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生物 • 医学

“第一个把艾滋病带到美国的人”被冤枉了

时间: 2016年12月05日 | 作者: Dina Fine Maron | 来源: 环球科学
基因组分析显示,艾滋病病毒最早在1971年就开始在美国传播了。

 

 

图片3.png 

 

最近,一个来自纽约和旧金山的关于病毒基因组的研究表明:艾滋病毒(HIV)可能最早在1971年就已经进入了美国,这个时间比艾滋病被视作是一种疾病提前了10年,比科学家首次分离出导致这种疾病的病毒更是提前了12年。这个研究的结果颠覆了一个流传已久的谬传:上个世界80年代早期,一名法裔加拿大机组人员通过男男性行为将病毒传染给了在加利福尼亚州和纽约的美国人,由此引起了美国艾滋病的流行。

 

研究人员对上世纪70年代用于乙肝病毒检测的男性血液样本重新进行了仔细检查,同时也仔细检查了之前被认为是美国艾滋病的“零号病人”(指第一个得传染病,并开始散播病毒的患者。在流行病调查中,也可叫“初始病例”或“标识病例”,被认为造成大规模的传染病暴发的源头)的血液样本。为了进行这项工作,他们从上世界70年代的血液样本中分离出了HIV病毒,并对这些病毒进行了基因组测序。这些病毒样本的基因的基因多样性显示:HIV病毒从上世纪70年代就已经开始在美国国内传播和变异。在其“分子钟”研究中,他们甚至发现:美国的HIV病毒毒株大约是在1967年从非洲传播到加勒比海,然后在1971年传播到了纽约,在1976年传播到了洛杉矶。

 

一个由国际疾病专家和医学史学家组成的团队描绘出了这种病毒的系谱图。他们对来自患者血液样本中的HIV病毒基因组(译者注:HIV为逆转录病毒,遗传物质为RNA,广义的基因组包括具有遗传效应的RNA)进行测序,得出了病毒变异的过程。研究人员比较了来自加勒比海和非洲病毒样本的8份基因组序列,同时假设病毒的遗传物质变异速度恒定,结果发现:在上世纪70年代末期,在美国的HIV病毒已经有了很大的遗传多样性,这也就意味着,当时HIV病毒已经在美国宿主体内存在多年了。在此之前,科学家用类似的遗传时钟的研究方法发现了寨卡病毒是2014年去巴西观看世界杯的球迷带入美洲的,也用它追踪了食源性疾病的爆发。

 

早在2007年,负责这次HIV病毒研究的迈克尔·沃罗比(Michael Worobey)就曾经在《美国科学院院刊》上发表过一篇文章,表达了与这次的研究结果类似的观点,但是这个观点在当时受到了很多质疑。沃罗比和他的同事们在之前的工作中,就曾经引用过一些不那么确切的证据,比如上世纪80年代的病毒样本。而这次的新研究是对于上世纪70年代病毒样本的全基因组测序,有了显著进步。有了最新的研究结果,沃罗比(现任亚利桑那大学生态学和演化生物学系的主任)说:“几乎不会再有人对于之前的结果提出质疑了。”

 

10月26日,沃罗比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了最新的研究,这项研究是基于一批在1978年到1979年采集的血清样本中分离出的病毒,而这些血清大多都是在一个关于乙肝病毒的研究中从纽约和洛杉矶曾经发生过男男性行为的人中采集的。他的研究团队在样本中寻找HIV的痕迹,并且对这些样本的基因组成进行了分析。最终,他们发现:“零号病人”体内HIV病毒的基因序列与之后因为发生各种变异而被放入病毒系谱图中的非常类似,也就是说这位“零号病人”实际上并不是人们一直以来认为的美国首例艾滋病患者,在他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时候这种病毒已经在美国传播了10年了。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从事HIV研究工作的医学教授比阿特丽斯·哈恩(Beatrice Hahn)称:这个结果平息了愚蠢的“ 零号病人”传闻。她这样说道:“很明显,1978年和1979年的样本检出的HIV病毒要先于上世纪80年代人类发现艾滋病的时间,也就是说不止‘零号病人’,当时在纽约和洛杉矶其实已经有多人感染了HIV病毒。

