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心理 • 人文

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精神变态

时间: 2016年06月21日 | 作者: Lucy Foulkes | 来源: theguardian
精神变态的特质不仅仅存在于监狱或者精神病院——我们每个人都处于“精神变态连续谱”上的某个位置。


3571.jpg


有一份调查问卷叫做《精神变态自评量表》(Self-Report Psychopathy Scale),用于评估一般人群的精神变态特质。表中有29条描述,受试者需要指出每条陈述对自己的符合程度(从“非常符合”到“非常不符”)。在我读博期间,一位朋友问他能否看一下这份问卷。他读出了其中一条:“我有时会向人们说他们想听的话。”随后他看上去有些不安。“但我会同意这条啊——我有时也这么做。”他说,“这就让我成为精神变态者了么?”我向他保证不是这样——只有当某人高度符合绝大多数的描述时,才可能被认定为我们常说的“精神变态者”。但他指出了一个重要的事实:这份问卷几乎没有人得零分。


你是否在某些特定的场合,或者对某些特定的人缺乏同情心呢?又是否为了找乐子而撒谎、骗人或者打破规则呢?几乎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在自己身上找到精神变态的影子。事实上,在某些情况下,适度的精神变态特质甚至有好处。比如,一个能够剥离对患者情感的外科医生在对其实施手术时可能更加高效。在商业世界里,通过操纵和欺骗他人让自己晋升是一种获胜策略。不论是取悦他人的癖好,冒险的欲望还是一夜情的倾向,大多数人还是认可精神变态的某些方面的。


完全状态的精神变态是一种破坏性极强的人格缺陷。它把反社会和寻求刺激的行为(攻击性、药物滥用、寻求快感)与冷酷的社交和情感特质结合起来,后者包括缺乏同情与负罪感和喜欢操纵他人等。正是这种冷漠个性让精神变态者十分危险。通常情况下能够阻止人们犯罪的东西——对受害人移情、负罪感、害怕遭到惩罚,并不能对这一群体产生悬崖勒马的效果。精神变态者们完全不在乎自身行为对他人的影响。他们表现出迷人的一面,但同时却在操纵和滥用他人以达到自己的目的,并时刻准备抛弃对自己没有用的人。当我们读到具有高度精神变态特质的人的经历时,会被其行为吓到,并感到好奇:他们是那样残忍、与我们截然不同的存在——而且,到底是什么让他们那样对待别人的呢?


但最恐怖的事情是:精神变态的特质并非仅存在于全面表现出这种人格缺陷的人身上。这是因为,就像所有的精神疾病一样,精神变态的特质存在于贯穿人群的连续体中。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也至少会认可精神变态的一小部分行为。在一般人群中,精神变态的特质是偏态分布的,这就意味着大多数人都有着相对较低的精神变态特质,只有少数人才会呈现逐渐增高的水平。有着不同程度精神变态特质的人就在我们的火车车厢里坐着,在我们的办公室里工作,在我们的家庭里生活。精神变态的特质不仅仅存在于监狱或者精神病院——我们每个人都处在“精神变态谱系”上的某个位置。


研究者最近正在尝试理解到底是什么因素决定了你的精神变态水平。基因有一定的影响:我们知道,有些人天生就有形成精神变态特质的倾向。但这并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环境因子也很重要——比如在你还是孩子时身边充斥着多少暴力,或者父母如何养育你和你有怎样的朋友。类似于我们人格与行为的许多方面,精神变态也不能简单的归因于先天或后天,而是两者相互作用的综合结果。


精神变态也不是一成不变,一旦出生就不可逆转的。近期的研究提出了一些干预措施——例如协助具有高度精神变态特质孩子的父母——这样也许帮助降低其特质的水平。随着这一领域的进展,我们希望能够找到干预和治疗的手段来减轻精神变态的严重程度。


目前,不管怎样,都有许多人——在监狱、精神病院和我们的日常生活中——表现出极高的精神变态特质并对身边的人造成重大伤害。但重要的是,这些被称为“精神变态者”的人们与我们并没有本质的区别。相反地,他们有的行为我们都具有或者理解,无非是更加极端。当然,他们的一些行为——谋杀、折磨、强奸——则是与我们完全不一致的,这也让我们很难去理解。但在现实中,这些行为,就像所有全人类的行为一样,是度的问题。我们和精神变态者都站在一条线上,只是他们位于可怕的那一端。


撰文 Lucy Foulkes

翻译 秦琪凯

审校 韩晶晶


原文链接:https://www.theguardian.com/science/head-quarters/2016/jun/10/the-psychopath-in-you-psychopathic-traits-spect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