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观点 > 博客 > Fern Wickson

我们是否应当保护转基因作物?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随着基因编辑以及合成生物学的进步,生物技术步入高速发展期,同时也为我们带来了新的生命形式。

生物技术已经帮我们制造出了能够分泌细菌杀虫剂的转基因植物,无害的转基因蚊子以及帮助人类治疗癌症的转基因小鼠。

目前,新的生物技术有望制造一种为人类服务的新型生命形式——长有人体器官的猪,能够生产含有胆固醇控制药物鸡蛋的鸡以及能够治疗自闭症的猴子。这些发明都包含着无限可能性。

但是这些转基因生物是否具有保护价值呢?

地球生物多样性目前已被全球认定具备保护价值,需要人类保护。不仅包括广义上的生物多样性,同样也包括人类已经种植数千年的农作物的多样性。

那么通过生物技术发展而来的生物多样性合成形式呢?又有谁关心合成生物多样性呢?

这就是我在调研斯瓦尔巴全球种子库(SGSV)时产生的困惑

冰冻种子的诺亚方舟

斯瓦尔巴全球种子库(SGSV)是全球农业生物多样性的尖端保护基地。在这里,不同的种子样本被收集保存在冰冻的基因库中,以供植物育种者将来使用。

SGSV位于挪威本岛和北极之间的斯瓦尔巴北岛山上的一个冰冻山洞中。这里被称为作物的诺亚方舟(也被称为末日种子库),因为它的基因库从全球各地收集了用于安全保存的备份种子。

这里的种子储存于密封袋或盒子,之后被冰冻在山洞中。在这里放置的种子躲避能源短缺、自然灾害、战争等基因库可能面临的威胁。

图片1.png 

斯瓦尔巴全球种子库 图源:Flickr/Landbruks og matdepartementetCC BY-NC-ND

SGSV保存中的种子只能由存入者取回,到目前为止仅有一例取回的案例:由于阿勒颇(叙利亚西北部城市)毁于叙利亚战火,国际干旱地区农业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取回了之前存储的种子

SGSV目前由挪威政府、作物信托基金以及北欧遗传资源中心共同管理。

SGSV建立于2008年,目前存储了233个国家、69个机构的5340种共计870971个样品

图片2.png 

斯瓦尔巴全球种子库内部 图源:Flickr/Landbruks og matdepartementet, CC BY-NC-ND

库中存有转基因冰冻种子吗?

调查SGSV,我询问了这里是否存有转基因种子。

尽管一开始到了矛盾的回复,最终的正式回答是“没有”。但是这些矛盾的出现是有原因,并且之后的回答依然存在变数

该库并不是经过资质认证的转基因存储机构

参与转基因工作的机构需要相应的资质验证。

SGSV目前还未经过资质验证,这可能是因为其中需要保证严格的隔离措施,与此同时SGSV正在努力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同时由于在SGSV存放的种子不需要经过分析,因此在此存放的种子有可能会在无意间受到污染。这是因为在材料被送入仓库前,转基因作物可能会通过种子或者花粉进行传播。

这里并没有收纳转基因作物的政治意愿

目前,SGSV的管理部门不愿卷入任何转基因作物的纷争中。

他们正面临这样一个处境:他们所看到的关于生物技术产业作用的猜想都是错误的。(毫无疑问,生物技术产业组织机构曾捐赠过作物信托基金)

部分存储基因库同样积极支持生物技术研究。因此,如果他们想要在将来存储转基因作物,对资质的渴望程度自然也会变化

挪威具有严格的转基因政策,不仅需要安全证明,同时还要包含社会效用和可持续发展的贡献。这意味着目前还没有任何转基因作物可以被批准培养或进口。

但是目前政府正致力于加速审核同时削弱这一政策的法律效应,这就意味着未来的政治意愿可能会发生改变。

转基因作物不符合多边介入的要求

国际植物条约组织是SGSV一个重要的基金会。因此如果存储基因库想在SGSV中存放备份的种子,他们需要同意多变介入请求。

但是转基因作物不属于共同人类遗产,它们的专利属于那些声称创造它们的人。尽管目前SGSV对于存贮需要多边介入许可的要求可以被免除。

但是如果转基因作物不能存储SGSV,它们还值得被保存吗

转基因作物具有保存价值吗?

目前很少有研究讨论转基因作物的道德准则和保存价值。

随着基因编辑领域和合成生物学的高速发展,我们急需思考生物技术形式多样性和自身之间的关系。我们也应该考虑是否可以将合成生物多样性纳入系统生物多样性

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将其视为人类-自然的共同创造体而非仅仅将其视为人类合成发明。这可以帮助我们将关注点从如何制造合成生物满足人类需求,转移到强调其与其他生命形式的互动和建立互利互惠的共生关系。

法国社会学家和人类学家布鲁诺·拉图尔鼓励我们去热爱我们的“怪物”,去承担我们使用技术时的责任,并将它们视为我们的孩子。

当然,如果我们无法承担照顾生物技术创造体的责任,也许当初我们就不应该将它们带到这个世界上。

我们应当如何照顾转基因作物?

基因库中的冰冻种子模型和SGSV中收藏的备份都是保护生物多样性的方法。同时,在农田中持续种植转基因作物也是重要的保护途径。

虽然这种方式几千年来保护了传统作物的生物多样性,但是目前正在发生显著的变化。目前已经有超过90%的传统作物从我们的田间消失,被大规模种植的现代基因统一作物所代替。这就意味着,即使在SGSV中没有冰冻的转基因作物,但是已有大量的作物被种植在田地中。

这就留给我们一个问题:我们重视的究竟是什么东西?我们是否在使用宝贵的农业资源来扩展人类共同遗产的多样性?

或者说当我们冰冻共同遗产的时候,却任由生态空间被私人发明占领?毕竟谁又在乎合成生物多样性呢?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科学美国人》

(翻译岑天宇;审校杨玉洁)


 

原文链接https://theconversation.com/should-genetically-modified-organisms-be-part-of-our-conservation-efforts-66508


关于我

Fern Wickson

Fern Wickson是挪威特罗姆瑟生物安全中心的资深科学家和项目协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