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观点 > 博客 > Grainne Cleary

霸凌,细菌与战场:鸟浴盆里的隐秘世界

作者: admin 来源: 环球科学

随着气温升高与白昼延长,你可能渐渐想起自家后院的某块遗忘之地。专家向我们分享了园艺背后的科学道理。那么现在就拿起铲子,利用你的园艺技能来探索吧

 

鸟浴盆是澳大利亚花园十分常见风景,但令人惊奇的是,我们对鸟浴盆在鸟类生存中所起的作用知之甚少。

 

在澳大利亚这般气候干燥的大陆上,鸟浴盆也许维持别样紧张的数量至关重要。为了一探究竟,我们召集了澳大利亚数千名公民科学家帮助我们收集足量关于鸟类如何使用鸟浴盆的数据。

 

于是洗澡鸟类研究项目(Bathing Birds Study诞生了。这项研究由迪肯大学Deakin University和格里菲斯大学Griffith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发起,2500名公民科学家参与其中在线收集全澳大利亚洗澡鸟类数据

 

目前的研究表明,鸟浴盆对鸟类来说远不只是装饰性的嬉水池,更是动物互动及激烈争斗上演的地方。人类对鸟浴盆的偏好,如设计方案、安放地点、清洁程度,对鸟类有着重大影响。

不同类型的浴盆适合不同的鸟类

多数洗澡鸟类研究项目的参与者调查的是传统基座式或高架式鸟浴盆,如下图所示:

图片1.png 

基座式鸟浴盆上的红眉火尾雀。图片来源:Sue

 

猫会对花园里的鸟类构成极大的威胁,所以安装高架式或基座式浴盆将是保护鸟类免遭其侵害的好办法。

 

浴盆宜安放在植物附近,这样危急时刻小型鸟类将有处可藏。浴盆中间还应放一些石块,方便小型鸟类洗澡时暂栖。

 

鸟类需要每天梳理羽毛,所以不要以为它们只在炎热的夏天才造访鸟浴盆。冬天鸟类也需要洗澡。我们的一些公民科学家甚至报告称,鸟儿试图啄破冰层以获取鸟浴盆里的水。

 

鸟类可能需要花费不少时间去寻找新水源,但它们终归能找到的。其他类型的浴盆,如安置在地面上的陶罐或浅碟等,可以为更多野生动物提供饮用水。有记录表明:考拉、狐狸、蛇,甚至针鼹鼠都会用浴盆,所以考虑一下在你的花园里放置多种浴盆吧。

图片2.png 

多种动物造访鸟浴盆。图片来源:Tony(考拉,右下), Rosalie(蛇,右上), Rosemary(针鼹鼠,左下), Lesley(狐狸,左上)

 

浴盆称霸

洗澡鸟类研究项目发现不同的鸟类往往占领不同州或地区的浴盆。

 

在昆士兰东南部和威尔士的鸟浴盆里,好斗的黑额矿吸蜜和彩虹吸蜜鹦鹉最常见。外来引入的鸟类和澳洲食蜜鸟则在维多利亚、南澳大利亚和塔斯马尼亚这些凉爽的更为常见。

 

洗澡鸟类研究项目还发现某些鸟类会表现出霸凌行为,守卫浴盆不让其他鸟类使用。

 

此类行为主要针对体型相对较小或攻击性较弱的鸟类,所以在花园里放置多种鸟浴盆(如置地式陶罐或浅碟式浴盆、吊挂式或多层高架式浴盆)可以使所有鸟类都有地方饮水和洗澡。

浴盆要干净才好

与其他盥洗室一样,花园鸟浴盆也需要定期清洁,不洁的鸟浴盆有可能成为疾病传染源。不同物种、同种个体都聚集在公共饮水点,鸟类很容易面临染病风险。

 

比如,当感染的鹦鹉与其他鹦鹉一同饮水或洗澡时,它们就会病和羽毛病传染给对方

图片3.png 

一只患有喙病和羽毛疾病的鹦鹉。图片来源:Maura

 

另一个风险是:鸟类最终可能会对鸟浴盆或喂食点形成依赖。如果某一时期那里的饮食被撤走或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它们该如何生存下来?

 

洗澡鸟类研究项目还发现,相比冬天,人们会在夏天更频繁给鸟浴盆添水,并定期清洁。

图片4.png 

一只待在鸟浴盆旁的灰胸绣眼鸟。图片来源:Glenn Pure

投喂鸟类是好是坏?让我们一探究竟!

许多人喜欢给鸟类投喂食物和水。但目前我们仍不清楚这对鸟类究竟是好是坏。

 

了解在澳大利亚投喂鸟类的生态与行为效应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其他国家的几乎所有相关数据在此都难以作为参考。

 

对许多人来说,投喂野生鸟类是与大自然建立联系的重要方式,他们偏爱这项活动。

图片5.png 

水槽边的灰胸绣眼鸟。考虑在花园里安放多种鸟浴盆并定期清理吧。图片来源:Penny

 

作为洗澡鸟类研究项目的延伸,澳大利亚鸟类饮食研究项目旨在进一步探究鸟类与投喂者和鸟浴盆之间的相互影响——以及人类偏好是如何对鸟类产生积极或消极的影响。

 

研究项目的冬季阶段刚刚结束,我们在线收集了来自3500名公民科学家的数据。目前近7000人报名参加了投喂研究项目,项目的夏季阶段也将开始招募参与者。如果你喜欢投喂鸟类并且愿意参加夏季研究,请在www.feedingbirds.org.au报名。

 

我们希望有朝一日可以为投喂鸟类的人们提供指南,以最大程度降低其投喂行为鸟类造成的危险。

 

(翻译:扈官威 审校:郭晓)

(原文链接:https://theconversation.com/bath-bullies-bacteria-and-battlegrounds-the-secret-world-of-bird-baths-65629

 


关于我

Grainne Cleary

Grainne Cleary 迪肯大学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