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观点 > 专栏 > [反重力思考]Anti gravity thinking
  • [反重力思考]Anti gravity thinking

美国官员的疫苗闹剧

时间: 2016年10月14日 | 来源: 环球科学(huanqiukexue.com)

专栏作者简介

史蒂夫·米尔斯基(Steve Mirsky)是从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还是358ppm时就一直在写反重力思考专栏。他还是《科学美国人》的播客Science Talk的主持人。

撰文 史蒂夫·米尔斯基(Steve Mirsky) 翻译 红猪

图片3.png

 

    当我在2月初写下这些文字时,美国正在爆发麻疹(measles),究其原因,是有些父母故意不给自己的孩子接种疫苗。与此同时,某些有望参选美国总统的人却在新闻里高调鼓吹疫苗接种的选择权,认为家长可以自行决定是否给孩子接种。我本来不想评论此事,因为从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共和党,肯塔基州)、州长克里斯·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共和党,新泽西州)和众议员肖恩·迪菲(Sean Dufy,共和党,威斯康星州)嘴里说出来的蠢话,实在令我懒得搭理。

    但接下来,参议员汤姆·蒂利什(Thom Tillis,共和党,北卡罗来纳州)又在一个攸关公众安全的议题上做起了文章——他认为,政府大可不必强制饭店工作人员在大便后洗手。

    这下,我忍不住要出来说两句了。

    在美国两党政策中心(Bipartisan Policy Center)的一席谈话中,蒂利什对美国政府套在商人头上的枷锁表达了悲哀之情。作为例证,他举出了强制饭店工作人员洗手的沉重负担。“如果星巴克(Starbucks)公司对这一政策不予遵守,我是毫无意见的,”他说,“只要他们在店里竖块牌子、写明他们不要求员工在上完厕所之后洗手就行了。可以让市场来决定结果嘛。”我希望在市场决定结果之前,他不会因感染大肠杆菌而死。 

    既然已经开口,我就干脆再多说几句吧。

    前面提到的迪菲众议员在微软全国广播电视(MSNBC)的节目上说到了强制接种疫苗的问题:“我知道何种道德观和价值观适合我的孩子。我认为国家不能强行告诉我们该做什么……我给我的孩子接种了大多数疫苗,不过也有一些疫苗,我认为它们并不符合我的价值观。”听他一再提到“价值观”,我不由怀疑他是不想让自己的孩子接种人乳头状瘤病毒疫苗,预防相关癌症,因为这种病毒是经由性行为传播的。

    克里斯蒂州长在不久前访问了英国,并发表了如下讲话:“我们给自己的孩子接种了疫苗,是的,这已经充分显示了我的态度。要知道,身为父母的观点,要比身为公职人员的观点重要得多。因此我们选择接种。但是我也明白,家长应该有一些选择的权利。如何达到平衡,必须由政府决定。”对于他的这则声明,我实在是无法评论,你说呢?

    参议员兰德·保罗博士也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表示,他听说“许多能走会跳的正常孩子在接种疫苗后精神严重失常的悲剧”。他还主张接种疫苗不应强制,理由是“孩子不属于国家,而属于父母。这件事关乎个人自由和公共健康。”

    在因为这番见解而遭到批评后,保罗向《纽约时报》的记者辩白说:“我很生气,自己居然被塑造成了一个反对接种疫苗的人……我没有说过那样的话。我的意思是,我听说过有人接种疫苗后病了,他们在其中看出了‘暂时’的关联,他们相信那是疫苗造成的。”我也认识那么一些人,他们相信自己坐什么椅子会影响他们支持的球队能不能赢球。说起来,还有多得多的能走会跳的正常孩子在接种疫苗之后长成了健康的成人,这其中的关联较难发现,因为它不是“暂时”的。

    就在我心情沮丧时,我听到一位男士在电台里对一个反对疫苗的家长说了这样一番话,“你在危害这个国家。你的孩子必须接种疫苗,为了这个社会,也为了你孩子的健康。别再搬弄这种荒唐可笑的伪科学把戏了,那都是你们这些人编造出来的”。讲出这番道理的是电台名人霍华德·斯特恩(Howard Stern),他接着说,“有些事一定要做,因为它们确凿无疑。如果你的孩子得了脊髓灰质炎(polio),如果你见识过脊髓灰质炎、痄腮(mumps)和麻疹的危害(痄腮和麻疹会危及婴儿生命),此时如果有人告诉你脊髓灰质炎是可以治好的,你肯定会抢着给孩子治病。但现在的情况是,这些病都有得治!而你们这些人却假装它们都治不好似的。你们说什么‘让其他人接种疫苗去吧’。这是不对的,每一个人都必须接种疫苗。没有证据证明,疫苗会对你们的孩子有什么害处,根本没有!”

    这就是我们这个国家的公共辩论:一个以谈吐低俗著称的电台主持人,却比参议院中的一位医学博士更加理解免疫学和公共健康。感谢你,斯特恩先生,你给我们注入了一剂“强心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