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生物 • 医学

这些感冒药或致肝癌:Scie-nce子刊揭示马兜铃酸阴暗面

时间: 2017年10月27日 | 作者: admin | 来源: 环球科学
研究人员发现,马兜铃酸很可能是中国人罹患肝癌的重要诱因。

图片5.png 

铁线莲状马兜铃,就是这种植物的种子混入小麦,导致巴尔干肾炎

 

人类首次意识到马兜铃酸对人体的危害,要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1991年,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一家诊所内,短时间内出现了多位急性肾衰竭女性患者。这一罕见的现象引起医务人员注意,他们意识到,这些患者都服用过一种用于减肥的药剂,而这家诊所在药剂中添加了一种马兜铃属的草药——广防己。两年后,比利时科学家Vanhaelen从中提取出了导致肾衰竭的致命物质——马兜铃酸。

 

在该事件真相大白后不久,人们意识到,半个世纪前出现在巴尔干半岛的一种怪病也有着同样的幕后黑手。从上世纪20年代起,巴尔干半岛陆续有人感染一种间质性肾炎。据统计,至少2万多居民先后患上这种“巴尔干肾炎”。90年代的研究发现,虽然当地人没有直接服用含马兜铃酸的植物,但他们在收割小麦时,很可能将一种马兜铃属的植物种子混入,这种低剂量的长期暴露最终导致了疾病的暴发。

上世纪末,国内的“关木通事件”同样引人关注。截至2003年,至少10万人因为服用龙胆泻肝丸而患上肾病。随着一系列马兜铃酸致病案例的显现,科学家也开始对这类物质投以关注。

 

马兜铃酸致癌机制

 

马兜铃酸是一种常见于马兜铃科植物的代谢产物。由于马兜铃酸具有抗炎症的作用,它常常被应用于医学治疗中。1982年,德国科学家首次在小鼠中发现,马兜铃酸存在强致癌性。而在马兜铃酸对人体的危害逐渐显现后,各国科学家对这种物质的研究也不断深入。除了引发肾脏疾病外,人们发现,马兜铃酸与肾癌、尿路上皮癌、膀胱癌等泌尿系统癌症也存在关联。

 

最近几年,马兜铃酸致癌的机理逐渐浮出水面。马兜铃酸通过消化系统进入血液,代谢产生一种名为dA-AAI的DNA加合物。所谓DNA加合物,是致癌化合物与DNA结合形成的共价复合物,它会导致DNA的复制过程出错,从而引发突变。而dA-AAI会通过一种特定的方式诱发病变:TP53是人体中一类重要的肿瘤抑制基因,而dA-AAI能够让TP53中的A:T碱基对转变成T:A。更可怕的是,这种结合在人体中十分稳定。在比利时的肾衰竭案件中,事发20年后,依然能从患者体内检测出dA-AAI。

 

鉴于这些马兜铃酸危害人体健康的“实锤”,本世纪初,含马兜铃酸的药物逐渐被各国列入黑名单。2000年,WHO发出马兜铃酸草药致肾病警告,英、美、日等多个国家也均在本世纪初发布马兜铃酸禁止令。2002年,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将马兜铃酸列为一级致癌物。

 

与此同时,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总局也采取了一定的行动,取消关木通、广防己和青木香的药物标准。但是,更多的含马兜铃酸的药材只是被列入处方药名单,而始终没有被禁止使用。由此导致的后果是,以下这些可能出现在你药箱里的药品,都有可能对你造成慢性损伤(包括但不限于以下药品):

 

京制咳咳疼喘丸、青果止咳丸、九味牛黄丸、止嗽化痰丸、消咳平喘口服液、润肺化痰丸(鸡鸣丸)、清肺止咳丸、复方蛇胆川贝散、甘露灵丸、肝畅胶囊、肺安片、风湿塞隆胶囊、保胃胶囊、朱砂莲胶囊、金朱止泻片、和胃降逆胶囊、香藤胶囊、丁细牙痛胶囊、万应宝珍膏、万灵片、东方活血膏、中风再造丸、丹参益心胶囊、乌梅丸、九味羌活丸、伤湿镇痛膏、复方拳参片、复方风湿药酒、杜仲壮骨丸、祛风除湿药酒等等。

 

另外,鱼腥草含有马兜铃酸内酰胺,同样具有致癌与致肾衰的风险。

 

