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考古 • 进化

如果人类寿命有100万年……

时间: 2020年08月21日 | 作者: Abraham Loeb | 来源: 环球科学(huanqiukexue.com)
如果人类的寿命可以长达100万年,会发生什么?尽管这在生理上不现实,但在此基础上的思考也将带给我们启示:届时,那些长寿的人们将面临哪些生存危机,又将如何解决?


未标题-1.jpg

图片来源:pixabay


撰文 | 亚伯拉罕·洛布(Abraham Loeb)

翻译 | 石云雷

编辑 | 吴非


最近,科学家在海底被掩埋了超过1亿年的沉积物中,发现了微生物的存在,而且它们仍然存活着。如果我们人类能活到100万年,会发生什么改变呢?有两个想法突然涌入了我的大脑。首先,学术界的任职期限必须有一定的时间限制。其次,一个生日蛋糕上根本插不了100万根蜡烛。或许蛋糕上插的蜡烛数可以为年龄的对数,例如当我们活到1000岁的时候,只插上3根蜡烛。


过去的几代人曾经说过,虽然我们无法推迟自然死亡的到来,但我们可以改变生活方式。他们也相信“阳光下再无新鲜事”。但是以现在的观点来看,这些观点均不正确。随着生命科学和技术发展,我们可以设想在未来,大多数疾病将能被治愈,而人类的寿命也会极大地延长。


如果这些设想成为现实,人类的目标会如何改变,这些变化会如何影响我们的生活呢?考虑到此前寿命的限制让我们难以开展一些长期计划,寿命延长后,我们或许能完成更宏大的任务。我们可以更加关心地球的生存环境和人际间的合作,因为污染与敌视会带来长期危害。更丰富的人生经历将会使我们更加睿智和谨慎,因为我们将面对更多的风险。将年轻人送往战场或发动战争将变得毫无意义。


不过,即使我们有了这些精心设计的策略,但也无法保证人类一定能生存下来。例如,对于那些体型庞大的恐龙,它们较小的大脑体积让它们不足以聪明到改变那颗小行星的轨道,从而偏离地球。意外是难以避免的,因此医疗中心将不停地治疗那些在常规事故遭受非致命伤的患者。


如果人类的生育期随着寿命同比例增长,这将给地球带来人口过度增长的风险。考虑到当今的个体生育率,百万岁的人口数量将会达到上百万亿。因此,届时将有必要出台一项公共措施,将生育率限制在一个合理的水平。另一种解决方案是将一部分人类送入太空,以平衡地球的人口出生率,这样能将地球的人口数量维持在一个合适的范围内,从而确保食物和能量供给。


一个好消息是,由于人类的寿命能持续100万年,利用现在的化学能源火箭,太空飞船能将人类运输到离地球最近的恒星。如果太空飞船能以“新视野”号探测器的速度前进,人类花费大约10万年的时间就能到达半人马座α星周围的宜居星球,如果以人类现在的寿命来类比,这样一段旅程就相当于耗费了10年的时间,但只能从地球到达冥王星。当然,在这一段漫长的旅程中,太空飞船将为乘客提供持久的生态系统和舒适的居住环境。而为了到达旅程的目标,飞船中的乘客需要保持平稳的心态,不能失去信念。就像一位捕鱼人在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补到鱼时,怀疑“捕鱼的真正的目的是否就是为了抓到鱼。”


image.png

半人马座α星(图片来源:wikipedia)


但在100万年后,离地球最近的恒星或许将不再是半人马座α星,所以我们还必须考虑其他的移居目标。实际上,随着恒星移出或进入太阳周围的区域,我们看到的夜空将发生改变。在此期间,银河系将出现数万个明亮的超新星和其他暂现的恒星,它们如同烟花将点亮夜晚的太空。而与这些事件的空间距离越近,地球上的生物圈也将遭受更大的威胁。


在数年的时间尺度上,我们的科技水平就能以指数级增长。因此可以想象,在100万年后,地球将与现在完全相同。经过如此长的时间,一个拥有成熟科技文明的星球将会发展成什么样?它能在科技释放的破坏力中存活吗?解答这个问题的一个方法是,寻找外星文明的科技迹象,观察它们是已毁灭还是依旧存活。不可避免的是,各种形式的生命最终都会消失。宇宙会随着膨胀而冷却,而所有恒星将会在距今10万亿年之内死亡。在遥远的将来,所有事物将会进入冰冻状态,没有能量能用来维持生命活动。


不过,更短尺度上的未来不至于如此荒凉。人类寿命延长最直接的好处是,心爱的人能够存活更长的时间。虽然终点无法避免,但正如希腊哲学家伊比鸠鲁在《致美诺西斯的信》中提到的,我们不应该畏惧死亡,因为我们从不曾遇到它,“我们存在时,死亡不会来;而死亡降临时,我们已不在。”


上述100万年的时间跨度只是一个随机选择,大致等同于从人类的祖先直立人(Homo erectus)出现在非洲到现在的时间。而相比于宇宙、太阳和地球的年龄,这段时间也是相当短暂的。原则上,我们还能设想一个能存活10亿年的生命,在这段时间内,太空中的恒星能像灯泡一样,点亮后又熄灭。而以这样长时间的视角作为背景,我们现在对于世界的担忧,就像是在接生时只看到了新生儿的头部一样,还十分浅显。


本文作者:

洛布是哈佛大学天文学院的前任院长,哈佛大学黑洞计划的创办负责人,以及哈佛-史密森天体物理中心理论与计算研究所的主任。他主要研究领域是黑洞、宇宙的未来及外星生命等。


原文链接:

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what-if-we-could-live-for-a-million-ye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