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生物 • 医学

大脑没有男女之分

时间: 2021年05月19日 | 作者: Admin | 来源: ​数据实战派
这项研究吸引了很多关注,因为大家倾向于将任何特定的大脑发现与行为中的性别差异联系起来。


image.png

图片来源:Unsplash


我们或多或少都听说过关于男性和女性大脑存在区别的说法。


比如,女性大脑健谈,容易紧张,但细心而且能体贴别人;男性大脑则更沉稳,尽管容易冲动,但对流言蜚语基本免疫。


当然,这些都是刻板印象,但它们对真正的脑科学的发展和解释有着惊人的影响。


自从核磁共振成像技术问世以来,神经科学家们一直在努力寻找男性大脑和女性大脑的差异。这项研究吸引了很多关注,因为大家倾向于将任何特定的大脑发现与行为中的性别差异联系起来。


但作为一名长期关注该领域研究、经验丰富的神经学家,罗莎琳德・富兰克林医科大学神经科学教授Lise Eliot 最近完成了一项对30年以来人类大脑性别差异的研究(主要是脑成像和尸检研究)。在其他优秀合作者的帮助下,她发现,这些说法几乎都不可靠。


论文名为Dump the “dimorphism”: Comprehensive synthesis of human brain studies reveals few male-female differences beyond size,发表在近期的Neuroscience & Biobehavioral Reviews上。


2005 年,哈佛大学时任校长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提出了一个理论,发表了对 女性数学和科学生理天赋的质疑。他认为从事科学的女性寥寥无几,因为她们天生并不擅长科学。


“内在天赋的问题,例如 “整体智商,数学能力,科学能力”,使许多女性无法参加这一活动……“我最想证明自己是错的” 萨默斯在 2005 年说。


没想到16年后,看来他的愿望实现了。


相似大于差异


Lise Eliot指出,事实上,除了大小上的简单差异外,在不同人群中,男性和女性的大脑结构或活动没有任何有意义的差异。这些所谓的大脑差异实际上也无法解释男女在性格和能力方面的相似但又不明显的差异。


她和同事将这个研究命名为“抛弃二态性”,用来驳斥人类大脑具有“性别二态性”的观点。


性别二态性是一个非常科学的术语,生物学家用来描述雄性和雌性中的两种不同结构形式,比如雄鹿和雌鹿的鹿角差异,男性和女性的生殖器差异。


image.png

图|南澳大利亚的野生斑胸草雀。前面为雄性,后面为雌性。


就大脑而言,有些动物确实表现出性别二态性,比如某些鸟类的大脑中雄性控制鸣叫的区域比雌性大6倍,并且它只负责雄性鸟类求偶时的鸣叫。但正如我们在详尽的调查中所证明的,人类大脑中没有任何东西能与此类似。


没错,男性的大脑比女性的大脑整体大11%,但不像一些鸟类,男性没有特定的大脑区域比女性大很多。大脑的大小与身体的大小成正比,而且性别之间的大脑差异实际上比其他内部器官,如心脏、肺和肾脏要小,男性的这些器官要比女性大17%到25%。


当大脑大小这一变量得到适当控制时,个体大脑区域在男女之间的差异不会超过1%,这些微小的差异无法在地理或种族不同的人群中得到一致的发现。


其他被高度吹捧的大脑性别差异也是大脑大小的产物,而不是性别。这些指标包括大脑灰质和白质的比例,以及大脑两个半球之间和内部连接的比例。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大脑较小的人这两个比例都更大。


更重要的是,最近的研究完全否定了这种观点,即左右脑连接的微小差异实际上解释了男性和女性之间的所有行为差异。


这篇论文指出,心理学研究已经发现了性别的性格特征(例如男性的侵略性),但在大脑水平上似乎并没有出现这些差异。确实有更多的男性被诊断出患有自闭症,女性被诊断出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症,但这些差异可能归因于大脑组成以外的其他因素。例如,当汉斯・阿斯伯格(Hans Asperger)在 1944 年首次定义所谓的 “自闭症精神病” 时,他多关注男性患者,从而在接下来的十几年有效地限制了诊断标准。


无意义的“僵尸概念”


不过,“性别二态性”不会消失。这是一个“僵尸”概念。Lise Eliot还注意到,最近,利用人工智能来预测大脑是男性大脑还是女性大脑逐渐流行起来。


计算机完成这一任务的准确率可以达到80%到90%,但是,同样的,当正确控制大脑大小这一变量时,这个准确率会降至60%(比抛硬币高不了多少)。


更麻烦的是,这些算法不能在不同人群之间运行,比如无法区分欧洲人和中国人大脑性别。这种不一致性表明,人类的男女大脑并没有普遍特征。


image.png

人类男性和女性大脑结构是相同的


长期以来,神经科学家一直希望通过更大规模的研究和更好的方法,最终发现大脑中“真实的”或全物种的性别差异。但事实是,随着研究的扩大,性别差异却越来越小。


这就不得不提论文发表偏见的问题:早期发现的显著性别差异的小型研究,比没有发现男女大脑差异的研究更有可能获得公开发表。


软件与硬件


进行这项分析调查,研究小组再度感受到了来自现实的压力。


Lise Eliot说:“我们对大脑性别教条的挑战已经受到了学术领域两个极端的反对。有些人给我们贴上 “否认科学”的标签,嘲笑我们的政治正确性;另一个极端是,我们遭到了女性健康倡导者的驳斥,他们认为研究忽视了女性的大脑,他们认为神经科学家应该加强对性别差异的研究,然后更好地治疗女性主导的疾病,如抑郁症和阿尔茨海默氏症”。


但不可否认的是,几十年来的实际数据显示,大脑性别差异很小,而且众多人口中个体大脑测量的差异更大。


大约十年前,有组织要求教师根据男女之间所谓的学习差异,将男孩和女孩分开上数学和英语课。幸运的是,许多人拒绝了这一建议,大家认为男孩或女孩的能力范围总是比性别之间的能力范围大得多。


换句话说,对于一个人的大脑类型,性别是一个非常不精确的指标。


其实,每个人的大脑都是一个包含众多元素的电路,这一电路控制着男性气质和女性气质的许多方面,例如情感表达,人际交往风格,语言和逻辑推理,性别和性别认同本身等。


或者,使用计算机类比,性别行为差异来自在同一基本硬件上运行不同的软件。


大脑缺乏二态性行为特征也与非二元性别者、同性恋群体、变性人群体产生了共鸣。无论生理上的性别对人类大脑产生何种直接影响,显然都不足以解释人类在复杂的性别现象下所归纳的多维行为。


人脑“非二态”的器官,更像是心脏、肾脏和肺部,这些器官在男女之间移植都取得了巨大成功。


Eliot的发现与认知神经科学家吉娜・里波恩(Gina Rippon)的发现相呼应,吉娜・里彭(Gina Rippon)在其 2019 年出版的《性别大脑》一书中指出,“性别世界创造了性别大脑”,而不是大脑本身。




References:

1、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149763421000804?via%3Dihub

2、https://theconversation.com/you-dont-have-a-male-or-female-brain-the-more-brains-scientists-study-the-weaker-the-evidence-for-sex-differences-158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