 

一直以来被称为“零号病人”的患者是来自魁北克的飞机乘务员加埃唐·迪加(Gaetan Dugas),他去世于1984年,传说他在1979年到1981年有过大约250名不同的性伴侣。上世纪80年代初期,流行病学专家为了确诊这种未知的病毒以及它的传播途径,对当时包括迪加在内的出现症状的病人进行了访谈,结果发现和迪加及他的性伴侣们发生过性行为的人在之后都出现了类似的症状。有了这些信息,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调查员用箭头和圆圈做出了一张将疑似传染源指向迪加的示意图。在迪加向疾控中心报告的72名性伴侣中,在加利福尼亚州南部和纽约共计8人患上了艾滋病。

 

迪加之所以被当作是“零号病人”有一系列的原因。相比其他人,他记得许多性伴侣的名字,所以研究者们通过他可以和更多被感染的病人联系起来。在上世纪80年代早期,当时的医生和流行病学家认为HIV病毒只有大概10.5个月的潜伏期,所以这些研究者怀疑是迪加将这种病毒传入北美并在传播过程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虽然美国疾控中心参与绘制迪加和其他病人关系示意图的论文作者们表示迪加很可能不是导致HIV病毒传播的罪魁祸首,但是“零号病人”这个称号却已经传播出去了。

 

沃罗比的团队说,“零号病人”的说法的产生是因为早前的一次误会。威廉·达罗(William Darrow)是美国疾控中心最早参与HIV患者人群的调查的工作人员之一,他说,迪加一开始在档案中被记录为“病人O”(patient O),O是英文字母,代表他不在加利福尼亚州居住(Out[side]-of-California),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在疾控中心内部用字母“O”代表的称号最终变成了用数字表示的“0号病人”。

 

无论最初这个名字的确定发生了怎样的误会,迪加作为美国“零号病人”的地位在公众眼里已经不可动摇。疾控中心从来都没有向公众公开过这个病人的身份,他们只向一些关心这个患者状况的流行病学专家和医生透露了相关的信息。兰迪·希尔茨(Randy Shilts)是最早报道艾滋病在美国国内情况的记者之一,1987年他在《世纪的哭泣》(And the Band Played On: Politics, People and the AIDS Epidemic)一书中根据对于这些临床医生的访谈拼凑出了关于迪加身份的信息。根据希尔茨的描述,迪加在法国染上了艾滋病,在此之后他全然不顾自己的疾病和症状,继续进行无保护性行为。希尔茨在书中描述道:据传闻迪加不顾医生和朋友们的劝告,执意与人发生无保护性行为,可能只在事后告诉性伴侣他患了这种病,并且对方也非常有可能患上同样的病。然而,哪怕和艾滋病人发生了无保护性行为,这个人也不一定会得病。

 

实际上,先不管这些可怕的报告,最新的研究已经澄清了迪加不仅不是最早将病毒带入了美国的人,也不是使病毒从美国的一边传播到了另一边的罪魁祸首。沃罗比和他的同事们指出:“早期在加利福尼亚州发现的病毒基因组序列更接近来自于东海岸的病毒,而非来自迪加的病毒。”作者写道:“虽然他确实与纽约和洛杉矶发现的病人发生过性行为,但是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他将HIV-1病毒传染给这些人的传闻是不对的。”哈恩补充道:“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当时与他发生过性行为的患者早已感染,只是早期还没有显现出症状。而当时甚至都没人知道这种病毒的存在,更没有办法从这些患者的身体中找到它了。

 

Shilts在书中曾经写到:“究竟是不是迪加将艾滋病毒带入北美的?这个问题仍有争议,很可能最终都不会有答案。”不过,将近30年过去了,距离希尔茨去世也已经有了20多年,我们还是找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不是。

 

撰文 迪娜·法恩·马龙(Dina Fine Maron)

翻译 邢浩然

审校 秦琪凯

 

原文链接:

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new-hiv-genetic-evidence-dispels-patient-zero-myth/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