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心理 • 人文

恋爱心理学:回 TA 短信前你该等多久?

时间: 2016年08月11日 | 作者: Aziz Ansari | 来源: Nautilus
收到 TA 的短信以后间隔多长时间回复比较合适? 在现代恋爱中,发短信是一门科学。

图片2.png 

 

几年前,我的生命中有个叫 Tanya 的女子。我们结识在洛杉矶的某个晚上。当时我们参加了一场生日派对,酒阑人散,她送我回家。我们聊了一整晚,偶尔调调情,于是我理所当然地请她进屋喝一杯。那时我在好莱坞山上转租了一栋相当不错的房子,有点像 De Niro 在《盗火线》中的那栋,但比起抢劫运钞车的职业劫匪的巢穴,这里更是我的风格。我调了两杯鸡尾酒,我们调笑、聊天、轮流放起音乐。后来我们开始亲热,真是棒极了!当她离开时,我记得自己醉醺醺地说了些傻话,比如“Tanya,你真是个迷人的姑娘……”她说:“Aziz,你也是个相当迷人的家伙。”这次邂逅看起来前途光明,我们彼此都觉得对方可爱极了。

 

后来我想再跟 Tanya 见面,却遇到了一个所有人都会遇到的问题,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我下次该什么时候联系她?怎么联系呢?打电话还是发短信?要么发 Facebook 消息?给个暗示信号?到底该怎么做呢?

 

最终我决定给她发短信,因为她似乎是个短信发烧友。我等了几天,以免显得太心急。我发现那晚我们听的 Beach House 乐队本周要在洛杉矶演出,太完美了!

 

这是我发的短信:

 

Hey——不知道你是不是回纽约了,Beach House 今明两晚在威尔顿剧院演出。你想去吗?如果我们诚心恳求,他们也许会让你翻唱‘The Motto’呢?”

 

友好而又恳切的邀请,还藏着只有我们才懂的小玩笑。(Tanya 在派对上唱了 Drake 的歌“The Motto”,尤其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她几乎记着全部的歌词!)

 

几分钟过去了,短信状态变为“已读”,我的心跳停止了。这是关键时刻!我聚精会神地看着 iPhone 上那些小点撩人地跳来跳去:对方正在输入回复信息。此刻,手机对我来说就如正在缓缓驶向轨道顶端的过山车。然而几秒后——它们消失了。Tanya 没有回复。

 

呃…… 发生了什么呢?又过了几分钟…… 没有回复。十五分钟过去了…… 还是什么都没有。我开始忐忑不安。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 还是什么都没有。我盯着我发的那条短信,一阵阵发慌,之前还挺自信,现在又揣测起来。

 

我真蠢!我该写“Heyy”的!我问太多问题了。当时怎么想的?哦,又发现一个新问题!Aziz,你到底怎么了?哪儿来这么多问题?

 

于是我意识到一个有趣的现象:这个让我抓狂的问题在20年、甚至10年前压根不存在。每隔几分钟我就看下手机,经历着风暴般的惊恐、伤心和愤怒,就因为这个人没有用愚蠢的手机给我发一条愚蠢的短信。

 

发短信以独特方式影响了我们的思维,和打电话相比,它让我们对交流有了不一样的期待。

 

现代恋爱让人压力山大——特别是发短信。用短信约别人出去正成为新常态。2013 年, 32% 的年轻人通过短信发出第一次约会邀请,相比之下2010年只有10%。于是,越来越多的人独自坐着,带着各种各样的情绪盯着手机屏幕。我们都有这种奇怪的行为,可以聊以慰藉的是,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决定自己进行调查,但我有自知之明:半吊子 Aziz Ansari 很难独自解决问题。因此我和纽约大学社会学家 Eric Klinenberg 合作。我们设计了一个跨越2013~2014年的庞大研究计划,包括在全世界进行小组座谈和采访,同时访问了致力于研究现代情感的著名研究者。关于如何在现代社会中寻找爱情,我们了解到很多,包括收发短信时该做什么。

 

其中,争议很大的一个问题是我们该等多久回短信。有些人认为应该将回复时间加倍(对方5分钟后回,你就10分钟后回),这样你就占了上风,显得总比对方忙。有些人则认为等几分钟就足以证明你的生命中有比手机更重要的东西。有些人认为应该把回复时间加倍,但偶尔可以快速回应,这样显得不那么死板(但不要等太久!)。一些人则非要多等1.25倍的时间;另一些则认为3分钟刚刚好。还有一些人厌倦了这种游戏,他们觉得立刻收到回复让人神清气爽,还显示了自信。

 

但这招管用吗?为什么好多人都这么做?这些技巧跟真实的心理学发现是否吻合?

 

等待的力量

 

近年来,行为科学家解释了为什么等待的技巧至关重要。我们先探讨下“立刻回复让你吸引力降低”的观念。心理学家进行了上百次研究:他们在不同条件下用不同方式奖励实验动物。最有趣的发现之一就是“奖励不确定性”(例如,动物不能预测出推动杠杆能否得到食物)能够显著增加它们追求奖励的兴趣,同时也会提高多巴胺水平,使其上瘾。

 

如果每次推动杠杆都能获得奖励,动物最终会慢下来,因为它们知道下一回想要奖励时,奖励就等着它们。我们把收到某人回复的短信类比为一种“奖励”,如果你总是立即回短信,很可能会被视作理所当然,最终作为“奖励”的价值会降低。结果是人们越来越觉得不必着急给你发短信,就像动物对推动杠杆越来越没有兴趣。

 

