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心理 • 人文

过节要送礼物?是大脑让我们天生慷慨

时间: 2017年01月23日 | 作者: Mindy Weisberger | 来源: LiveScience
慷慨的天性,可能深植于我们的大脑之中

 

图片3.png 

 

每当辞旧迎新之际,许多人都会把给亲友送礼这件事提上日程。事实上,最近两个神经科学方面的研究也表明,我们的大脑更倾向于让我们出手大方,而非一毛不拔。

 

在第一个实验中,研究人员扫描了受试者的大脑以确定人类慷慨行为与特定脑区活动的关系。在第二个实验中,研究者抑制了控制冲动的脑区活动以观察这种处理是否会改变一个人的移情能力(移情能力是设身处地理解他人感受的一种能力)。

 

研究者从上述两个实验结果中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即人类的行为更大程度上受慷慨和共情引导,而非自私自利。

 

此外,这些研究为治疗在“理解他人”方面有障碍的患者带来了新思路:上述研究的共同作者之一,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大卫格芬医学院的精神病学教授Marco Iacoboni表示,我们可以通过调节患者的相关神经通路,来增强或者抑制他们的移情能力,以治疗患有社会认知障碍的病人。

 

观察脑部活动

 

在第一个实验中,研究者在测试受试者慷慨程度的同时,通过成像的方式观察他们的脑部活动。具体来讲,研究者让受试者观看别人的手被针刺的视频,再给他们看一些照片,让他们模仿照片中人的面部表情,在以上两个过程中都记录下他们的脑部活动。这个实验可以帮助研究者找出哪些受试者负责识别他人痛苦的脑区更为活跃。

 

接下来,研究者发给受试者一笔钱,受试者可以根据自己的想法从研究者提供的名单中选出接受捐助的人,并将一定数额的钱捐给他。

 

研究者预测,受试者愿意捐出钱的数额与他们在观看他人痛苦时的相关脑区的活动强烈程度之间存在相关性,事实上,Iacoboni表示,他们确实得到了这样的实验结果。

 

研究者还发现,最吝啬的受试者负责控制情绪的前额皮质在测试中活动最为强烈。

 

与此同时,慷慨程度最高的受试者负责感知他人情绪与痛苦以及负责换位思考的脑区在测试中也显得更为活跃。这项研究在线发表于2月1日的Human Brain Mapping。

 

这项研究的另外一位共同作者,来自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神经学家Leonardo Christov-Moore表示:“这些脑区的运行方式似乎遵循着一个‘神经黄金准则’:我们越设身处地考虑他人的境遇,就越可能像对待自己一样对待他人。”

 

抑制情绪控制

 

Iacoboni告诉来自Live Science的采访人员,电刺激可以抑制或者增强特定脑区的活动,因此在第二个实验中,他们用电刺激特定脑区的方式探究人类是否天性慷慨,为他人着想,而自私仅仅是人类文明和习得行为的产物。

 

Iacoboni表示:“我们可以通过暂时抑制某个脑区的活动来观察该脑区不工作时会发生什么,或者暂时提高某个脑区的兴奋性来观察这样的操作会带来什么变化。”

 

研究者怀疑前额皮质区域会抑制人类的共情能力在实验中,研究者暂时抑制了前额皮质部分区域的活动,他们怀疑这些区域通常抑制人类的移情能力。Iacoboni说道,换言之,他们希望证实抑制前额皮质的这部分区域的活动可以使受试者捐出更多的钱。

 

根据他们的实验设计,受试者经历了40秒的θ波经颅磁刺激(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即将一个电磁线圈放在受试者的头附近,为特定脑区输送电流。

 

实验中,研究者抑制了前额皮质两个特定区域的活动,暂时性地移除了其调控冲动的功能。之后,像第一个实验一样,受试者被给予一定数额的钱,要求他们根据自己的意愿进行数额分配。

 

研究结果表明,暂时抑制前额皮质确实可以奇迹般地使人变慷慨——实验组的受试者比对照组的受试者更为慷慨,多捐出了50%的钱。这项研究在线发表于3月21日的Social Neuroscience。

 

Christov-Moore在一份报告中说道:“抑制前额皮质这些区域的活动似乎可以释放人类感同身受的天性。” Iacoboni也表示:“移情能力是社会认知的基石,所以理论上,提高移情能力可以提升人的社会认知。我们可以通过调节控制社会行为的脑区来改变移情能力,这将非常有意义。”

 

撰文 Mindy Weisberger

翻译 房苑

审校 胡家僖

 

原文链接:

http://www.livescience.com/57255-humans-hardwired-for-altruism.html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