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观点 > 专栏 > [反重力思考]Anti gravity thinking
  • [反重力思考]Anti gravity thinking

变态即常态?

时间: 2014年05月30日 | 来源: 环球科学(huanqiukexue.com)

专栏作者简介

史蒂夫·米尔斯基(Steve Mirsky)是从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还是358ppm时就一直在写反重力思考专栏。他还是《科学美国人》的播客Science Talk的主持人。

2013年10月,与心理学家兼作家杰西·贝林(Jesse Bering)见面时,我问他打算什么时候写一本我能在纽约地铁上阅读,而不至于被人围观的书。贝林在2012年出版了《阴茎为什么长那样?》(Why Is the Penis Shaped Like That?),书名相当糟糕,内容倒很精彩,对人体的进化提出了不少洞见。不过,和我在目光如炬的旁观者中研读的、他的另一新作相比,这本旧书又实在不算什么了——新作的标题是《反常:人人都是性变态》(Perv: The Sexual Deviant in All of Us)。对于我的询问,贝林的回答是“下一本肯定低调”——这个,还是等下一本出版了再作评价吧。

 

虽然标题夺人眼球,但新书的封面上却画了一只绵羊。“这是出版社的主意,”贝林告诉我,“我当然也同意了。封面上的羊相当于一个罗夏墨迹检验(Rorschach test,心理学家用来检验人类情感健康程度以及潜在人格特质的一种检测技术),有好几种意思可以解读。我的确在书里写到了人兽恋,所以它是有这层露骨的意思。但是羔羊又代表了纯洁,有许多人也的确看出了这一层意思。”我坦白,自己完全没看出有什么纯洁的,他打趣说:“你的人品可见一斑”——应该是在打趣吧。说起来,我还是挺喜欢暖洋洋的羊毛外套的,至于羊的别的什么就算了。

 

贝林人很好,在书的献辞中,他把《反常:人人都是性变态》献给了我。还有你。还有每一个勇于翻开书皮(不是别的皮)的人。书的献辞写道:“献给你,你这个变态,就是你。”这句献辞要是放在1948年就更贴切了——那一年,阿尔弗雷德·金赛(Alfred Kinsey)出版了《人类男性的性行为》,贝林在《反常:人人都是性变态》中引用金赛的研究说,“按照当前的心理健康标准,75%的美国成年男性都可以算作是‘性变态’。”

 

如果说男人中的绝大多数都是变态,那么谁又是常态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怪癖。贝林这样写道:“一个人的淫荡,就是另一个人的日常。”是啊,他的书里可是充满了这类日常的“淫荡”:有恋足的、有喜欢截肢者的、有迷恋莱卡(一种服装面料)的、还有玩SM的(人家玩的可不是我姓名的缩写),贝林在《反常:人人都是性变态》中对所有人都做了剖析——比喻意义的剖析,不是恋尸癖的剖析。

 

书中真正出人意表的地方,至少以我纯洁的眼光来看,是那些描写迷恋无生命物体者的段落。你或许认为,自己对那辆老皮卡的感情是爱(和封面上的那只羊没有关系),但是在恋物癖者持久深沉的真爱面前,你和你那辆皮卡之间的情愫只不过是苍白的模仿而已。

 

也不要以为恋物者对新款iPhone 5S的爱只是伤感的单相思。贝林指出,这些人可能患有一种叫做“物品拟人综合征”(object personifcation synesthesia)的神经疾病:“患病者会在没有生命的物体中感知到人格和情绪,以及性欲。”在借用别人的智能手机之前,最好还是先问问它都在哪些地方待过。

 

恋物癖恋的不仅是消费品。贝林写到,一个瑞典女人在1979年嫁给了柏林墙:“现在的她自认是个寡妇。”我看有一件事她一定承认:要和她那位“爱人”进行一场言之有物的对话,就跟和一位丈夫对话一样困难。

 

再有就是美国妇女埃丽卡·埃菲尔(Erika Eifel)了,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她和巴黎的那座雄伟地标成就了好事。这已经是她构建的第二段情缘了——之前她还和美国金门大桥有过纠葛,那段恋情显然是伤到她了。(撰文 史蒂夫·米尔斯基(Steve Mirsky) 翻译 红猪)

 

本文来自“科学美国人”中文版《环球科学》2014年第2期(微信ID:huanqiukexue)。

电子版详见:http://www.huanqiukexue.com/plus/list.php?tid=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