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生物 • 医学

哈佛团队:精子数将下降至0是过度推演

时间: 2021年05月13日 | 作者: Admin | 来源: 科研圈
哈佛大学研究团队指出,人类精子数趋近于零这一论断的主要依据——Swan 等人2017年发表的一项荟萃分析研究存在缺陷。


image.png

图片来源:Pixabay


编译 武大可 戚译引


不久前,美国流行病学教授 Shanna Swan 出版了一本名为《倒计时》(Countdown)的新书,宣称由于受到环境中激素干扰物的影响,人类精子数到 2045 年可能降低至趋近于零,以至于无法自然生育。她还警告说,这些化学物质正使阴茎的尺寸缩小。


这些言论引发了争议。莫纳什大学妇产科学部兼职副教授 Tim Moss 在 the Conversation 网站撰文提出质疑。接下来,哈佛大学研究团队 5 月 10 日在《人类生殖》(Human Fertility)期刊发文指出,这一论断的主要依据——Swan 等人 2017 年发表的一项荟萃分析研究存在缺陷。



统计关系不应随意外推


Swan 研究环境对人类发育的影响,她在书中指出,人类精子数到 2045 年可能降低至趋近于零,这主要归咎于日用品制造所产生了大量环境污染的影响:塑料中的邻苯二甲酸酯和双酚A(BPA),以及防水材料等中使用的全氟/多氟烷基化合物(PFAS)。到 2050年,大多数想要生育的夫妇都不得不依靠辅助生殖技术。


这些论点主要依据 2017 年 Swan 与同事们发表的一项综述研究,文章显示在 1973-2011 年,男性精子数量下降了 59.3%。但是,Tim Moss 在评论文章中指出,这些数据被过度推演了,并且 Swan 本人对此负有一定责任:


“Swan 2017 年的研究实际描绘出的是从 1973 年到 2011 年男性群体精子数目的直线下降。但仅仅画出一条贯穿研究数据的直线,并不能证明这条直线在研究的时间范围以外的推演是正确的。认为数据中的趋势在观测范围以外仍然存在的假设是不科学的。


“我们知道,在 1940 年代早期,男性的精子数约为每毫升 1.13 亿个,而不是从 Swan 的研究进行反向推算所能得到的每毫升 1.4 亿个。同样地,根据现有的这些数据去外推,得到 2045 年精子数将降到零的结论,大概率也是错误的。


“尽管 Swan 承认这样的外推是‘危险’的,但在她对新闻网站 Axios 说,‘如果你观察这条曲线,并将它向前延伸’时,她已经在鼓励对她的数据进行不合理、不科学的解释。不幸的是,必要的谨慎总被略过不提。”


Swan 提到的 BPA 等污染物都属于内分泌干扰物(endocrine disrupting chemical,EDC),因为它们能够与性激素受体结合,干扰内分泌系统运作。现有的研究还表明,母亲孕期暴露于这类物质可能导致婴儿出现神经系统发育障碍。但 Tim Moss 指出,流行病学研究只能寻找相关性,不能确定疾病的原因,并且目前没有研究证明 BPA、PFAS 等化学物质会影响男性与女性的生殖能力。



2017 年研究存在缺陷


并且,2017 年这项荟萃分析本身或许还存在一些缺陷。美国哈佛大学性别科学实验室(Harvard GenderSci Lab)的 Marion Boulicault、Sarh S. Richardson 和同事们发表的最新研究重新评估了其中的证据,并对研究结论提出了质疑。该研究题为“精子的未来:理解全球精子数量趋势的生物变异性框架(The Future of Sperm: A Biovariability Framework for Understanding Global Sperm Count Trends)”。


Boulicault 等人对人类精子数目的变化趋势提出了一种新的解释:精子数本就会在一个较大的范围内变化,这一变化往往并不是病理性的,是物种特有的特征。只要精子数在特定的阈值之上,就没有必要将其具体数值作为衡量健康情况或生育能力的重要指标。研究作者将其称为精子数生物变异性(Sperm Count Biovariability)假说。论文认为,生物变异性框架可以更好地支持有关影响男性生殖健康的因素的重要研究。


image.png

图片来源:Pexels


哈佛研究团队还指出,认为人类精子数近期或未来出现骤降,这一观点依据的许多假设在科学角度和伦理角度存在问题:


