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地球 • 自然

海冰消融威胁北极生态系统

时间: 2017年04月11日 | 作者: Robin McKie | 来源: 卫报
北极海冰面积越来越小,给当地的生物带来了危机。


图片1.png 

 

未来几天内,北极海冰的覆盖面积可能会创造一个可怕的新记录。冬季海冰覆盖最大面积是自有卫星观测记录以来的最低值。这些数据表明,在不到40年的时间里,北极隆冬时期的海冰已经消融了200多万平方千米

 

海冰的消融是汽车和工厂的碳排放增加而引起的全球变暖所导致的,这很可能对地球有着深远的影响。研究人员告诫说,海冰的消失意味着太阳光线反射率的降低,从而致使全球气温进一步上升。

 

他们补充说,还有一些其他紧迫的问题需要考虑。现在海冰的消失对北极当地物种 ——海豹、鱼、狼、狐狸和北极熊都造成严重威胁。苏格兰海洋科学协会(the Scottish Association for Marine Science, Sams)的海洋生态学家布Tom Brown说:“北极的食物链依赖于稳定的海冰状态,冰盖现在慢慢消失会使该地区的野生动物面临危险。

 

海冰为北极熊的狩猎提供了一个平台,而且它还将狐狸和狼这样在陆地上生活的动物种群连接在一起。利兹大学(Leeds University)地球观测学的教授Andrew Shepherd说:“海冰冰盖几十年中一直在消退,生活在其周围的动物不得不向北移动。

 

“这个过程使得它们越来越远离陆地,而它们离开陆地的最远距离可能有个极限。”

 

事实上,海冰侵蚀正在伤害北极生态系统的根基,因为海冰为藻类提供了一种生长的环境,而藻类正是北极地区整个食物链赖以生存的基础。Brown说:“藻类会一直徘徊在海冰下面,直到春天开始,它们迅速生长。然后它们会被微小的浮游动物吃掉,浮游动物再被鱼吃掉,鱼又被海豹吃掉,这些海豹最终会被北极熊捕获。所以如果藻类数量下降,整个食物链都将被破坏。

 

英国南极勘探项目(the British Antarctic Survey)的Geraint Tarling教授也支持这一观点。他说:“大部分的藻类是被一种叫Calanus glacialis的浮游动物吃掉了。它富含像欧米茄3(omega-3)这样的脂肪,继而会被北极鳕鱼和须鲸吃掉。最重要的是,近年来,Calanus glacialis的数量不断下降,而且其活动范围也在缩小。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叫Calanus finmarchicus的温带物种,但它的脂肪含量和质量都比较差,只能算是一种比较劣质的食物

 

换句话说,北极食物链的根基正在枯竭。然而,这还并不是该地区野生动物遭受的唯一威胁。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Penn State University)的Eric Post教授和他的同事们在2015年的《科学》(Science )期刊上发表了一篇论文,文中指出狼和狐狸的种群只有在夏季是分隔开的,而在冬天依赖于海冰,整个种群都连在了一起。

 

但随着近几年海冰覆盖率的下降,使得不同兽群之间彼此远离的时间越来越长,而这会减少交叉繁殖,不利于物种的基因健康。

 

然后就是独角鲸。这些有长牙的鲸鱼,有时被称为海中独角兽。因纽特人很珍视独角鲸,因为它们的鲸脂和皮肤可以用来做一顿传统的、很有嚼劲的叫作muktuk的餐食。独角鲸可以安全地隐藏在海冰中,从而避开它们的天敌——虎鲸。海洋生物学家警告说,失去这种保护,独角鲸的数量会有下降的危险性。

 

为了理解这些问题的更多细节,英国自然环境研究理事会(Nerc)发起了“季节性冰区的生产力研究项目”(PRIZE)的项目,他们使用水下机器人来研究海冰退缩对营养物的流动和其他因素的变化影响。它将探测浮游动物的行为、海床的组成和其他影响野生动物生存的因素变化情况

 

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的Julienne Stroeve教授同时强调了北极将面临的其他危险。“拿格陵兰海豹举例,”她说:“们通常会出生在海冰的雪堆上。但是,如果海冰很薄或形成得很晚,冰就会破,从而导致小海豹掉到海里被淹死。”此外,Stroeve还指出,温度升高会导致此地降雨而不是降雪 她补充说:“雨在到达地面后会冻结,形成一个较硬的覆盖层,进而阻碍了驯鹿和北美驯鹿在雪层下找食物。”

 

北美驯鹿还面临由气候变化带来的另一个危险。通常在北极春天时开花的一系列营养丰富的植物,可以帮助它们从北极的寒冬中恢复。并且改善雌性驯鹿生育前的身体状况。但它们所依赖的植物物种的花期正在不断提前,因为北方地区的春季每年都会更早到来——而驯鹿自身的生物钟却保持不变,致使它们锁在错误的生物循环中。这样一来,在驯鹿获取它们所依赖的植物时,这些物种已经错过了它们的最佳时期,而且由于雌性驯鹿分娩时的营养较少导致了较低的出生率。

 

这些问题都是连带反应。统一的生命周期性因为海冰消逝而被破坏,而这正在影响着陆地和海洋上的动物。Finlo Cottier是极地海洋学的高级讲师,同时也就任于苏格兰海洋科学协会(Sams),他说:“这就有点像改变你的早餐时间。你习惯于睡到早上8点,但是有一天却变成早上6点提供早餐了,但是并没有人告诉你。结果就是你会挨饿饿。而这也是整个北极生态系统正在面临的问题。

 

面临威胁的物种

 

北美驯鹿

随着北极气候的变暖,降雨比降雪更频繁,雨随后会冻结在地面上,进而阻碍了驯鹿和北美驯鹿寻找食物。

 

格陵兰海豹

格陵兰海豹在海冰的雪堆上出生。 但是,如果海冰很薄或形成得很晚,冰就会破,从而导致小海豹掉到海里被淹死。

 

浮游动物

浮游动物是整个食物链的生存基础。它们靠海冰下面的藻类存活,反过来它们会被北极鳕鱼须鲸类吃掉。

 

北极熊

海冰为北极熊狩猎海豹和其他生物提供了一个平台。而雌性与雄性北极熊也会在海冰上相遇配对。

 

独角鲸

慢速游动的鲸鱼,比如独角鲸,它们可以安全地隐藏在海冰中,从而避开它们的天敌——虎鲸。同时,由于海冰的消逝使得该地区航运的增加,而这也可能会使独角鲸受到影响。

 

翻译:孙逢玥

审校:胡砚泊

 

原文链接: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7/mar/04/arctic-ecosystem-ice-disappear-ecosystem-polar-bears-fish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