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天文 • 物理

外星人早已到访过地球?

时间: 2021年02月26日 | 作者: Lee Billings | 来源: 环球科学(huanqiukexue.com)
2017年末,几乎全世界的天文学家都涌向研究一位神秘的星际访客,因为这是有史以来第一位真正出现在他们望远镜射程范围内的 “天外来客”。


image.png

图片来源:哈佛大学


撰文丨Lee Billings

翻译丨周郅璨

编辑丨杨心舟


阿维·洛布(Avi Loeb)是哈佛大学一位学术高产的天体物理学家,在漫长的学术生涯中,他对包括黑洞、伽马射线暴、早期宇宙等课题进行了开创性且富有启发性的研究。但十多年来,他同时也持续追逐着一个更具有争议的课题——寻找外星人。


然而,近期让他真正站在争议浪潮顶端的工作,则是他参与了由硅谷亿万富翁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资助的“突破星光”(Breakthrough Starshot)项目。该项目的初衷是向附近的恒星发射一种被称为“光帆”(light sails)的激光增强超薄镜面形航天器,但这一切在2017年末开始发生变化。当时,几乎全世界的天文学家都涌向研究一位神秘的星际访客,因为这是有史以来第一位真正出现在他们望远镜射程范围内的 “天外来客”。


这个天体的发现者将其命名为“奥陌陌(Oumuamua)”,这是夏威夷语中的一个术语,大致可以翻译成“侦察机(scout)”。在接下来的观察中,天文学家们发现它有一些难以用自然现象解释的特性。首先,“奥陌陌”的外形看起来像一根百米长的雪茄或煎饼,这与任何目前已知的小行星或彗星都不一样。


image.png

图片来源:ESO/M. Kornmesser


此外,它的亮度也比太阳系普通的太空岩石强10倍以上,这意味着其表面可能存在光亮的金属。最奇怪的是,当它朝太阳系外飞行时,增加的速度无法仅凭太阳引力减弱来解释。在普通彗星中,能观察到类似现象是由于阳光照射后,结冰表面汽化,气体喷射导致了火箭效应。但令人困惑的是,在“奥陌陌”的附近并没有观察到这种气体喷射的迹象,这也就成为了它最为与众不同的一点。


对洛布来说,这一系列反常特征背后最合理的解释就是“奥陌陌”来自于“外星制造”。如果“奥陌陌”其实是个外星“光帆”,或者是某个古老银河文明的废弃物,那所有围绕着它的谜团都将解开。多年来,洛布一直在思考,我们怎么在太空深处找到宇宙文明存在的证据,而现在他相信,是证据反过来找到了我们。2018年末,他和哈佛大学的博士后什穆埃尔·比亚利(Shmuel Bialy)在《天体物理学通讯》上发表了一篇论文,他们认为对“奥陌陌”的观测,无异于人类与地外智慧的制造物的第一次接触。


image.png

通过多个望远镜观测到的图像,蓝圈中的就是奥陌陌。图片来源:ESO/K. Meech et al.


这篇文章一经刊出,就在新闻界引发了轰动,但学术圈内却反响平平。洛布的同行们给他泼上了一盆冷水,他们坚持认为,虽然“奥陌陌”有着种种奇怪的特点,但是仍然是在自然能解释的范畴内。而同时也有很多人持批评态度,他们认为这一文章造成了破坏性的影响,现在本就有大量的虚假不明飞行物和外星人绑架报告,缺乏一定科学素养的人很容易轻信这些虚假内容,但这篇文章的出现,无异于是给这类谣言提供了新的支撑。


最近,《科学美国人》采访了洛布,与他谈论了有争议的假设以及他为什么认为科学是处于危机之中的。(采访内容有删节)



《科学美国人》:在探索外星生物时,你说你不想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你对名誉的提升并不感兴趣。这是真的吗?


洛布:关于这点,我解释一下。我认为与媒体交谈是一个重要的机会,因为这能使我与大众分享我的研究信息,不然人们通常难以接收到这些信息。



《科学美国人》:你的信息是什么呢?我想你说的不只是“奥陌陌”。


洛布:对。我想说的是,现在的科学界不再“健康”。


我认为当今的科学界是:人们不仅被错误的理由所驱使,他们也不再被证据所引导,这是另一个症结所在。证据能够让人保持谦虚,因为你的理论或者预测有时会在试验测试之后,在证据面前黯然失色。证据会告诉你,你错了。现在有很多著名的不确定的理论猜想:弦理论、多元宇宙、甚至宇宙膨胀理论。


