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观点 > 专栏 > [怀疑论者]Skeptical person
  • [怀疑论者]Skeptical person

金融欺骗

时间: 2012年05月17日 | 来源: 环球科学

专栏作者简介

迈克尔·舍默(Michael Shermer)是《怀疑论者》杂志的出版人。他的最新著作是《有信仰的大脑》(The Believing Brain)。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michaelshermer。

    为什么经济专家的预言会失败?

 

    2010年12月,在福克斯商业新闻频道(Fox Business News)由约翰·施托塞尔(John Stossel)主持的一期有关怀疑论的电视特别节目中,我对许多伪科学信念进行了揭露。施托塞尔本人也对可能存在的金融伪科学表示了怀疑,那些鼓吹自己的基金一贯比市场表现出色的主动式基金投资经理们就是这种伪科学的表现形式。在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现场演示中,施托塞尔向一页股票目录投掷了30支飞镖,并将中镖的股票自2010年1月1日起的业绩与10个最大管理基金进行比较。结果是:中镖的股票增长31%,管理基金增长9.5%。

    施托塞尔承认,因为取样范围有限,能得到这个结果实在是运气。他解释道,如果他能够投出可以完全代表市场的足够多的飞镖,就会得出12%的市场平均增长,比10个最大的管理基金的平均增长多出2.5个百分点。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经济学家伯顿·G·马尔基尔(Burton G. Malkiel)在节目中作了详细说明:在过去10年中,“超过三分之二的主动式管理基金表现还不如一个简单的低价指数基金(例如,投资大量股票的互惠资金),而且不同时期胜过指数基金的那些主动式基金并不是同一批”。

    施托塞尔还引用了《经济与组合策略》(Economics and Portfolio Strategy)杂志的一项研究。该研究跟踪了1990年到2009年的452支管理基金,发现只有13支比市场的平均表现出色。马尔基尔认为那些管理基金经理其实和“万能油推销员”差不多。他还提到,普通人之所以会买华尔街的账,是因为他们相信专家能够持续把握市场脉搏,能够对何时买卖做出准确预测。但实际上,他们做不到,没人做得到这一点,连那些专业的经济学家和大型的市场指标都不行。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塞缪尔森(Paul Samuelson)早在1966年就在《新闻周刊》(Newsweek)的专栏中指出:“评论员引述说,那些断言市场开始低迷的经济学研究预测了过去5次经济衰退中的4次。这种说法保守了,华尔街指数预测出了过去5次经济衰退中的9次!”

 

 

    即便是在某个你认为应该需要很高层次专业知识的特定技术领域,经济预测专家也会笨手笨脚。2010年12月22日的《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报道说,杰出的对冲基金金融家T·布恩·皮肯斯(T. Boone Pickens,BP资本管理公司主席)刚刚放弃了他投资风力能源的“皮肯斯计划”。皮肯斯在这个项目上投资了20亿美元,因为他预测天然气价格会持续走高。但是他错了。由于工业界提高了从页岩层中开采甲烷的技术,天然气价格骤然下降,这是连皮肯斯这样的专家都始料未及的。

    为什么专家(还有我们这些非专家)如此不擅长预测呢?世界是一个混乱复杂,充满偶然的地方,存在着人类大脑无法估算的无数中介变量和混淆因素。我们进化出了基于短期预测作出仓促决断的能力,而不是针对长期投资作出理性分析。所以,我们会自欺欺人地认为专家才可以预测未来。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菲利普·E·泰特洛克教授(Philip E. Tetlock)对专业预言者中的这种自我欺骗进行了调查,并将结果发表在2005年他出版的《专家的政治判断》(Expert Political Judgment)一书中。在对政治科学、经济学、历史学和新闻业领域的284位专家做出的多到令人吃惊的82 361个预言进行调查后,泰特洛克得出结论说,这些专家的水平比“扔飞镖的黑猩猩”好不了多少。

    不过,在作出更成功的预测方面确实存在一个重要因素,这是一种认识模式:对许多事情都了解一些的“狐狸”比领域专一、业务精深的“刺猬”表现更好。泰特洛克写道,猜中几率较低的人往往是那些“‘知道一件大事’并努力要把这件大事‘做大’到新领域的思考者。对于那些‘对此无法理解’的人,他们表现得易怒和焦躁;他们深信自己是熟练的预言家,对自己的预言非常自信”。研究显示,猜中几率较高的人是那些“知道很多小事(例如交易的技巧)的思考者,他们总是对宏图大业心存疑问,解释和预测对他们来说并不是演绎推导,而是将来源不同的信息整合成灵活的‘决策’来指导行动;对于自己的预测技能,他们显得相当缺乏自信”。

    深入了解某一领域,虽然会缩小关注范围并提升信心,但也会模糊不同意见的价值,并将对数据的收集变成对信仰的巩固。如果发现你自己正在把错综复杂的现象简化成囊括一切的方案,并要在此基础上做出预测,请千万保持怀疑之心以避免酿成错误。这种认知陷阱正是我不做预测并且永远不会预测的原因。

电子版详见:http://www.huanqiukexue.com/plus/list.php?tid=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