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观点 > 专栏 > [反重力思考]Anti gravity thinking
  • [反重力思考]Anti gravity thinking

致命的娱乐

时间: 2012年05月17日 | 来源: 环球科学

专栏作者简介

史蒂夫·米尔斯基(Steve Mirsky)是从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还是358ppm时就一直在写反重力思考专栏。他还是《科学美国人》的播客Science Talk的主持人。

     生活在2011年的一大好处是有了新的电视技术。我小时候那阵,如果幼童军集会正好和《摩登原始人》的播放时间冲突,那就看不到《摩登原始人》了。当然,那样的日子早已一去不返。现在就算错过什么电视节目,也可以在日后优哉游哉地通过DVD、Hulu网、iTune、亚马逊,或者各种违反多项国际版权法的途径观看。

    我最近就利用了这些新手段,看起了两部科学味浓厚、时间上还算新鲜的佳作,一部是《双面法医》(Dexter),另一部是《绝命毒师》(Breaking Bad)。各位读者如果有不熟悉这两部电视剧的,在看过下面的内容后可能会跃跃欲试;如果有看得一集不落的,那也千万不要发送任何剧透信息给我!

    《双面法医》的主角是迈阿密市立警察局的首席法医、科学家文森特·马苏卡(Vincent Masuka)。[跟这部电视剧同名的角色德克斯特(Dexter)是个地位较低的法医工作者,主要负责血迹鉴定。]马苏卡是位全才,对所有重要的法医学技术均了如指掌,却在他协助办案的警察中得不到尊重。

    这部电视剧我现在看到第三季的前几集,剧中的马苏卡一边履行常规的工作职责,一边在《法医学季刊》上独力撰写论文、推动整个法医学领域的进步。他的论文质量极高,一经投递就立即录用、加紧发表。我想不出还有哪个电视科学家能有这个能耐。

    论文发表后,马苏卡复印了几份给警察局里的同事看,但他们根本看都不看。他甚至在垃圾桶里发现了一份复印稿,显然是被哪个不识好歹的同事扔在那儿的。另一方面,他也因为这篇论文获邀在一次法医学会议上做主题演讲。他为所里的每个警察和其他共事者都搞到了门票,结果连德克斯特这个下属都不愿意捧场。

 

 

    说到这儿我得插几句了:我去听过许多科学会议的讲座,有一场还是由当时在位的美国总统主讲,但这些讲座没有一场是需要门票的。马苏卡不仅送门票给同事,还随票附赠甜甜圈一个,然而传说中警察对甜甜圈的热爱似乎不够强烈,他的论文和主题演讲终将被人遗忘。

    马苏卡遭遇的怠慢在剧本本身中也有所体现,因为他实际出场的时间比德克斯特少得多;而后者在法医之外(剧透醒目)还是个变态连环杀手!就这样,主创人员把马苏卡代表的科学家巧妙地塑造成了一位现代愚公,他不知疲倦地辛勤劳作,为的是在一个充斥暴力和混沌的世界中推动文明进步。真是好样的!

    《绝命毒师》讲的是中学化学老师沃尔特·怀特(Walter White)的冒险故事。我虽然才看了三集,但是已经看出了它要教导大家尊敬化学物品的意思。

    剧中,怀特吩咐一位莽撞的同事去购置一个材质特殊的塑料桶;只有这种材料才能安全地盛放氢氟酸。可是这位小弟无视他的指导,把两大罐氢氟酸直接倒进了浴缸。(浴缸里躺着怀特杀掉的毒贩子,他和小弟正准备把尸体化掉;不过这个先不去管它。)强酸化掉了大部分的尸体,也化掉了浴缸本身以及地板。当化剩下的东西坠落到楼下那一层时,剩余的酸便又开始腐蚀那一层的地板。我倒是想看看像文森特·马苏卡这样的法医学大师会怎么破解这个现场!

    事实上,氢氟酸是一种腐蚀性极强、危险性极大的物质。回想大学时上化学课,我们这些学生可以随意倾倒盐酸、甚至硫酸,但氢氟酸却是连容器都不让我们碰的。实在需要的时候,才由实验室的指导老师穿上特殊的防护服,在通风厨里倒个宝贵的几毫升出来给我们。

    《绝命毒师》就这样将我带回了幸福的大学时光,让我重拾了实践出真知的快乐。我已经迫不及待地要看下一集了!感谢现代电视技术,免我等待之苦。

 电子版详见:http://www.huanqiukexue.com/plus/list.php?tid=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