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信息 • 能源

起死回生?这家公司打算用干细胞“治疗”脑死亡

时间: 2017年06月06日 | 作者: Kate Sheridan | 来源: STAT
一个争议颇大的研究计划要综合利用多种手段让脑死亡的人复苏。

 

图片4.png 

 

美国Bioquark公司将在今年 启动一项颇具争议的研究,他们希望用干细胞来实现一项看似不可能的任务——逆转死亡。

 

Bioquark的全套疗法

 

开展这项研究的是位于费城的Bioquark公司,这里的研究人员将干细胞注射至已被宣告脑死亡的患者的脊髓中。同时,受试者还将接受混合蛋白质的注射、对神经的电刺激以及直接针对大脑的激光治疗。

 

而这些尝试的最终目标只有一个:使受试者大脑中长出新的神经元,并促使它们相互连接,从而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起死回生。

 

“我们认为,这个问题不可能只凭一种灵丹妙药就能得到解决,因此只从一种‘药方’入手显得毫无意义。因此,我们取了全然不同的途径。”Bioquark的CEO艾拉·帕斯特说。

 

但在为数不多的文献中,似乎即使是将几种灵丹妙药放在一起,也难以实现帕斯特的目标。

 

早在2016年4月,Bioquark就在印度北部启动了这项试验,但却没有招募到任何受试者。根据Science的消息,由于未获印度药品管控总局的批准,当年11月,这项试验宣告夭折。

 

帕斯特表示,目前Bioquark公司寻找临床试验的地点的工作已经进行到最后阶段。在接下来的数月内,Bioquark将会宣布在拉丁美洲开展这项试验。

 

如果照搬在印度未能成行的试验方案,研究人员需要招募20名受试者,对他们开展一系列激进的治疗。首先,研究人员将注射从患者自身的脂肪或血液中取出的干细胞,随后向患者脊髓注射肽“套餐”,为新神经元的生长提供养料。(Bioquark公司已经在患有黑素瘤、受脑创伤以及皮肤褶皱的动物模型身上测试过这款名为BQ-A的配方)第三步,患者将接受15天的对神经的电刺激和激光治疗,以此促进神经生长、让神经连接起来。研究人员将通过脑电波及患者的行为信号判断治疗是否具有效果。

 

当然,Bioquark的计划仍然充满疑问。如果恢复了大脑活动,患者将会拥有何种大脑机能?患者的家属又是否应该对这项难度极高的试验抱以期待?

 

目前,我们与多数问题的答案仍相距甚远。“当然,很多人都会问‘接下来你们要做什么’这类问题,”帕斯特承认说,“对于我们来说,使患者完全康复,是我们沿着这条道路前进的长期目标,但这并不是第一次试验的焦点或主要目标。”

 

一场骗局?

 

因为没有什么可供参考的前例,所以很难判断这种方法能否起作用——而且该项研究还激起了很强的反对声音。神经病学专家阿利亚纳·路易斯博士和生物伦理学家阿瑟·卡普兰在一篇2016年的社论中写道,这个试验“几近于骗局”,“没有科学依据”,给了死者家人“残忍而虚假的希望”。(帕斯特回应说,这类探索性的研究项目并非虚假的希望,它们给人以一线希望。)

 

该公司还没有在动物模型上完整地测试四管齐下的全套疗法,曾有一些研究评估了这些疗法对其他病症,例如中风、昏迷等的效果,但脑死亡跟这些完全不是一回事。

 

向脑和脊髓注射干细胞的疗法在脑损伤儿童身上取得了一些积极的效果。采用类似疗法治疗脑瘫和ALS患者的临床试验也已经完成。一个针对21名中风患者进行的小规模非随机对照研究发现,患者们在接受了脑部干细胞注射后,运动能力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恢复。而有关经颅激光设备的研究结果则喜忧参半,一些动物研究显示,这种方法可以刺激并促进神经元生长。不过,在2014年,一项备受关注的人体经颅激光研究在第三阶段被叫停了,原因是在600名中风患者身上,这种方法并未起到帮助恢复运动能力的作用。其他一些利用激光疗法唤醒昏迷患者的试验仍在进行中。

 

而关于正中神经(从脊髓延伸到手臂直至手指)电刺激疗法的论文,主要还都是个案研究。这些论文中,有几篇是埃德·库珀博士撰写的,他在一篇论文中描述了数十个在北卡罗来纳州接受这种治疗的患者。在这些患者中,有12人按照格拉斯哥昏迷评分法只有4分,昏迷程度是相当深的。论文称,一段时间过去后(在此期间接受神经刺激治疗),其中4人获得了“相当好的改善”;其他人则在昏迷后留下了或小或大的后遗症。

 

库珀本人是一个整形外科医生,他与神经外科医生合作进行了这篇论文描述的研究。库珀明白无误地指出,这种技术在脑死亡的人身上是无效的。他说,这种技术依赖于功能正常的脑干,大多数运动神经元都是通过这个结构与大脑皮层连接的。如果没有可以正常工作的脑干,这种方法是不会奏效的。

 

帕斯特同意库珀的话,但他声称这种技术可以发挥作用,因为脑死亡的患者仍有“一小群细胞”没有失去功能。

 

让该项试验更加复杂的是,目前还没有一种明确的脑死亡测试方法——这意味着试验中即使病人复苏了,也可能并非完全是治疗的作用。例如,一些毒药或药物,可以让人看起来就跟脑死亡了一样。Bioquark计划由试验所在地的本地医生来做出脑死亡的决断。“我们不会自己来进行这个确认工作,”帕斯特说,但试验的每个受试者都会接受一系列当地政府认为合适的测试。

 

不过,综合13年来发表的38论文的结果,如果按照美国神经病学学会的脑死亡标准,从未有脑死亡的人脑功能得以恢复。

 

查尔斯·考克斯博士说,Bioquark的整个研究计划“不是我听过的最疯狂的事情,但我认为成功的概率接近于零。”考克斯是得克萨斯健康医学中心的小儿外科医生,也在使用间充质干细胞进行研究——与Bioquark的试验使用的细胞一样。考克斯并未参与Bioquark的研究。

 

考克斯说,在人死亡后,一个叫作脑室下区的脑部区域中的细胞仍可以在培养基中生长。不过,试验的目标——通过干细胞治疗产生新的神经元或新的神经元连接,不大可能成功。考克斯说,神经元很难生存下来,因为脑死亡的人脑部血流几乎已经完全停止了。

 

但是,帕斯特认为Bioquark的研究方案是可以起效的。“我觉得我们成功的机会不小”,他说,“我认为,需要的就是把各种方法结合起来,找到正确的人和正确的思路。”

 

考克斯则没有那么乐观。“我想(能让某人复活)绝对是个奇迹,”他说,“我看,教皇一定会钦定这是个奇迹。”

 

撰文 Kate Sheridan

翻译 韩晶晶 吴非

 

原文链接:

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resurrected-a-controversial-trial-to-bring-the-dead-back-to-life/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