有一次,在一个公共论坛上,我问(物理学家)艾伦·古思(Alan Guth,宇宙学中暴胀模型的创立者):‘暴胀模型是可证伪的吗?’他说这是一个愚蠢的问题,因为无论一个宇宙学实验给了我们什么数据,都可以找到一个与之相适应的暴胀模型。因此,暴胀模型拥有无可撼动的地位,它可以解释一切!但我却认为这是一个岌岌可危的位置,因为一个什么都能解释的理论和一个什么都解释不通的理论,这两者可能没有太大区别。


在科学上,我们必须要做检查,即使我们做出了预测和猜想,如果不做实验来检验,那么我们就无法学到任何新东西。



《科学美国人》:所以推测弦理论和多重宇宙是不好的,但是推测外星文明和他们的文明经过了太阳系是可以的?你说过“外星人”也可以解释一切。


洛布:这两者是不同的,因为你可以对后者进行猜测和检验,而且这些猜测是相对保守的。


首先,如果“奥陌陌”真是沿着随机轨迹移动的天体群中的一员,那么可以估计,在维拉·C·鲁宾天文台上线后,我们应该很快就会平均每月发现一个这样的天体。此外,我们还可以建立一个仪器卫星系统,它不仅在监测天空,还能对天体的接近作出反应,这样我们就会有更快的反应,有更多的时间来观察。


image.png

奥陌陌的飞行轨迹。图片来源:NASA


目前我们仍不知道弦理论的额外维度或多重宇宙的存在,这也就意味着我们无法证明这些理论学说。与之不同的是,根据美国宇航局开普勒任务的数据,银河系中大约一半的类太阳恒星有一颗与地球大小差不多的行星,与地球与太阳的距离差不多。面对几十亿的基数,人类几乎不可能是“孤独”的,我相信大部分人都是赞同这一点的。所以我们应该去寻找地外生命,因为它们是肯定存在的。


我看到现在的一些天文学家谈到未来要花数十亿美元打造望远镜,通过在系外行星的大气层中寻找氧气来寻找生命。但其实地球在最初的20亿年也不曾有多少氧气,尽管当时有很多微生物。如果我们换一下思路,比如我们去探测大气中的工业污染,就像氟氯烃一类,这些复杂的分子只在地球上产生用于制冷系统。


当在另一个星球上发现了这些自然不可能产生的分子,我们就会有确凿的证据证明那里有生命。我想说的是,寻找地外生命是应该优先考虑的,因为它是保守的,是一定存在的。因此,谁能说在系外行星上寻找工业污染物是没有意义的呢?



《科学美国人》:你说:‘相信奥陌陌是外星制造将是绝对的利大于弊,因为它可以催化一场探索地外生命和智慧为中心的空间科学和技术革命。’但是仍有许多人批评,说你的说法弊大于利,你如何解释?


洛布:当然,世界上有很多关于外星人的科幻故事,也有许多未经证实的不明飞行物报告。但是假设有一些关于COVID-19的神奇特性的文献与现实毫无关系,是否就要科学家们永远不去寻找疫苗?我认为寻找技术特征和寻找暗物质的本质没有任何不同,就像我们已经投资数亿美元寻找弱相互作用的大质量粒子,虽然到目前为止,这些搜索都失败了,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是浪费。


而关于风险,在科学上,我们不能因为担心讨论某些想法的后果而回避它们,因为这种回避往往也有很大的风险。这相当于告诉伽利略不要谈论地球绕太阳运行,也不要看他的望远镜,因为这对当时的哲学是危险的。如果我们不想重蹈覆辙,那么我们就需要与科学家公开对话,让人们提出不同的观点,然后让证据来决定哪一种观点是正确的。在“奥陌陌”的背景下,我说现有的证据表明这个特定的物体是人造的,而检验这个的方法是找到更多的相同的(例子)并加以检验。就这么简单。


那么如何改变目前的这种状况呢?我想我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多地向公众宣传。



《科学美国人》:有人可能认为,你在这里真正做的是试图进一步讨好富裕的捐助者,比如尤里米尔纳,因为你是他的项目顾问,同时该项目还资助SETI和“光帆”有关的研究,是这样吗?


洛布:我不能否认我在“突破”项目中的影响力。我是第一个向尤里·米尔纳提出 “光帆”的人,他认为“光帆”是星际飞船的一个很有前途的概念,但奥陌陌不同。如果我想提出自己的观点,那我可以直接接近他,那我何必再做现在这些事情?


而且,我关于奥陌陌的工作并未与 “突破”项目协调或得到支持的,他们没有发布任何关于我的想法的新闻稿,因为他们会担心自己的声誉等等。在这个问题上,我没有得到他们的支持和沟通。这是我对宇宙的好奇心驱使的,而不是把奥陌陌当作了某种政治工具,那和我的动机无关。


原文链接:

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astronomer-avi-loeb-says-aliens-have-visited-and-hes-not-kidding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