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心理 • 人文

长得萌,能当饭吃吗?——能。

时间: 2016年11月08日 | 作者: Joel Frohlich | 来源: Aeon
萌物们从外表上看通常都是一副弱不禁风、易受伤害的形象,但是 “可爱”这种特征可是很强大的。牛津大学的 Morten L. Kringelbach及合作者最近发表了一篇关于“可爱”(cuteness)的综述


图片1.png 

 

萌物们从外表上看通常都是一副弱不禁风、易受伤害的形象,但是“可爱”这种特征可是很强大的。牛津大学的Morten L. Kringelbach及合作者最近发表了一篇关于“可爱”(cuteness)的综述,将“可爱”描述为“能够塑造人类行为的最基础、最强大的力量之一”。然而,除此之外,可爱可能还是一种处于不断演化中的动态概念和特征。

 

在英文中,cute”(可爱)这个词最早作为acute一词的缩写形式而出现,它的最初含义是“机敏、聪慧或精明”。19世纪早期,美国的小学生们开始用cute一词来形容可爱或有吸引力的事物。但可爱也意味着脆弱:法语中代表“可爱”或“娇小漂亮”的词为Mignon,其词源来自英语中的minion,意为仆从或下属。日语中表示可爱的“かわいい”(音Kawaii,卡哇伊)也有类似的含义——这个词首次出现是在11世纪,用来表示“可怜的”。

 

然而,如今在日本,“卡哇伊”的东西可不总是一副楚楚可怜的形象了。掌机游戏《精灵宝可梦》(Pokémon)中的皮卡丘有着类似老鼠的形象,它能够放出电流来攻击敌人(一点都不弱小可怜)。但是,大眼睛、红脸颊和不成比例的大脑袋——这些婴儿般的特征,令这款并不怎么惹人怜爱的小精灵显得天真、可爱和讨人喜欢。

 

在人类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可爱”的定义似乎都被认为是显而易见或是难以言喻的,因此,它可能是一种不断演化的语言学概念。直到20世纪,诺贝尔奖得主Konrad Lorenz和Niko Tinbergen才描述出了人们认为可爱或惹人喜爱的特征,即“婴儿图式”(infant schema):圆眼睛、胖脸颊、高眉骨、小下巴,以及极高的大头小身比例。这些特征对于人类演化而言至关重要,因为它们能帮助大脑识别出弱小的婴儿,并给予关注和照看,以帮助他们存活。

 

实际上,对于“可爱”的判断对人类感知而言可能是十分必要的。牛津大学的Kringelbach及其同事做了一个实验,向受试者展示了婴儿和成人的面庞,并对其脑部活动的磁信号进行检验,他们发现,大脑在看到萌物后的不到七分之一秒内就做出了反应。他的研究团队总结认为,“可爱” 可谓是解锁大脑快速注意力资源的第一把钥匙,在那之后,有关同情与同感能力的大脑网络才会发挥作用。

 

如果可爱是如此重要的一把钥匙,那么锁匠能否伪造出一把万能钥匙呢?几十年前,Lorenz和Tinbergen就引入了“超常刺激”(supernormal stimulus)的概念,即比正常的自然刺激更加突出或强烈的刺激。在一次经典实验中,Tinbergen发现,如果把真实的鹅蛋与排球放在一起,鹅类更倾向于将排球,而不是自己生下的鹅蛋滚回自己的巢穴。在这里,排球就是一种超常刺激,因为它们更大、更圆的白色形状要比真实的鹅蛋更像鹅蛋。

 

与之类似,皮卡丘的婴儿特征可能比真实的婴儿特征更加突出,这令其成为了一种超常刺激:太可爱,可爱得令人难以抗拒,同时又不像真实的婴儿那么难伺候。毋庸置疑,这种“可爱”并没有让我们产生想要去真的养育皮卡丘这种虚拟动物的欲望(吗?),但我们的大脑仍然被这类可爱形象的超大眼睛和婴儿特征所劫持了,就好像我们当初演化出感知食物中的糖的能力只是为了更好地获取水果和其他食物中自然存在的糖分来源,但如今却让我们爱上了巧克力奶昔。

 

可爱的卡通形象与垃圾食品、电子游戏及其他超常刺激一样,会刺激到我们大脑的伏隔核(nucleus accumbens),而伏隔核是大脑奖赏回路中非常关键的神经结构。伏隔核中含有可释放多巴胺的神经元,多巴胺可是快乐之源。研究表明,超常刺激和毒品一样,会激活伏隔核,令大脑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奖赏响应上。一组国际研究者团队对这一现象进行了研究,他们通过人工处理图片中婴儿面庞的婴儿模式,得到比正常婴儿“更可爱”或“更不可爱”的面庞,从而筛选出人们认为是超常刺激的面部特征。研究者向女性实验者展示了真实图片和处理后的图片,并利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fMRI)对其脑部进行扫描。正如研究人员所假想的一样,可爱程度的提高或降低对伏隔核的代谢活动有着显著影响,这表明这一大脑区域能够响应超常刺激,并激发对婴儿的利他和养育行为。

 

糖分等其他超常刺激激活大脑的奖赏回路的过程也与之类似。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研究显示,实验室大鼠脑伏隔核区域的多巴胺活动与其所摄取的糖水量成比例。与之类似,俄勒冈州的研究者也表明,肥胖的青少年女性在享用巧克力奶昔时,其尾状核也展示出超常的脑部活动(尾状核是与伏隔核相邻的脑部区域,同样与奖赏机制有关)。看来,不管是婴儿的可爱,还是糖分,或者其他奖赏刺激,似乎都拥有率先打开大脑注意力系统的特权。对于大脑的奖赏回路而言,皮卡丘和巧克力奶昔是一样的。(所以你还会说萌不能当饭吃吗?)

 

关于“可爱”的科学既有符合直觉之处,又有令人费解的部分。两百年前,“可爱”可能只是英语中刚出现的语言学概念。如今,它已成为快速得到我们的注意力、爱与关怀等关键神经资源的捷径。

 

关于婴儿外表的研究揭示了人类情感的肤浅。为什么爱是由如此浅层的外表特征激发的,而不是由更深层次的判断标准而产生的?为了鉴别出有可能需要帮助的婴儿,人脑也需要一系列启发式算法,就像一台计算机需要一系列编程指南一样。Kringelbach和他的同事们希望更多地了解这些“算法”,或许能帮助我们减轻唇裂和产后抑郁症对母婴关系的影响。这一领域的知识或许能够帮助我们创造出更加可爱的宠物小精灵。不管怎样,随着人们对可爱的文化意识不断加深,大眼睛或圆脸庞将会更加深入人心。

 

撰文 乔尔·弗洛利希(Joel Frohlich)

翻译 张雪

审校 秦琪凯

 

原文链接:https://aeon.co/ideas/how-the-cute-pikachu-is-a-chocolate-milkshake-for-the-brain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