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生物 • 医学

一遇到难题就想拖延,可能是你用脑的方式不对

时间: 2021年05月17日 | 作者: David Badre | 来源: Nature Portfolio
理解认知控制可以帮到你的工作,David Badre 说。


image.png

封面图片来源:Pexels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Nature Portfolio”

原文作者:David Badre


解决了一个艰深的问题或完成一项很难的任务,是科研人员最有成就感的时刻。无论是突破方法上的难关、设计一个出色的实验、为矛盾的结果找到原因、运行一个新模型,或是撰写论文和基金申请,这些智力挑战都能让你的科研事业更令人兴奋。但其实,难的任务真的很难。它会让我们泄气和苦恼,带来焦虑和压力。有时候,我们难以在困难的任务上保持专注力,甚至是那些我们乐在其中、迫切想要完成的任务。我们经常会把艰难的任务往后推,比如写论文或是复杂的数据分析;先去做简单的任务,比如调整图表、安排日程表,或是清理邮件。


2020 年末我出了一本书《做任务》(On Task),讲的是认知控制的神经科学,也就是让我们把目标计划和行动联系起来的大脑功能。这本书恰恰就是在讲我们如何把事情做好。有点讽刺的是,写一本关于我们大脑如何完成任务的书本身就是个艰巨的任务。我很享受写书的过程,也很重视这个目标。但有时候,我很难找到传递复杂概念的正确词汇。况且,写书从来不是我日常工作中最紧急的任务,因此,留出写作和思考的时间确实是个挑战。


你可能没在写书,但每个人都在困难的任务中挣扎过。疫情导致的封锁、在家上学、生活方式的改变让这一切雪上加霜。谁不曾经历过拖延症或对工作的逃避,以及随之而来的愧疚感?虽然你无法完全避免这些感受,但有一些策略可以帮助我们保持专注。



留出空间


要解决难题,大脑就需要迅速调取它要用到的信息、计划、程序和知识。认知科学家将这种任务知识称为任务集(task set)。不过,任务集有时候很难调用:我们无法让它在我们有限的大脑工作区(或称“工作记忆”)始终处于激活的状态。


比方说,在写科研论文时,我们必须在脑中调取与一项研究的背景、逻辑、设计、结果相关的信息。如果我们刚去参加完另一个主题的会,之后再坐下来写论文,这些关键信息可能不会一下子在脑海里跳出来。我们必须先在工作记忆中提取并组织好这些信息,才能开始写作。


实际上,以这种方式重新回到一个困难的任务涉及一个“重启”成本:我们必须花时间和脑力回到我们的任务集,而不是立刻向前进。出于这个原因,我们一定要给很难的任务留出时间和空间。


留出大量时间。科研人员总是用各种会议和其他细小的任务填满自己的每一天,只给真正严肃的工作留很少的时间。你需要长时间的空白,不仅因为艰难的任务需要密集型的思考和工作,还因为我们需要时间来重新建立我们的任务集。任务间的频繁切换会让我们更难有高质量的产出。


前后连贯。我们要为艰难的任务留出连贯的时间和空间,尽量不要破坏它们。理想情况下,我们每天都应该安排好这样的时间和空间。即使不能每天都有进展,但这些时间应该用在更难的任务上,而不是其他任务上,就算我们只是花时间回顾我们的工作。连贯有助于加强记忆:记忆提取依赖具体的背景,也就是说,我们记忆时的画面和声音可以帮我们更好地提取这段记忆。因此,反复在相同的背景下攻关一个任务或有助于记忆提取,并在我们重新开始时再次建立任务集。



尽量不要分心,永远不要多任务处理


当我们一次开展两个或以上的任务时,无论是同时开展还是轮流开展,我们的工作效率和质量都会降低。之所以会这样,部分原因是这些任务会占用共同的认知资源,比如工作记忆。因此,它们会竞争这些公用的资源,相互干扰。在做一项很难的任务时,一定要让来自这种多任务的干扰最小化。


清除其他任务的提示。一个很有用的做法是,不让自己看到关于邮件、社交媒体和与它们相关的提示。手机提醒或是提示还有多少条未读信息的干扰都会把我们拉向其他任务。无论我们是否要做其他任务,这都会导致多任务成本。即使是那些一看到就会让我们想到其他任务的提示也会让我们分心,比如看到台子上的手机。对于专门留给困难任务的空间和时间,我们应该尽量确保其中让人分心的其他任务越少越好。


当心简单任务的陷阱。当我们决定开始一项任务时,我们的大脑会快速进行成本效益分析,权衡任务结果与完成任务所需智力投入的比值。由此一来,我们常常会拒绝难的任务,倾向于小而容易的任务,尤其是当我们无法迅速取得进展时。这会影响我们的积极性。发几封邮件或做点行政工作,或是理理写字台都是值得干的事,也让人更有成就感,但它们会阻碍我们开始真正要做的事,同时增加了多任务成本。



培养解决问题的好习惯


当我们要解决一个难题或执行一项艰巨的任务时,我们必须以能够成功的方式来组织问题或任务的结构。


举例来说,几何证明这种很难的任务可能涉及检索、选择、查证一系列几何学知识和定理的结构化过程。解题者对这些知识了解得越透彻,他们就能更快想出一套评估它们的计划,他们离完成证明也就越近。解决的问题越多,这些知识就更容易在脑海里闪现,每次评估也能遵循类似的计划。通常来说,我们基于经验组织难题结构的能力也会越来越熟练。这也是反复练习能提高我们解题效率和速度,以及老手能超过新手的一个原因。找到锻炼这一过程的工作习惯能帮我们保持专注。


坚持下去。找到对的结构往往需要时间。我们可能无法每天都在很难的任务上有进步,但坚持尝试非常重要。如果无法立即取得进展,我们也不应苛责自己。


愿意重新组织问题的结构。很多时候,我们想出来的结构并不适用于我们的问题,还会带我们走入死胡同。如果被卡住了,就必须愿意重新组织问题的结构,并寻找解决问题的新办法。


注意休息。在不实际的情况下,坚持一次性做好每件事只会适得其反。在处理很难的工作时,休息是非常重要的。这不仅能降低你的脑力成本,还可以让你想到新的概念和结构。有证据表明,这种韬光养晦的方式有助于问题的解决。

与他人交流。就和休息一样,和别人交流也会帮助我们从新的角度看待问题。寻找那些和你拥有不同背景、观点、想法的人聊一聊,是挣脱束缚、取得进步的大好机会。此外,和我们喜欢的人共事还能让困难变成乐趣。这种社交要素在新冠疫情期间变得很难:新冠疫情阻止了我们进行有益的自发互动。和别人随意地讨论工作、重新与他人来往,避免社交孤立都会有帮助。


作为科研人员,困难的任务是我们工作中的一个基本元素。没有什么简单的诀窍或一下子变聪明的方法能让困难的任务突然变得毫不费力。但是,如果我们能为工作腾出空间、拒绝一心多用、善用好的解题策略,我们可能会在想要攻克的困难上取得更多成功。


原文以 Tips from neuroscience to keep you focused on hard tasks 标题发表在 2021 年 3 月 15 日的《自然》的职业版块上


版权声明:

本文由施普林格·自然上海办公室负责翻译。中文内容仅供参考,一切内容以英文原版为准。欢迎转发至朋友圈,如需转载,请邮件China@nature.com。未经授权的翻译是侵权行为,版权方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 2021 Springer Nature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注:本文转载自公众号“Nature Portfolio”,凡本公众号转载、引用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如因此产生相关后果,将由版权所有人、原始发布者和内容提供者承担,如有侵权请尽快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