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观点 > 专栏 > [怀疑论者]Skeptical person
  • [怀疑论者]Skeptical person

不明飞行物和胡说八道

时间: 2012年05月17日 | 来源: 环球科学

专栏作者简介

迈克尔·舍默(Michael Shermer)是《怀疑论者》杂志的出版人。他的最新著作是《有信仰的大脑》(The Believing Brain)。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michaelshermer。

 

    不明空中现象所阐释的科学遗留问题。

 

    多年前的一天早上,在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州圣加百利山我家的上空,掠过了一个黑色三角形状的物体,犹如天外来客一般。它几乎不发出任何声响,可以迅速转向和加速,由于没有反光,它看起来就像天上开了一个洞。实际上,这是一架B-2隐形轰炸机,当时正在为年度传统节目——1月1日的帕萨迪纳玫瑰游行(Pasadena Rose Parade)做空中盘旋飞行。要是我此前不知道有这回事,而是在沙漠的暮霭中第一次看到它的话,估计我会将它当成UFO。

    数十年来,黑色三角形飞行物一直被称作不明飞行物(UFO)。现在,由军方、航空和政界人士构成的一组观察员有意要换用一种贬意较轻的说法——“不明空中现象”(Unidentified Aerial Phenomena),简称UAP。这些人的努力受到了重视,令调查记者莱斯利·基恩(Leslie Kean)写出了《不明飞行物:公众、飞行员和政府官员仍在记录》(UFOs: Generals, Pilots, and Government Officials Go on the Record)这本新书。基恩要求读者了解,这类目击事件代表的是“一种似乎受到了智能控制的,在速度、可操作性和光度上都能够超越目前已知技术的确凿的物理现象”,“对于UFO,政府通常采取忽略态度,且一旦受到压力,就会做出虚假解释”,“认为UFO是外星或维间产物的假设是合理的,并且必须受到重视”。

 

 

    我们到底拥有多少资料?这些资料又能否帮助我们分辨UAP和CRAP呢?这里的CRAP是一个简称,也就是我所说的“荒谬至极的外星胡扯”(Completely Ridiculous Alien Piffle),其中包括麦田怪圈和屠牛事件、外星人绑架和肛门探针,以及人类与外星人的杂交后代等诸如此类的事件。按照基恩的说法,“关于UFO目击事件,90%~95%都可以被解释为气象气球、照明弹、孔明灯、编队飞行的飞机、秘密军用飞机、反射阳光的飞鸟和飞机、飞艇、直升飞机、金星或火星、流星或陨星、太空垃圾、卫星、幻日、球状闪电、冰晶、云的反射光、地面上的灯光,或者驾驶舱窗户上的反光”等。因此,有关外星的全套假设都建立在不适用于上述解释的那些情况的基础之上。这样一来还能剩下什么呢?不会太多了吧。

    基恩声称她的研究建立在“非常翔实的”基础之上,是“一位少将对1989-1990年间比利时的UFO事件的第一手编年资料”,是“迄今为止对于UFO事件最生动、最翔实的记述”。以下就是这位维尔弗里德·德布劳沃(Wilfried De Brouwer)少将对于第一夜目击事件的记载:“几百人看到一架跨度大约有120英尺的雄伟三角形飞船非常缓慢地移动着,它闪烁着耀眼的灯光,而且不带任何明显的噪音。但在某些情况下,它又可以加速到非常高的速度。”然而,即便像德布劳沃描述的这样看似无法解释的目击事件,也可能仅仅是某种(美国、苏联或者其他国家的)军方保密机构理所当然不肯泄露的、正处于早期实验阶段的隐形轰炸机。

    不管怎样,还是来比较一下在同一个事件中,德布劳沃的描述和基恩给出的结论吧。基恩写道:“常识告诉我们,如果一个政府真的已经研制出了某种巨型飞行器,可以在距地面仅几百英尺的上空静止盘旋,眨眼间又立马飞走,并且不发出任何声音,那么这类技术应该早就该引起航空旅行、现代战争,甚至物理学上的革命了。”请注意:一个120英尺的飞行器变成了“巨型飞行器”,“非常缓慢地移动着”变成了“静止盘旋”,而“不带任何明显的噪音”变成了“不发出任何声音”,“加速到非常高的速度”则变成了“眨眼之间又立马飞走”。这种文字转换在关于UFO的记述中很常见,这让科学家更难以对此提供自然的解释。

    所有科学领域中都会遗留一些无法用主流理论解释的异常现象。但这并不意味着主流理论就是错误的,也不意味着非主流理论就是正确的。这只能说明,要给那些异常现象找到可以接受的解释,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同时,承认并不是每一件事物都可以解释也没有什么不好。

电子版详见:http://www.huanqiukexue.com/plus/list.php?tid=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