不仅是肾脏损伤

 

马兜铃酸及其衍生物对人体肾脏的损伤已经得到广泛证实,而近期的研究指出了它们对人体的危害可能不限于此。在上周发表于《科学-转化医学》期刊的一项研究中,来自台湾和新加坡的研究人员提出,马兜铃酸可能是大量中国肝癌患者的致癌因素。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对1400多例肝癌患者的样本分别进行了全外显子测序,这些样本的提供者来自台湾、中国大陆、东南亚、日韩及欧美地区。上文提到,马兜铃酸的代谢产物dA-AAI会让人体基因中的A:T碱基对转变成T:A。这种特有的性质,也让这种基因突变成为检测马兜铃酸影响的“突变指纹”。

 

检测结果展现出显著的地域性差异:在98例台湾肝癌患者中,有78%检测出了马兜铃酸诱发基因突变的特征;而89例中国大陆的患者标本中,则有47%被检测出这一特征。东南亚患者中马兜铃酸特征的出现也较为频繁,相比之下,在日本及欧美地区的患者中,这一数字明显更低,通常不到5%。其中,来自美国梅奥医学中心(Mayo Clinic)的数据比较特殊:在89份数据中,有21%出现了马兜铃酸诱发基因突变的特征。研究人员猜测,这可能是因为部分患者曾在亚洲进行过治疗。

图片6.png 

图中红色与黑色的比例,代表各地与马兜铃酸有关的肝癌比例。图片来源:研究论文

 

对于中国(包括大陆及台湾)肝癌患者与马兜铃酸之间的高关联度,研究人员并没有感到很意外。中国大陆一直没有禁止使用含马兜铃酸的药物,而在台湾地区,虽然2003年台卫生主管部门决定全面禁用广防己、青木香、关木通、马兜铃及天仙藤五种含马兜铃酸中药材及其制剂,但当地人仍在不断通过各种途径购买这类药物。此外,禁令颁布后,很可能需要一定的缓冲期才能显现出效果——美国限制烟草后男性的肺癌发生率也体现出这一特点。

 

当然,需要指出的是,这项研究仍存在一定的缺陷。这项研究通过检测样本中由A:T到T:A的转变来推测该患者患病是否与马兜铃酸有关,但马兜铃酸是否是这种突变的唯一引发因素,目前仍不能肯定。作者在文中表示:“我们无法完全排除的一种可能性是,除了马兜铃酸及其衍生物以外,其他物质也会产生这种特征性的基因突变。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找到过这样的物质。此外,很多其他研究组也在肾癌、尿路上皮癌、膀胱癌等癌症中独立检测到与我们一致的特征性突变。”此外,该研究的样本量也较为有限,而马兜铃酸导致肝癌的生物学机制也需要进一步的探究。

 

尽管关于马兜铃酸诱发肝癌的观点有待更多研究证实,但这项研究为我们指出,长久以来,我们对马兜铃酸危害性的认识仍过于局限。在论文中,作者给出了他们的建议:“服用、甚至可能服用过马兜铃酸的人,都要加强相关癌症及肾脏疾病的筛查。”在关木通事件之后,中成药中的马兜铃酸含量通常不足以引发急性的病症,因此它们常常成为被我们忽视的隐藏杀手:无论剂量高低,它们始终在对肾脏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更不用说随时可能引爆的致癌风险。

 

在文章开头的比利时肾衰竭案件中,100多人因为减肥药中的马兜铃酸患上肾衰竭,其中近一半患者不得不接受肾移植。这起20多年前的案件已经向我们发出了警示,但直至今日,我们似乎仍未能够吸取足够的教训。

 

参考链接:

1 Alvin et al., Aristolochic acids and their derivatives are widely implicated in liver cances in Taiwan and throughout Asia, 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 2017

2 Schmeiser, Heinz H., et al. "Exceptionally long‐term persistence of DNA adducts formed by carcinogenic aristolochic acid I in renal tissue from patients with aristolochic acid nephropathy."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ancer 135.2 (2014): 502-507.

3 Arlt, Volker M., Marie Stiborova, and Heinz H. Schmeiser. "Aristolochic acid as a probable human cancer hazard in herbal remedies: a review." Mutagenesis 17.4 (2002): 265-277.

4 维基百科:Aristolochic acid、Balkan endemic nephropathy

5 药智数据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