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生物 • 医学

生殖健康问题日益严峻,影响因素就在我们身边……

时间: 2021年04月12日 | 作者: Shanna H. Swan | 来源: 环球科学(huanqiukexue.com)
从1960年到2018年,全球的总生育率每年均下降近1%。


image.png

图片来源:Pixabay


撰文 | Shanna H. Swan

翻译 | 魏书豪

审校 | 郭晓


在西方国家,男性的生殖问题正在以每年1%的速度增长。这“1%的情况”包括精子数量和睾丸激素水平下降的比率,以及睾丸癌发生、勃起功能障碍的上升率。在女性方面也存在相似情况,美国每年的流产率和代孕率也在以约1%的速率增长。与此同时,从1960年到2018年,全球的总生育率每年均下降近1%。


当人们听到这个信息,通常会本能地不屑一顾,认为每年1%的变化量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这确实是个大问题!每过10年就会累加10%,而50年后,就会50%以上的变化量。Shanna在2017年一期《人类生殖学快讯》(Human Reproduction Update)的杂志上发布的元分析数据显示,男性精子数量在短短40年内下降了50%。这个数据让人很难再否认或忽视这件事情。


那么,接下来我们想知道:在这个问题上,令人恼怒的是什么?生殖健康问题以每年1%的速度增长,甚至比全球变暖的速度还快,而人们正在积极地应对全球气候变暖问题,对生殖健康问题却没有这样的态度。为了正确看待1%变化的影响,请考虑一下: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数据,在2000年到2016年间,被诊断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的儿童人数每年增加1.1%,人们也对此感到非常的不安。


但是,人们为什么对男性女性的生殖问题没有相同的困扰?或许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这些令人担忧的变化正在发生,以及它们正在以相同的速度发生。但每个人都应该担忧,毕竟这些生殖问题的变化过于同步,因此不可能只是巧合。


事实上,这些生殖健康问题是相互关联的,且很大程度上由一个共同因素导致的:在全世界都存在的、影响激素的化学物质(也称作内分泌干扰物质或EDCs)。这些影响激素分泌的化学物质包括邻苯二甲酸盐,双酚A和阻燃剂等,它们在现代生活中已经无处不在。这些物质存在于矿泉水瓶、食品包装、电子设备、个人护理产品、清洁用品及许多其他我们常用的物品当中。1950年后,当这些产品开始被大量生产时,男性的精子数量和生育能力也开始下滑。


如果女性在怀孕期间暴露于这些化学物质中,那么问题将会更严重,因为在怀孕期间发生的事情并不会只停留于怀孕期间。相反,一个孕妇呼吸的空气、喝的水、吃的食物和涂在皮肤上的产品中,可能存在这些有毒化学物质,而它们会进入她和胎儿的身体中,并影响胎儿的生殖发育。在怀孕早期的生殖发育窗口期,这个化合物的影响会更加明显,对于男婴尤其如此。


例如,如果一位女性在怀孕前三个月暴露在抑制雄性激素活性的化学物质中,可能会多方面影响男性胎儿的生殖发育。这会导致肛门到生殖器的距离(anogenital distance,AGD)缩短。这一点很重要,因为研究表明AGD越短,阴茎就越小,那么成年后的精子数量也越少。另外,男性激素系统的发育在产前中断,会导致睾酮水平偏低,增加男婴出生后患隐睾症或特定类型阴茎畸形(如尿道下裂)的风险。如果一个男孩出生时存在这些生殖器缺陷,那他成年后的精子数量会降低,而患睾丸癌的风险就会增加。


这一系列关乎男性和女性生殖健康的问题,会给世界人口带来了巨大的挑战。这个挑战和生育问题、出生率下降明显相关。但是,内分泌干扰也是自身免疫疾病发病率上升和肥胖代谢综合征日益流行的罪魁祸首。一些生殖健康问题甚至与过早死的风险增加有关。


委婉地说,以上这些问题比人们通常关注的“1%”要重要的多,这意味着我们需要转移我们的集体注意力,并优先使用那些不干扰人体激素且不会长期滞留在自然环境中的化学物质,来替代日常生活中干扰人体激素的化学物质。


同样,现在也是时候去建立一套更好的检测标准和规范化行为,保证只有安全的产品才能进入市场和我们的身体中。换句话说,我们需要停止利用彼此和我们未出生的孩子作为EDC的“小白鼠”,人类的健康和未来将取决于此。


原文链接:

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reproductive-problems-in-both-men-and-women-are-rising-at-an-alarming-r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