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观点 > 博客 > Helen McGregor

全球变暖比我们意识到的还要早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在工业革命早期,没有人能够想到化石燃料的燃烧几乎会立即对气候产生影响。但是我们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新研究,却表明全球变暖早在19世纪30年代就开始了。

这比我们之前认为的开始时间早得多,所以,我们的发现重新定义了我们对于人类活动开始影响气候的认识。

确定全球变暖的开始时间,以及地球自此之后的变暖速度,对于我们理解人类对全球不同区域的气候带来多大的影响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我们的发现有助于研究气候改变是否已经突破人类社会和生态系统得以安全运作的屏障。

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气候变暖并不是同时在全球开始的。热带海洋和极地地区是19世纪30年代首先开始变暖的区域,而欧洲、北美和亚洲在大约二十年之后才开始变暖。 

令人惊讶的是,结果表明南半球开始变暖的时间更加晚,南极洲和南美洲直到二十世纪初才开始。这种以大陆为单位的时间滞后直到今天仍然十分显著:虽然南极洲的一部分地区已经开始变暖,但是至今仍没有收到整个大洲变暖的明确信号。 

气候变暖逆转了由于之前几个世纪的火山活动导致的气候变冷趋势。

通过明确人类活动导致气候变化的开始日期,我们可以计算出变暖趋势是在什么时候超出气候变化的波动范围的,因为从全球变暖出现到超过自然气候的变化速度,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我们的证据表明,变暖趋势已经出现在了除南极洲外的所有地区,我们已经处在一个完全受温室气体影响的世界了。我们之所以知道这个事实是因为唯一能够重现过去发生过的气候变化的模型,是那些将人类所释放进大气的二氧化碳因素纳入其中的模型。

这些卓越的发现是从那些极不寻常的信息来源中拼凑而出的,这些来源并非是温度计和卫星,而是自然的气候档案。这些自然档案包括珊瑚骨骼,冰芯,年轮,洞穴沉积物和湖泊沉积物层,它们在成长或积累的过程中记载了气候的变化。

这些档案提供的记录最远可追溯到五百年前-远早于工业革命-并且向我们介绍了这个星球过去最基本的气候状态,而这种气候状态是其他方式无法呈现的。

图片1.png 

珊瑚可以帮助揭示数百年之前的气候状况,远比有天气记录的时间还要久。Eric Matson /澳大利亚医学科学家研究所/作者提供

但是为什么没有迹象显示全南极洲的气候变暖呢?最可能的原因就是南半球巨大的海洋系统阻隔了其他地方正在发生的气候变暖。

南半球海洋上的西风环流也使得低纬度的热空气“无法近身”。而臭氧层空洞的扩大和温室气体的不断聚集也使得这一西风带更加稳固。

南半球海洋那些围绕南极洲的洋流也有一种将更加温暖的表层水流移出南极洲的趋势,并用那些没有被温室气体加热过的深海冷水将其覆盖。这一过程潜在地将南极洲变暖拖后了几个世纪。

 

海洋绝缘

对于南半球变暖的延迟我们目前还未能完全理解。或许这仅仅是因为南半球的气候观测记录过于缺乏,也就是说对于南半球的状况我们仍不甚了解。

或者,就像南极洲一样,南半球的海洋通过季风和环流阻隔了变暖过程。但也可能是由于“热惰性”,使得海洋能够在气温显著升高之前,吸收远比大气和陆地多的热能。别忘了,南半球的海洋面积比北半球大得多。

本质上来说,南半球大面积的海水可能正在将南极洲和南美洲从全球变暖中隔绝出来。然而问题是,到底能隔绝多久呢? 

如果我们对于南半球延后的气候变暖的证据属实,这可能意味着随着全球变暖逐步攻克其热惰性海水墙,我们会面令更多的“气候惊喜”。最近的澳洲海水变暖,大堡礁珊瑚的严重破坏,是不是正在攻克的预示?

最近的调查显示,珊瑚礁的漂白事件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可能性高达175倍。随着最近类似的极端现象的发生,更好地理解人为的温室气体排放已经对南半球造成了何种影响显得至关重要。

 

应对全球变暖我们如何做

来自世界各地的顶尖科学家上周聚集到日内瓦,开会讨论将全球气温升高控制在1.5摄氏度,这也是巴黎气候协定中确定的两个目标中更高的那个指标。

上一年,全球变暖超过了1线,并且2016年超出了气候基准线1.2-1.3

但是遗憾的是,这一基准线是相对于1850-1900年来确定的,在这一段时间内我们绝大部分的天气测量才刚刚开始。我们的研究却显示,对于世界很多地区来说,这一预测并恰当,因为全球变暖早已经开始了。因此,实际的基准线应该更低。

19世纪小幅度增加的温室气体对于地球气温增高的影响很小,但是从我们已知的自然气候记录中得出的长远结论来看,巨大的改变已经发生了。这些增长的零点几度可能一开始看起来并不重要,但是随着我们越来越接近1.5警戒线(并且可能已经超过了),我们已经从过去得知,小的变化也能带来巨大的影响。


(翻译:高敏; 审校:海带丝)

 

 

原文链接:

https://theconversation.com/the-industrial-revolution-kick-started-global-warming-much-earlier-than-we-realised-64301

 


关于我

Helen McGregor

Helen McGregor 澳大利亚研究理事会“Future Fellowships”项目负责人,伍伦贡大学。Joelle Gergis 澳大利亚研究理事会气候研究院,墨尔本大学地球科学学院。Nerilie Abram 澳大利亚大学研究员Steven Phipps古冰原模型建模者,塔斯马尼亚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