发短信以独特方式影响了我们的思维,和打电话相比,它让我们对交流有了不一样的期待。在人人都有手机前,大家通常等一会儿,甚至过几天才回电话,对方不会为此焦虑。短信让我们习惯了更快速的回复。在我们的采访中,回复短信的时间因人而异,从1小时到10分钟乃至秒回,这取决于之前的交流。若是没有得到及时回复,我们便开始抓狂。

 

麻省理工大学的人类学家 Natasha Schüll 研究赌博成瘾,尤其是人在沉迷于老虎机带来的即时满足感时大脑和身体会怎么样。我们在波士顿见面时,她解释道,不同于纸牌、赛马或者彩票那些须要赌徒等待的游戏(等轮到他们出牌,等赛马结束,或是等每周开奖),机器赌博快如闪电,玩家总能立刻得到信息。

 

“你变得希望马上得到结果,不再容忍一点点延时,”Schüll 说道。她将老虎机和短信类比,因为两者都会催生对快速回应的期待。“给吸引你但你并不真正了解的人发短信就像玩老虎机,有很多不确定性、期待和焦虑。你整个人都在准备接收回复的信息。你期待它,需要它——立刻就要。如果没收到信息,整个人就都不好了。当没有回应、结果不明时,你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Schüll 说,给别人发短信和电话录音留言很不一样。在有智能手机之前,我们习惯使用家里的录音电话。“从时间和情绪上来讲,在电话里留言更像买彩票,”她解释道,“你知道须要等很长时间,中奖号码才会揭晓。你不会期待对方立刻打回来,甚至会享受那种悬念,因为你知道要等几天。但是发短信的时候,15分钟没有收到回复,你可能就抓狂了。”

 

Schüll 告诉我们她自己就体会过等待的压力。几年前她跟一位追求者发短信。当时她刚开始跟他约会,很喜欢对方,对方怎么看也是对她有好感。突然,对方莫名其妙地沉默了。Schüll 整整三天没收到他的短信,她纠结于他的失踪,无法集中注意力,甚至影响了日常生活。“没人想和我出去玩,”她说,“因为我一直在纠结‘这家伙到底在哪?!’之类的问题。”

 

最终那个家伙出现了,Schüll 发现其实他只是丢了手机,于是松了口气。对方只在那部手机中存了她的电话号码,因此没办法联系她。

 

“如果是打电话,三天的沉默可能不会把你逼疯,但是我习惯发短信,没有回复真是…… 唉,那三天简直是在炼狱中煎熬,”她说道。确立关系的双方同样会在发短信时感到焦虑。在我自己已经山盟海誓的恋爱关系中,我也经历过几次短信延迟造成的不安。这就有个例子:

 

图片3.png 

 

在“想见见我们吗?”之后的间隔中,我确定她因为什么事生气了。她的回复向来很快,停顿似乎暗示着有些不对劲,也许是我应该赶到旅馆之类的。

 

图片4.png 

 

当她在“是不是有情绪呀”之后又没回复时,我确信她是有情绪的,否则为什么等那么久才告诉我她没生气?我能感觉到她的情绪和我的心情的所有变化,仅仅是因为发短信间隔的异常。

 

如果伴侣间相互等待的时间有如此强大的影响力,那么,几乎所有心理学原理都指出的“等待是打造单身者吸引力的不二法门”就说得通了。

 

举个例子,假设你是男性,在酒吧中遇见三个女子。第二天你给她们发短信。其中两个很快就回了,而另一个没有回。某种程度上讲,前两个女子回短信暗示她们对你感兴趣,让你感到放心。而另一个女子因为没有回复产生了不确定性,你的大脑会为此寻求解释。你会一直琢磨:为什么她没回短信?到底怎么了?我搞砸了吗?社会心理学家发现这种不确定性能产生强烈的恋爱吸引力。

 

Erin Whitchurch、Timothy Wilson 和 Daniel Gilbert 的小组进行了一项研究,他们给女士们展示一些男士的 Facebook 档案,并告诉她们这些男士看过她们的档案。第一组被告知她们看到的档案中的男士对她们评价最好,第二组被告知档案中的男士对她们感觉一般,第三组则被告知那些男士不确定有多喜欢她们。不出所料,相比对她们评价一般的男士,女士们更喜欢对她们评价最好的男士。(对等原则:我们喜欢那些喜欢我们的人。)然而,女士们对“不确定”组最感兴趣。她们随后也反映最常想起“不确定”的男士。当你更常想到某些人时,他们在你大脑中的存在感增加,最终会产生吸引的感觉。

 

短信游戏中用到的另一个社会心理学观念是稀缺原则。一般来说,越不容易看到的事物我们越想看。当你不那么频繁地给某人发短信时,你实际上让自己成了稀缺资源,从而更具吸引力。

 

道理我都懂,可是 Tanya 到底怎么了?

 

这次愚蠢的行为之后,我须要牢记的教训是:无论你事后对短信内容和时间怎样揣测,有时这不是你的错,而是其他因素在起作用。事后我发现,在处理 Tanya 的事情上,有位朋友给了我迟到的最优建议。他说:“很多时候,你遇到这种情况之后会去揣测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和发过的短信,但有时这仅仅是对方的问题,你无法了解。”

 

几个月后我偶遇 Tanya。我们玩得很开心,最后她告诉我,她很抱歉那次没再和我联系。当时她在怀疑自己的性取向,要想明白她是不是同性恋。

 

好吧,这个解释我完全没想到过。我们在缠绵中结束了那个晚上,这回她说她没有玩花样。几天后我发短信试探,她没有回复。

 

撰文  AZIZ ANSARI & ERIC KLINENBERG

插图  DANIEL FISHEL

翻译  金庄维

审校  张帅琰 谭坤

 

原文链接:

http://nautil.us/issue/33/attraction/shell-text-me-shell-text-me-not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