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观点 > 专栏 > [反重力思考]Anti gravity thinking
  • [反重力思考]Anti gravity thinking

玩手机进医院

时间: 2014年04月22日 | 来源: 环球科学(huanqiukexue.com)

专栏作者简介

史蒂夫·米尔斯基(Steve Mirsky)是从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还是358ppm时就一直在写反重力思考专栏。他还是《科学美国人》的播客Science Talk的主持人。

还是2010年的时候,我在本专栏描写过我和某个人擦身而过的经历,我给那人起了个绰号叫“机车男孩”,当时那个小笨蛋正飞驰在佛罗里达州一条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他的胯下坐骑——你猜对了,是一辆轻便摩托车。只是那摩托车的把手清清白白,完全无人染指,因为男孩的双手正在一部智能手机上发送消息。更糟糕的是,他那没戴安全帽的头上伸出的听觉器官,还被一副耳机给堵住了,这进一步隔绝了他对危险环境的认知,也使得受伤成了一件不可避免的事。

 

我之所以在最近又想到了那个机车男孩心不在焉的冒险之旅,是因为我读到了一篇论文,文中指出,我们的文化已经养成了在移动中不认真看路的习惯。其中还写到,最近玩手机玩进急诊室的人数直线上升,而他们摆弄手机的同时——没错,没什么好兜圈子的——是在走路。

 

这篇论文的标题是《公共场合使用移动电话造成的行人伤害》,文中引用了100家美国医院的数据,以此推测整个美国的情况。结果是2004年,大约有559个美国人撞上电线杆,被送进医院急救;而到了2010年,因发短信走神受伤,不得不在急诊室里写完短信的行人数,估计已超过1 500人。论文刊登在《事故分析和预防》杂志上。

 

但是同一时期,被送到医院急救的行人总数反而有所下降——也就是说,使用手机而受伤的行人,是让急救医生保住饭碗的主力军。

 

现在,请坐下来继续阅读;如果你是在智能手机上阅读,那么尤其要坐下。研究表明,年龄在15~25岁之间的男性,是最容易因为使用手机而受伤的。我就曾经是这个人群中的一分子,他们有的健康问题我都有。幸好我已经由那位伟大的医生——时间——治愈了(我已经超过了那个危险年龄)。现在的我顺应自然,坐在躺椅上发短信。

 

 

 不过公平而言,因为智能手机而受伤的行人中,大脑还未完全定型的年轻人只是占到多数,并不是全部。我就认识那么一位有名的科学家,他是个大牌,牌中的老K,他就是在玩手机的时候滚下楼梯,进了医院。此人(名字就不提了,我要保护线人)现在深深明白了一点:无论你用的是iPhone、Galaxy、Droid还是jitterbug,倒地时受到的力都等于质量乘以加速度。

 

据专家估计,因为手机而受伤的人数还会上升。上述研究的作者之一、俄亥俄州立大学的杰克·纳萨尔(Jack Nasar)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如果目前的势头继续下去,那么使用手机受伤的行人很可能在2010年至2015年翻番。”他还认为,医院公布的人数或许还被低估了,因为不是每个伤者都会就医;即使就医,也不是每个人都会愿意坦白,自己是怎么在行走时撞上消防栓的。

 

还有一点,就是这项研究只追查了家门之外的行走事故。如果你进急诊室是因为在客厅玩愤怒的小鸟时绊在了奥斯曼软榻(ottoman)上、摔了迪克·凡·戴克(Dick Van Dyke)式的一跤,那么你就没有被这次研究记录在案(想知道戴克是谁,请搜索Youtube;想了解奥斯曼帝国,请访问维基百科)。

 

说了这些,我们要如何才能减轻那些阴险的设备造成的危害呢?纳萨尔建议,社会应该改变对于电话的使用态度。“父母不仅应该告诉孩子在过街的时候左右看看,”他说,“还应该告诉孩子在走路的时候把手机放起来,尤其是过街的时候。”

或者,有鉴于我们使用这些设备的方式,或许还是不要叫它们“智能”手机为好。

 

(撰文 史蒂夫·米尔斯基(Steve Mirsky) 翻译 红猪)

 

本文来自“科学美国人”中文版《环球科学》2014年第1期(微信ID:huanqiukexue)。

电子版详见:http://www.huanqiukexue.com/plus/list.php?tid=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