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生物 • 医学

变异病毒横行:印度的新冠疫情怎么了?

时间: 2021年04月29日 | 作者: Smriti Mallapaty | 来源: Nature Portfolio
虽然印度一些大城市已经有较多人感染过新冠病毒,并理应产生了一定的保护力,但该病毒目前仍在以破纪录的速度传播着。


image.png

图片一位母亲和她的两个孩子正在等待进行核酸检测。(图片来源:AP Photo/Mahesh Kumar A.)


撰文 | Smriti Mallapaty

来源 | Nature Portfolio(ID: nature-portfolio)


疫情在印度的蔓延速度令科学家感到震惊。每日确诊病例数自3月初以来急剧增加:印度政府在4月18日通报了273810例全国新增病例。印度居高不下的病例数还让上周的全球单日新增病例数一度高达854855例,几乎打破了1月份的纪录。


就在几个月前,抗体数据显示德里、金奈等城市的许多人口已经感染过新冠病毒,这让一些研究人员相信印度的疫情高峰已经过去。(参考:全球疫情已触顶?或许尚未可知)


现在,印度的研究人员正在努力寻找这次空前反弹的背后原因,不幸的是,这可能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包括传染性很强的新变异株、不受限制的社交往来增加、疫苗覆盖率低等。找出背后的原因或能帮到尝试遏制或防止类似反弹的全球其他政府。


目前,法国和德国等欧洲国家也出现了超过其国家规模的疫情;巴西和美国等国每天通报约7万例感染。不过,印度当前的单日新增病例有时能打破任何国家的历史纪录,距离美国1月2日30万例的高峰已然不远。



小巫见大巫


自去年9月的单日新增病例冲到10万例后,印度的感染人数一度出现了下降。但到了今年3月份又开始攀升,目前的高峰是之前高峰的两倍以上(见下图)。


image.png

来源:Our World in Data


“第二波疫情让第一波疫情有点小巫见大巫。”孟买P D Hinduja医院与医疗研究中心的肺科学临床研究员Zarir Udwadia说。Udwadia在重症监护室工作的间隙接受了《自然》的采访。他描述了印度医院“噩梦般”的现状——床位和治疗药物都极度紧缺。


阿育王大学病毒学家Shahid Jameel认为这一波疫情的强度令人吃惊。“我预计到了会有新一轮暴发,但我做梦也没想到会这么厉害。”他说。


12月和1月,专门检测新冠病毒抗体(既往感染的一个指标)的研究估计,印度一些大城市的部分地区已有50%以上的人口有过新冠病毒暴露,而这会给他们带来一些免疫力,领导这项研究的印度国家流行病学研究所的流行病学家Manoj Murhekar说。这些研究还显示,印度全国约有2.71亿人已经感染过,约占印度14亿总人口的1/5。


这些数据曾让一些研究人员相信,下一阶段的疫情不会这么严重了,常驻新德里的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流行病学家Manoj Murhekar说。但最新暴发的疫情正迫使他们重新思考。


一个可能的原因是,第一波疫情主要影响的是城市贫民。抗体研究或许无法代表整个人群,可能还会高估其他人群的暴露水平,他说。


这些抗体数据无法反映新冠病毒的不均匀传播,印度基督教医学院的病毒学家Gagandeep Kang表示同意。“新冠病毒可能侵入了之前能自我保护的人群。”她说。这可能包括城市中的富裕人群,他们在第一波疫情中进行了社交隔离,但到第二波疫情时已经开始密切接触。



变异株快速传播?


一些研究人员还认为,从当前疫情的速度和规模来看,这次可能还多了一个新元素:新出现的病毒变异株。


和第一波疫情确诊的以个人居多不同,Udwadia私底下观察到,现在确诊的往往是整个家庭。他将这个现象归咎于传染性更强的变异株。“如果家庭里有一个人感染了,我能保证他的全家人都会感染。”他说。


基因组监测数据显示,最早在英国发现的变异株B.1.1.7已经成为旁遮普邦流行的主要毒株。


去年末,印度也发现了一个值得警惕的新变异株,名为B.1.617。该变异株已经成为马哈拉施特拉邦的主要毒株。B.1.617之所以被注意到,是因为它携带了与传染性更强、能逃逸免疫保护有关的两个突变。这个毒株目前已在20个其他国家被发现。印度的实验室正在尝试培养这个毒株,检测它的复制速度,以及疫苗受种者的血液能否阻断感染,Jameel说。


印度的现状和巴西去年底的情况有点像,他说。当时,巴西玛瑙斯市的新冠疫情再起,正好又碰上了名为P.1的强传染性变异株的流行,这个变异株也许能逃逸之前毒株感染产生的免疫力。


但也有人说,目前的测序数据不足以得出这些结论。“和印度的病例数相比,目前已有的序列数量很少,我们确实需要警惕。”英国格拉斯哥大学病毒学家David Robertson说。



社交、移动、出行


有些人认为,新出现的变异株在印度激增的感染病例中只占一小部分。许多暴发疫情的地区进行了基因组测序,而这些变异株并不是主导,印度CSIR基因组与综合生物学研究所主任Anurag Agrawal说。


印度公共卫生基金会主任、流行病学家Srinath Reddy认为,人们放松戒备是最大的诱因。“疫情反弹出现在一个完全打开的社会,所有人都开始社交、移动、出行。”他说。


自病例数从去年9月的高峰开始下降,“外界出现了一种说法,认为印度已经战胜了新冠。”Laxminarayan说。这几个月里,室内和室外聚满了参加政治集会、宗教庆祝和结婚典礼的人。


全国性的疫苗接种计划甚至也可能推升了病例数——如果这导致了人们放宽了公共卫生防疫措施。“疫苗的到来让所有人都掉以轻心了。” Laxminarayan说。


印度目前注射了超过1.2亿剂疫苗,大部分都是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的印度产版本——名为Covishield。可是,这个数量还不到印度人口的10%,所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印度尤其需要在疫情最重的地方加强疫苗接种,Kang说。


有些人可能在等待打疫苗的时候被感染了,Udwadia说,因为诊所的候诊区往往都是等着看病的人。


参考文献:

1. Murhekar, M. V. et al. Preprint at SSRN https://dx.doi.org/10.2139/ssrn.3797589 (2021).


原文以India’s massive COVID surge puzzles scientists为标题发表在2021年4月21日的《自然》的新闻版块上

© nature

doi:10.1038/d41586-021-01059-y


版权声明:

本文由施普林格·自然上海办公室负责翻译。中文内容仅供参考,一切内容以英文原版为准。欢迎转发至朋友圈,如需转载,请邮件China@nature.com。未经授权的翻译是侵权行为,版权方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 2020 Springer Nature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