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地球 • 自然

大堡礁将在我们这一代消失

时间: 2017年04月28日 | 作者: FIONA MACDONALD | 来源: Sciencealert
2017年伊始,大堡礁又一次遭遇大面积珊瑚白化。


图片1.png图片2.png

 

这个世界现在最不缺的就是坏消息,但不幸的是,我们还是要关注这样一个事实:在澳大利亚经历了史上最热的夏天之后,最新的研究显示,目前大堡礁有三分之二的部分遭受了严重的珊瑚白化——距离2016年大堡礁的93%发生白化还不到一年,白化就已经进一步向南扩散。

 

研究还发现,全长2,300千米(1,430英里)的大堡礁中有1,500千米(932英里)已经白化。而且,这次白化并不能归咎于今年尚未登场的厄尔尼诺现象。

 

科学家预测,即使是生长最快的珊瑚,也要十年才能够恢复,但珊瑚只有在一两年内完全不发生白化,才有重新生长的机会。

 

“这已经是大堡礁第四次严重白化了——前三次分别发生在1998年,2002年和2016年。尽管白化的珊瑚不见得一定已经死亡,但据我们预测,在白化严重的大堡礁中心区域,珊瑚的死亡量还是很大。”詹姆斯库克大学(James Cook University)卓越珊瑚礁研究中心(ARC Centre of Excellence for Coral Reef Studies)的研究人员 James Kerry 说,“哪怕是生长最快的珊瑚,至少也要花十年时间才能彻底恢复,但是如此大面积的珊瑚白化每十二个月就要发生一次,这让2016年遭到破坏的珊瑚完全没有复原的机会。”

 

珊瑚之所以会白化,是由于海水温度过高,珊瑚自顾不暇,喷射出了美丽而生机勃勃的共生藻类。原本这些藻类能赋予珊瑚色彩并为其提供养分,以换取生存之地。没有这些藻类,珊瑚就变成了骨白色,也得不到营养供给,只能脆弱地等待死亡。

 

4月10日,Terry Hughes(@ProfTerryHughes)在推特上说:“这绝对是我做过的最具挑战性的研究项目。请从现在开始,行动起来,救救#大堡礁#,使它免受气候变化威胁。pic.twitter.com/rVujRxoPeD”

 

今年的调查中唯一的好消息是,受损最严重的是大堡礁中部的三分之一,而不是脆弱的北部三分之一,南部的三分之一看起来则毫发无损。

 

尽管如此,并未参与此项研究的詹姆斯库克大学(James Cook University)水质专家 Jon Brodie 还是向《卫报》指出,大堡礁之死已成定局。“我们放弃了。”Brodie 指责澳大利亚政府的不作为,“我一生致力于提升水质,但我们还是失败了。”

 

首席研究员 Terry Hughes 在去年的研究成果下发表推特评论:“我向学生展示了大堡礁珊瑚白化的航拍录像,我们都落泪了。”

 

在最新的研究中,Hughes 和他的团队进行了跨度超过8,000千米的航拍,覆盖了近800个独立的珊瑚礁。下面的地图是今年与去年(右图)珊瑚礁破坏情况的对比,可以看到今年白化区域又向南延伸了500千米:

 

图片4.png 

 

今年情况格外糟糕的原因除了珊瑚大规模白化,还有在三月袭击大堡礁的热带气旋黛比,该气旋沿一条宽约100千米(62英里)的路径大肆破坏。一份新闻稿解释说:“大堡礁中有部分珊瑚基本躲过了最严重的白化,但很不幸,黛比袭击的正是这一部分。”

 

研究组解释道,虽然气旋的确带来了低温海水,但是与其造成的损伤相比,这样的好处实在微不足道。想到我们的孩子大多都不会再有机会亲眼见到大堡礁,不禁让人感到绝望。

 

图片5.png 

图片来源:Bette Willis/ARC Centre of Excellence for Coral Reef Studies

 

但我们现在最好致力于保护大堡礁还“活着”的那部分,同时避免这种悲剧在世界各地的珊瑚礁上重演。

 

“显而易见,大堡礁正在多重影响下艰难求生。”Hughes 解释道,“这些因素中影响最大的无疑是全球变暖。随着气温不断升高,珊瑚白化的次数会越来越多——过去19年里,气温升高1℃就已经造成了四次白化。”

 

“总而言之,我们要减少二氧化碳排放,但我们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他补充道。

 

世界啊,如果你还在沉睡,在这次警钟敲响之际醒来吧。

 

尽管最新研究结果尚未公开,但2016年的白化事件在《自然》杂志上已有报道。

 

撰文  FIONA MACDONALD

翻译  张竞文

审校  夏烨 张士超

 

原文链接:http://www.sciencealert.com/heartbroken-scientists-admit-the-great-barrier-reef-is-now-terminal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