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观点 > 专栏 > [反重力思考]Anti gravity thinking
  • [反重力思考]Anti gravity thinking

翻译中的“雷区”

时间: 2016年10月12日 | 来源: 环球科学(huanqiukexue.com)

专栏作者简介

史蒂夫·米尔斯基(Steve Mirsky)是从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还是358ppm时就一直在写反重力思考专栏。他还是《科学美国人》的播客Science Talk的主持人。

撰文 史蒂夫·米尔斯基(Steve Mirsky) 翻译 红猪

图片3.png

 

    《科学美国人》杂志有许多国际版本,因此我偶尔会收到海外译者的请求,要我解释那些美国味较重的字句应该怎么翻译。比如我曾在专栏中讨论了杰西·贝林(Jesse Bering)的著作《反常:人人都是性变态》(Perv: The Sexual Deviant in All of Us),贝林那本书的献辞中写道:“献给你,就是你,你这个变态”,于是我跟着评论了一句:“Bering was kind enough to dedicate Perv to me. And to you. And, well, to any reader brave enough to crack the binding.”接着就有译者来函询问:“我猜想‘crack the binding’和反常性行为有关,但是我查不到确切的意思。你能给我点启发吗?(Could you enlighten me?)” (请参阅《环球科学》2014年2月号的“反重力思考”专栏文章《变态即常态?》)

    的确,翻译可以是一片雷区。如果要我用这位外国同仁的母语,来表示我可以启发他(enlighten him),我也许会不小心说成我能帮助他减轻体重,或者我能把他点燃(enlighten除了启发之外,也可作“减轻”和“点燃”解释)。所以翻译的事,还是留给专家吧。

    当然了,有时候专家正巧不在,时间却在“滴答”声(ticktock),或者是意大利语的“嚏嗒”声(tic-tac),甚至是日语的“喀嚓”声(kachi kachi)中流逝。在有的地方,时间的流逝往往生死攸关,医院当然是其中之一。当医务人员和病人操着不同的语言,最好的办法或许就是求助网络上的各种自动翻译工具。在英国期刊BMJ(全称《英国医学杂志》,这个简称固然可以为他们节省篇幅,对其他人却意味着增加篇幅,因为每次引用都要加注)笑名远播的“圣诞专刊”上(因为专登离谱研究),英国诺丁汉儿童医院(Nottingham Children's Hospital)的苏曼特·帕蒂尔(Sumant Patil)和帕特里克·戴维斯(Patrick Davies)发表了一篇论文,评估了谷歌翻译在翻译常用医学英语陈述时的精度和效果。

    这两位勇猛的“网络翻译家”借10句常用的医学英语陈述,验证了谷歌翻译的能耐,比如“your wife is stable”(你的妻子情况稳定)和“your husband had a heart attack”(你的丈夫心脏病犯了)。他们用谷歌翻译将每个陈述译成26种语言。结果显示,在将英语转化成其他西欧语言时,谷歌翻译表现最好(根据两位研究者自创的评估法,精度为74%)。而差错最多的是亚洲语言(46%)和非洲语言(45%)的翻译。电影《星际迷航》(Star Trek)里描绘了一种通用翻译机,即使来自不同星球的代表冲着彼此絮叨,也不会造成混乱和星际误解,现在看来,这种技术离我们还很远。

    比如在翻译中,“your wife needs to be ventilated”(你妻子需要透气),往往变成了“你妻子需要打气”,使病人在身体的痛苦之外又添心灵的创伤。多说一句,我在医院工作过,那里的每个人差不多都需要打打气,尤其是那些连续值班36小时的医生。上面提到的陈述“你的妻子情况稳定”,经翻译后就成了“你的妻子不能跌倒”,这在狂风暴雨的海面上倒是一句忠告,但在急诊室里,就无法向担忧的丈夫提供他需要的安慰了。

    “你的丈夫心脏病犯了”(your husband had a heart attack)常被错译成“你丈夫的心脏受到了攻击”。这话完全说反了,因为这位丈夫其实是被他的心脏攻击了,不仅如此,心脏还想杀死他。“我们需要你同意手术”(we will need your consent for operation)有时会扭曲成“我们需要你同意操作(机械之类)”,也就是说,在你等待手术室开放的时候,医院的管理者还希望你最好能在卸货区帮帮忙。

    两位研究者坦言,计算机翻译固然问题重重,但他们“还没有评估过人类译者的准确程度,因此无法断言人类的译文就尽善尽美,更何况人类还有泄密的可能”。不过,要这么说的话,其实用网络翻译也有泄密的可能。不过就医院而言,相比黑客窃取个人隐私信息,黑客主刀阑尾切除术的危险可大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