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生物 • 医学

浙大北航批量学术造假?

时间: 2020年04月29日 | 作者: EVEE | 来源: 生物学霸
2020年4月,施普林格出版集团旗下期刊 Multimedia Tools and Applications 批量撤稿 30 余篇文章,其中大部分文章的作者都来自中国


未标题-1.jpg

图片来源:pixabay.com


一本特刊,30 余篇文章,诸多单位,都伪造了同行评议。


点击链接查看完整撤稿名单


image.png

图片来源:Multimedia Tools and Applications


这次撤稿涉及的单位甚广,包含浙江大学、中国计量大学、南京理工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华中师范大学、合肥工业大学等数十家高校及公司。据悉,本次撤稿的文章大都来自特刊 Multi-source Weak Data Management using Big Data,系期刊组织的特刊征稿(Special issue)。


图片来源:Multimedia Tools and Applications


撤稿原因则包括操纵作者身份、涉嫌伪造评审专家以及图片造假等诸多原因,其中,“伪造同行评议”几乎存在于每篇撤稿中。


图片来源:Multimedia Tools and Applications


防不胜防的同行评议伪造


同行评议想必大家都不陌生,对于期刊投稿来说,同行评议指的是作者投稿以后,由刊物主编或纳稿编辑邀请具有专业知识或造诣的学者,评议论文的学术和文字质量,提出意见和判定,主编按评议的结果决定是否适合在本刊发表的流程。


但是,由于同行评审进入电子时代,不少期刊的审查制度还存在漏洞,一些科研人员就钻起了空子,自写自审。


著名科研打假网站 RetractionWatch 中列出的撤稿原因中,伪造同行评议便榜上有名,指的是“故意不按照期刊指南或道德标准进行同行评审的行为”。


图片来源:Retraction Watch


那么伪造同行评议又是怎么操作的呢?一般而言,在进行同行评议时,期刊会允许作者在论文提交系统中提供一些领域内的专家进行评审,这就给一些心术不正的研究人员制造了造假的机会,提供一些伪造的邮箱来自写自审。


Nature 在 2014 年便在一篇报道中对伪造同行评议的行为进行了披露。


图片来源:Nature


多家学术出版巨头旗下的期刊都曾发现这种学术不端行为,波及范围之广可见一斑。


批量造假背后是否存在“操盘手”?


2014 年,一起伪造同行评议的事件引起了轩然大波。中国台湾研究人员陈震远通过 130 个虚假电子邮箱账号伪造了虚假的同行评议和引用圈,达到了自己写文章推荐给自己审稿的目的。


对此,出版商 SAGE 宣布撤回陈震远的 60 篇学术论文,陈震远、时任《振动与控制期刊》主编的阿里・内法赫与时任中国台湾地区教育部门负责人蒋伟宁都引咎辞职。


不同于陈震远的单打独斗式造假,回顾本次撤稿事件,一本特刊、诸多作者、众多单位、30 余篇论文,都因伪造同行评议而被撤稿,似乎并不是一起随机事件,背后或许有第三方机构参与造假。


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 2017 年国内的另一场学术大地震。当时施普林格出版集团旗下期刊《肿瘤生物学》(Tumor Biology)宣布一次性撤回 107 篇发表于 2012 年至 2016 年的来自中国的医学论文,撤稿原因是论文作者通过“第三方”中介投稿,伪造虚假同行评审。


图片来源:Tumor Biology


随后,科技部、教育部、卫计委、自然科学基金委和中国科协,就《肿瘤生物学》撤销中国学者 107 篇论文一事作出回应,认为作者和“第三方”中介确实存在不可推卸的责任,并针对此次撤稿事件中参与造假的第三方中介机构,启动网上网下清理工作,打击论文造假的灰色产业链。


本次批量撤稿事件与 2017 年《肿瘤生物学》的撤稿存在许多相似之处,或许又是一起“第三方”中介造成的学术丑闻。


论文“第三方”中介为何屡禁不休


在淘宝这类电商平台,也能搜到不少“第三方论文代发”的“服务”。买版面、买数据这些对第三方来说都不是问题,甚至连“课题整体外包一站式解决”这种一条龙服务都能搞定。


不得不说,论文中介这一学术道德的灰色地带早已形成产业,并在近年来中国论文屡次遭国际期刊撤稿的事件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甚至连电视剧中都对论文代发进行了披露。


图片来源:人民的名义


针对这种现象,中国科协、教育部一直在努力进行治理。


早在 2015 年,中国科协、教育部等和自然科学基金会就联合印发了《发表学术论文“五不准”》,包括不准由“第三方”代写论文,不准由“第三方”代投论文,不准由“第三方”对论文内容进行修改,不准提供虚假同行评审人信息,不准违反论文署名规范。


图片来源:中国科协


2016 年初,国务院下发了《关于优化学术环境的指导意见》,明文叫停“利用中介机构或其他第三方代写或变相代写论文,或通过金钱交易在国内外刊物上发表论文”。


图片来源:中国政府网


2016 年底,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向社会曝光了一个“第三方”机构——上海丰核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图片来源:中国政府网


2017 年,中国科协要求科技工作者严于律己严格执行《自律规范》。


图片来源:中国科协


尽管如此,“第三方”机构却依旧屡禁不绝,毕竟这些“第三方”机构所从事的行为虽然违背了学术道德,但却不构成刑事犯罪,各种《规定》、《意见》不断出台也只是限制了圈内人,仅仅只针对学术界,对于论文中介机构并无约束力。


在座的诸位,你们是否听过或者接触过这类“第三方”机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