认为精子数出现灾难性的下降,这一观点假定了 1970 年代使用英语的发达国家处于人类精子数的最佳状态;

精子数量的减少并不意味着生育能力的下降,并没有任何证据支持“男性生育能力与精子数目成正比”的假设;

  “精子数的降低与人体暴露于存在扰乱内分泌的化学成分的环境存在因果关系”的假设,并不符合人类平均精子数目地理分布和历史变化的规律。


并且,这项荟萃分析中,根据“西方国家”和“其他国家”对统计数据进行分类,是不科学也不符合伦理的,包含了种族主义和殖民主义的假设。这些统计结果掩盖了国家内部农村和城市地区的多样性,并掩盖了来自被 Levine 等人称作“其他国家”的数据十分匮乏的事实。


最后,文章总结:“研究者必须小心权衡自己的假设与其他替代性假设,并谨慎考虑呈现其工作的语言和叙述框架。我们认为,除了解释合理性的优势以外,生物变异性的框架也比 ‘精子数下降’的叙述更好地满足了前述要求。”


Moss 在评论文章中也指出了这一问题:该荟萃分析的研究者只在北美、欧洲、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男性群体中看到了精子数的下降,但南美、亚洲和非洲的男性中并没有出现这一现象;但是,当 Swan 和同事整合了来自所有国家的数据,就会看到了精子数下降的现象,因为研究中“西方国家”男性参与者的数量远远超过了其他国家。



人类的阴茎在缩小吗?


还有一个流行观点宣称,BPA 等内分泌干扰物的污染将导致男性阴茎缩小。这一论断目前没有证据支持。但的确有仅仅一项研究,把来自意大利东北部威尼托大区的 383 名年轻男性的阴茎大小与 Swan 宣称导致了精子数下降的几种化学物质联系起来。


在威尼托,不同的地理区域具有不同的 PFAS 污染水平。一组生活在中度或高度暴露于 PFAS 的地区的 212 名男性具有 8.6 cm 的平均阴茎长度,这相比另一组生活在没有 PFAS 污染地区的 171 名男性的均值(9.7 cm)短了 10%。


image.png

图片来源:Pexels


但 Moss 指出,这一研究的许多特征影响了观测的可靠性,也使得这一结论推广到广泛人群的可行性存疑:


研究中的男性是根据居住地而不是出生地分组的。由于生殖器的大小是在出生前决定的,实际上母亲孕期所处的环境与男性阴茎大小的相关性比研究进行时男性的居住地更大。一些男性很可能是从出生地移居来的。但有多少人是搬来的?他们又是从什么地方搬来的?我们并不知道。


由于数十年的工业污染,威尼托地区生活的男性的 PFAS 暴露水平极高。如此高的暴露程度的潜在影响,与更小且更常见的污染暴露(例如食品塑料包装)之间有怎样的关联?我们并不知道。


这一研究遗漏了关于参与者的详细信息和测量条件的细节。排除具有可能影响研究结果的特征的参与者(例如先天异常者)是常见的做法,但尚不清楚这一研究有没有这么做。对阴茎测量具有影响的变量(例如室温、姿势、阴茎处于伸直状态还是自然下垂)也没有被提及。


“我无法找到任何关于环境污染导致男性阴茎缩小的报告。而现有的数据也并没有表明阴茎尺寸在过去几十年发生了降低,”Moss 总结。


当然,许多对全球不同地区的研究显示出精子数的下降,这确实值得关注。但 Moss 指出:“我们并未完全理解这一明显下降背后的原因。将其简单归咎于环境中的化学物质,实际上忽视了其他重要的因素,例如慢性疾病、饮食习惯和肥胖。而人们可以从这些方面努力,提高生育能力。”


 

论文信息:

Marion Boulicault, Meg Perret, Jonathan Galka, Alex Borsa, Annika Gompers, Meredith Reiches & Sarah Richardson (2021) The future of sperm: a biovariability framework for understanding global sperm count trends, Human Fertility, DOI: 10.1080/14647273.2021.1917778

https://www.tandfonline.com/doi/full/10.1080/14647273.2021.1917778


参考来源:

https://theconversation.com/are-chemicals-shrinking-your-penis-and-depleting-your-sperm-heres-what-the-evidence-really-says-160007

https://www.eurekalert.org/pub_releases/2021-05/hu-swp050721.php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0403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