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观点 > 专栏 > [怀疑论者]Skeptical person
  • [怀疑论者]Skeptical person

暴怒回路

时间: 2016年11月08日 | 来源: 环球科学

专栏作者简介

迈克尔·舍默(Michael Shermer)是《怀疑论者》杂志的出版人。他的最新著作是《有信仰的大脑》(The Believing Brain)。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michaelshermer。

撰文 迈克尔·舍默(Michael Shermer)  翻译 红猪

图片6.png

 

    最近,美国警察使用武力袭击少数族裔公民的事件层出不穷,很多人开始寻找这些事件背后的原因。大多数人认为,这是种族歧视在作祟。这样的说法是可以理解的,特别是在司法部调查18岁少年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被枪击身亡时,在弗格森警局的电邮中还发现了种族歧视的言论。

    在美国,虽然少数地区、少数警察的脑子里还装着种族偏见(情况比50年前已经好了许多),但大多数时候白人警察和少数族裔的交流还算正常,即使在数千起的警察遇袭案件中,也未造成警察死亡(据统计,2013年就有49 851起警察遇袭案件)。这说明偏见并不是警察开枪的原因,那么,到底是什么使警察(或平民)施暴呢?

    答案或许可以在大脑中找到。在人的大脑中,有一张神经网络,串联着三个结构,形成了神经科学家雅克 · 潘克塞普(Jaak Panksepp)口中的“暴怒回路”(rage circuit)。这三个结构是:中脑导水管周围灰质(负责协调输入的刺激和输出的动作反应);下丘脑(负责调节与动机、情绪有关的肾上腺素和睾丸酮的分泌);杏仁核(与自主情绪反应有关,尤其是恐惧反应,它会在见到愤怒的表情时活跃起来。如果杏仁核受损,当事人很难揣度他人的情绪)。潘克塞普曾对一只猫的“暴怒回路”施加电刺激,这只猫立马伸出它的爪子扑了过来。如果对人类施加类似的刺激,对方同样也会表现得怒不可遏。  

    “暴怒回路”周围的大脑皮层能调节该回路的功能,其中眼窝前额叶皮层的作用尤为重要。对于特定的刺激,我们会做出何种反应(冲冠一怒还是忍气吞声),都在这个部分决定。1998年,精神病学家多萝西·奥特诺·刘易斯(Dorothy Otnow Lewis)在著作《疯狂犯下的罪》(Guilty by Reason of Insanity)中写道,用手术将一只猫的皮层从较低的脑区上切除后,猫会对轻度的骚扰还以凶猛的回击。有一名杀手和猫类似,此人名不副实,叫做“幸运”(Lucky)。在他的大脑中,连接大脑皮层和其他脑区的部分受到了损伤,后来他非常野蛮地刺杀了一名店员。刘易斯猜测,他脑部的损伤导致了暴行。

    一般,健康的大脑皮层总会抑制情绪冲动。不过在一些特定情况下,也需要激起强烈的情绪才行,比如在受到威胁、预感自己可能受伤或死亡时,让“暴怒回路”压倒大脑皮层就是更合理的做法。2005年,演化心理学家戴维·M·巴斯(David M. Buss)在他的著作《隔壁的杀人犯》(The Murder Next Door)中描述了一位名叫苏珊的妇女,她的丈夫吸食可卡因,长期虐待她。一天,他的丈夫举着一把猎刀,嘴里还喊着“去死吧,贱人!”苏珊直接用膝盖钝击他的胯下,顺手夺下了刀子。接下来的一切,被社会学家兰道尔·科林斯(Randall Collins)称之为“进攻性恐慌”(forward panic)……瞬间迸发的暴力,类似于南京大屠杀和美莱村屠杀,以及洛杉矶警察殴打罗德尼·金(Rodney King)事件。在法庭上,苏珊交代说:“我刺了他的脑袋、脖子、胸腔和肚子,”连刺了丈夫193刀。她说自己平时受尽虐待,实在克制不住复仇的欲望。这种激动的情绪是演化的结果,是对外部威胁的一种适应,尤其是时间紧迫,人们又来不及计较后果时,这股激情就会特别强烈。恐惧会使人退却、远离风险;愤怒则使人出击、保护自己免受捕猎或是欺凌(美莱村屠杀,指美军在1968年3月16日屠杀越南美莱村的平民;罗德尼·金事件,指1992年黑人青年罗德尼·金被白人警察殴打事件,后引起洛杉矶骚乱)。 

    对警察杀人的动机可以作一个善意的解释,那就是嫌犯的某些行为(比如逃跑、拒捕、或伸手到巡逻车里夺枪)可能激活了他们的“暴怒回路”,完全压倒了皮层的自控反应。如果当事警察在培训和训练中养成了提防危险的习惯,同时种族脸谱化(racial profiling)又会使他们对某类公民的行为有负面印象,那么他们的“暴怒回路”就特别容易被激发。

    因此,在未来,警察训练中应该添加一个项目:将警察置于危险之中,然后教导他们如何使用技巧缓和局势。在2011年出版的《意志力》(willpower)一书中,作者罗伊 · F · 鲍迈斯特(Roy F. Baumeister)和约翰·蒂尔尼(John Tierney)就描述了抑制暴怒的方法,可供参考。

    其实,公众也要记住一点:警察是我们的保护者,他们的工作是解除威胁,保护大家平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