生命的计划。在无线电通讯和激光技术出现后,我们才开始接收来自外太空的无线电和激光信号。同样,对外星生命的搜索也伴随着光帆技术而发展。随着新的技术手段出现,我们最终也有可能会找到宇宙中使用这一技术的其他生物。


此外,我们必须谨慎对待那些不满足定量科学证据标准的观测轶事。其中就包括一些缺乏证据支持但符合某些规律的阴谋论,或者关于不明飞行物(UFO)的报道,它们的重复性无法考证,因此不满足被确认为可靠科学数据的前提条件。而随着我们的记录设备明显升级,相比于50年前拍下的模糊照片,人们会期盼如今先进的照相机能拍下更清晰的图像,这样才能作为可靠的证据来排除一些合理的怀疑。


但是这些线索总是很少,暗示UFO事件更像是人为造成的假象。为了确保科学上的可靠性,任何有关非自然物的发现必须得到研究证实,或有足够数量的,依照科学流程记录下的同类发现作为佐证。科学证据约束了我们的想象力,但也避免了我们沉迷于那些不靠谱的想法。


费米悖论显示出了人类的自负,它假设人类在宇宙中具有一定的重要性。但现实很可能是人类十分普通,且注定会消亡。为什么银河系的邻居会关心地球上的草有多绿?类似于比邻星的恒星的数量远超类太阳恒星,因此大多数宜居行星表面可能生长着暗红色的草坪。对于大多数星际旅行者(眼睛能感知红外线)来说,这样的色彩才更加赏心悦目,正如地球人看待绿草那样。正因如此,在星际旅行代理商的眼中,比邻星b无疑是比地球更具吸引力的目的地。我们可以像恩里科·费米(Enrico Fermi)那样感慨,为何外星旅行者从未因仰慕我们而来。但更好的方法也许是,想办法与比邻星b上的居民取得联系,邀请他们来地球共饮一杯。


本文作者:亚伯拉罕·洛布是哈佛大学天文学系前主任,哈佛和史密森天体物理中心理论与计算研究所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