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生物 • 医学

裸鼹鼠:没想到吧,我还会说方言

时间: 2021年02月08日 | 作者: Admin | 来源: ​原理
研究发现裸鼹鼠最常见的发声方式——柔声哼唧,用来在群体成员之间传递信息,而且不同群体还创造出各自的方言。

image.png


 (领研网导读 阿金)裸鼹鼠属于动物王国中最擅长合作的群居动物。本研究发现裸鼹鼠最常见的发声方式——柔声哼唧,用来在群体成员之间传递信息,而且不同群体还创造出各自的方言。裸鼹鼠个体优先响应家族群的方言哼唧声,而在出生后不久就在其他群成长的裸鼹鼠会习得该群所使用的方言。失去女王导致方言凝聚力下降,新女王崛起后又重现方言的现象表明方言的完整性部分地受女王掌控。

 

今天的故事,又与这位位列“神奇动物之最”名单中的裸鼹鼠(Heterocephalus glaber)有关。不过这一次,我们要谈论的不是出现在它们身上的种种医学奇迹,而是它们的一项特殊技能——科学家发现,这些小小的啮齿类动物居然会!说!方!言!这项有趣的研究发表在了最新的《科学》杂志,并登上了杂志封面。


裸鼹鼠是一种群居动物,并且它们是动物王国中合作性最强的群体之一。一个裸鼹鼠群体中生活着许多工鼠,以及一只负责繁殖的鼠后,它们有着清晰的分工,合作融洽。每个个体都知道自己的级别和必须完成的任务,并且通常都能很好地将任务完成。


image.png

在数百万年的时间里,光秃秃的裸鼹鼠抛弃了一切需要耗能的非生存所必需的功能或器官,比如它们的皮毛,使它们成为了有着惊人能力的神奇动物。| 图片来源:Felix Petermann / MDC


但是在已经形成的裸鼹鼠群体中,来自其他群体的“外来”裸鼹鼠是不受欢迎的。可以说,裸鼹鼠是种极端排外的小动物。有研究人员猜测这可能与它们在东非栖息地的干燥平原上,存在长期的食物短缺问题有关。


裸鼹鼠的群居行为有着许多有趣的现象。一直以来,科学家并不了解这些小家伙们是如何维持这种高度有序的社会结构的。在一项新研究中,已经对裸鼹鼠进行了约20年研究的神经科学教授Gary Lewin注意到,裸鼹鼠非常“健谈”,如果站在它们的“家”门口仔细听,就能听见它们总是轻声地发出叽叽喳喳,或咕噜咕噜的声音。这不禁让Lewin想知道:它们的声音是否具有社会功能?


为了分析裸鼹鼠的语言,Lewin的研究小组在两年的时间里,记录了来自7个裸鼹鼠群体中的166只个体发出的36,190个啁啾声(柔和的唧唧声)。参与了这项研究的数学家Grigorii Veviurko设计了一种计算机程序,用它来分析每个个体发声时的声学特性。从而使得研究人员得以对8种与声音有关的因素,比如声谱图中的高度或不对称程度等,进行收集和比较。


在仔细地分析了裸鼹鼠互相问候时发出的唧唧声后,研究人员发现,在每个群体内,裸鼹鼠都会通过发出声音,特别是常见的“啁啾”声,来向其他群体成员传递信息,并由此建立一套独特的群体性“方言”,这种方言因群体而异,每个群体的方言都不一样。


研究人员可以借助计算机程序来分辨每只裸鼹鼠的声音,并检测同一个群体的裸鼹鼠发出的声音的相似性。但是,裸鼹鼠自己能意识到这一点吗?它们能否通过声音来识别彼此?能否通过方言将“自己人”与“外来者”区别开来?


为了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论文的第一作者Alison Barker设计并进行了几个实验。


在第一个实验中,她反复将一只裸鼹鼠放入两个通过管道连接的房间里:在一个房间中,裸鼹鼠能听到其他裸鼹鼠发出的哼唧声;但在另一个房间里就完全无法听到。实验表明,裸鼹鼠总是立即奔向那间能够听到哼唧声的房间。如果听到的声音是来自与被测试裸鼹鼠相同的群体的个体,那么被测试的裸鼹鼠会立即发出声音进行回应;但如果听到的声音是来自其他群体的个体,被测试的裸鼹鼠就会保持沉默。


因此,研究人员得出推断,裸鼹鼠能够识别它们自己的方言,并会有选择性地对此作出反应。在一个裸鼹鼠群体内发展出的方言,可以增强群体内的裸鼹鼠之间的凝聚力和归属感。


为了进一步确保被测试裸鼹鼠的确是对方言做出的反应,而不是因为其他因素,比如是对它们所熟悉的某个裸鼹鼠个体的声音作出的反应,研究人员在实验中加入了人工声音。这些人工声音具有每种方言的特征,但又不像任何一个特定个体。结果发现,裸鼹鼠仍然会对计算机发出的哼唧声作出回应,并且即使在能听到熟悉的方言那间房间里有“外来者”的气味,这个实验也仍然奏效。表明裸鼹鼠的确是对方言做出的反应,而不是对气味。


那么,这种群体上的差异是由什么决定的?


在进一步实验中,研究人员将3只失去父母的裸鼹鼠幼崽放在另一个裸鼹鼠群体中,让它们在“外来”群体中成长。六个月后,计算机程序的分析结果显示,寄养的幼崽已经学会了新群体的方言。这表明,这种表现在群体上的方言差异是文化性的,而非基因性的。


并且,研究人员还偶然地发现了另一个有趣的事实,那就是群体性的方言与鼠后有关。在研究过程中,有一个裸鼹鼠群体在短时间内相继失去了两只鼠后,在随后的“无主”状态下,群体中的其他裸鼹鼠的叫声的变化开始比通常情况下更明显,由方言所产生的凝聚力大大降低。直到几个月后,当另一个地位崇高的雌性成为新鼠后时,方言的凝聚力才得以恢复。


这表明一只裸鼹鼠鼠后不仅负责着群体中的繁殖任务,它还需要在控制和维持方言的完整性方面起着决定性作用。当鼠后更替,方言也会随之发生变化。


一直以来,语言的多样性都是人类所拥有的一个非常特别的属性。不同国家的人说着不同的语言;即便是相同国家的不同地区、不同城市的人,都可能说着不同的方言。我们常常能够通过一个人的语言、方言,来识别对方来自何方。然而,新的研究提醒着我们,人类并非是唯一可以通过语言的多样性来加以区分的物种。


image.png

这种“健谈”的动物,或许能为人类的文化进化提供重要洞见。| 图片来源::Felix Petermann / MDC


正如Lewin所说:“人类和裸鼹鼠之间的共同点似乎比之前认为的要多。裸鼹鼠的语言文化早在人类存在之前就已经形成了。我们的下一步,是要找出在这种动物大脑中支持这种现象的机制,因为这可以为了解人类文化是如何进化的提供重要洞见。”


#创作团队:

文字:糖兽

图片:雯雯子 & 岳岳子

#参考来源:

https://www.mdc-berlin.de/news/press/naked-mole-rats-speak-dialect

https://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71/6528/503

https://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71/6528/461

#图片来源:

封面图:Colin Lewin

插图:Felix Petermann / MD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