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More than Science

科学家带上飞机的那些奇葩物品

时间: 2017年05月31日 | 作者: Ed Yong | 来源: Atlantic
科学家的许多宝物都曾在机场安检现场给安检人员十足的惊喜(吓)。

 

图片1.png 

 

当马丁·科恩通过里根国家机场的安检时,他发现他可能会因为行李里的3D打印小鼠阴茎模型而受到盘问。

 

这个由半透明塑料材质打造的模型长15厘米,看上去毋庸置疑就是一根阴茎——就像是从一只3米多长的透明啮齿怪兽身上肢解下来的。在搭乘从盖恩斯维尔飞往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国际班机之前,科恩的一位同事已经被盘问过了。她将行李放到安检扫描仪中,然后行李就被拉开了,一名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TSA)的安检人员朝里面看了看,放行前还向她眨了眨眼。她觉得又好笑又尴尬,所以科恩主动请缨,在返程时由他来携带此模型。

 

行李包再次被拉开了。一名TSA安检人员询问科恩,里面是否有锐器或易碎品。他回答说是的,有一些3D打印的解剖模型,它们相当易碎。安检人员取出了两个小鼠胚胎模型,点了点头,然后继续查看。“然后,”科恩回忆说,“她持着小鼠阴茎模型的底部将它取出,仿佛那是一把王者之剑。”

 

“这是什么?”

“你这是盘问还是提问?”

“我就是好奇。”她说。

“这是一个3D打印的成年小鼠阴茎。”

“什么?”

“一个3D打印的成年小鼠阴茎。”

“不是吧?”

“是的。”

 

这名工作人员叫来了三位同事,并让他们猜这是什么。他们陷入了沉默,于是科恩揭晓了答案,他们捧腹大笑。

 

科恩是一名佛罗里达大学的生物学家,他的研究方向是生殖器与泌尿道以及它们在胚胎中的形成。每250人中,就有一个人因为先天缺陷,而影响到这些器官的功能。这样的变异越来越常见,但它们的成因在很大程度上仍未明确。科恩希望通过研究生殖器的正常发育,来理解是什么让它们走上了岔路。和很多其他科学家一样,他的工作需要与小鼠打交道。最近,他用高分辨率的医学扫描仪分析了小鼠的生殖器。为了向同事展示扫描的细节,他打印了一个放大模型,并带着它参加了华盛顿特区的会议。由于会议为期仅两天,科恩没有携带托运行李。因此,“阴茎”只能随身携带了。

 

前些年,科恩曾经带着一只巨型地懒(已经灭绝,是树懒的近亲)的胫骨和一个装满海龟胚胎的冷藏箱飞来飞去。就在上个月,研究动物生殖器演化的MIT科学家黛安·凯利被TSA安检人员拦了下来,因为她携带着和科恩的物品恰恰相反的东西:一个3D打印的海豚阴道模型。

 

“严格地说,这个海豚阴道模型甚至不是我自己的,”她说,“我只是帮别人带的。”

对于这个话题,科学家们在推特上一呼百应,乘机前过安检时,他们带着装有猴子尿液的瓶子、变色龙和鳐的胚胎、5000年前的人类骨骼、有缆水下机器人,还有一堆岩石。

 

天体物理学家布莱恩·施密特曾在前往北达科他州时被机场工作人员拦截,因为他背着他的诺贝尔奖金质奖章——在安检扫描仪上,就是一个黑影。

 

“呃,这是谁给你的?”

“瑞典的国王。”他说。

“为什么要给你这个?”他们继续试探。

“因为我发现宇宙的膨胀速度在加快。”

 

人类学家唐纳德·乔纳森带上飞机的最珍贵、最著名的东西,大概就是由他本人发掘的,南方古猿人露西的骨架了。在回忆录中,他回忆起向巴黎海关官员展示她的骨架的那一幕。那位男子恰好是人类学爱好者,当乔纳森告诉他这些化石都来自埃塞俄比亚,他说:“你是说露西?”

 

“一大群人涌过来围观,露西的骨架一个接一个地陈列在海关柜台上。我第一次意识到露西能产生如此大的吸引力,无论她去哪。”乔纳森如是说道。

 

行李包中的生命

 

另一些科学家的机场行李更加“鲜活”。康涅狄格大学的乔纳森·克拉森研究切叶蚁,按照规定他必须在登机时随身携带收集野生物种的许可证。“不可避免地,一些可怜的安检人员得检查装有上万只蚂蚁的行李袋,他们一定感到很困惑。”

 

的确,许多动物只能随身携带而不能托运,因为它们不能适应货舱的温度(因为同样的原因,也不能水运)。对鞭蛛来说更是如此,它们是蜘蛛的亲戚,性格温顺但有着噩梦一般的外表。亚历山大·沃恩有一次尝试将其带上国内航班。他告诉我:“我的策略是,假装我做的一切事情都特别正常。” 

 

其他人对他们的异端物品更为看重。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的昂丁·克里弗曾经想将装满青蛙的容器从纽约带到奥斯汀。在过安检时,她意识到青蛙不能承受X射线的伤害,所以她向TSA安检人员解释了行李中的内容物。

 

“她完全被吓到了,但还是必须往容器中看一眼,” Cleaver说,“我们打开了一条缝,然后里面的12-14只眼睛就那么盯着她。她尖叫起来,整整尖叫了三次。一些其他工作人员闻声而来,但没人受得了这容器,哪怕只打开一点点。但他们还是必须要确保里面没有违禁物品,于是我们陷入了打开容器——尖叫——关上容器——大笑的循环之中。”最终,他们让她通过了。

 

许多科学家的经历更为坎坷,因为他们的设备看起来很可疑。卢卡·博格用于追踪牛的追踪项圈看起来像炸药带。而丹妮拉·拉巴约蒂用于记录蝙蝠声音的蝙蝠探测器,就像是是一个“前面装有闪光灯的大型黑箱”。她在前往休斯顿的航班上带了一个,放在背包里。“安检人员说:‘请取出你的笔记本电脑。’我照做了,但他们没有说‘取出你的蝙蝠探测器’,于是我自己也忘了。”

 

当扫描传送带过去之后,她不得不向一个疑心重重的TSA工作人员解释她从事的研究,但他根本不知道蝙蝠的叫声是可记录的,更别说理解记录它们有什么意义了。所以拉巴约蒂向他展示了一些声波图,拿出笔记本电脑给他放了一些声音——而这时候其他乘客都在进行常规安检。她说道:“最后,他说:‘噢!我从来不知道蝙蝠这么有趣!’”

 

机场里的科普大道

 

故事的结局总是惊人地相似。TSA曾经拦下了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的南极研究者迈克尔·波利托,因为他的包里有50只装有白色粉末的小玻璃瓶。当他解释说那是冻干的南极皮毛海豹奶的时候,他得到了不同的反应。“一些工作人员只想赶快放我走,其他的想让我留下来接受询问,回答‘你怎么给海豹挤奶’之类的问题,我几乎就要错过航班了。”

 

机场安检区,原来是一条奇妙的科普大道。有一种说法是,只有让你的外婆或是六岁小孩听懂你所讲的内容,你才真正理解了这件事物。那么,你能向一位TSA工作人员解释清楚吗?他可能不仅没有科学的背景知识,而且还强烈怀疑你是一个威胁国家安全的存在。在“你在做什么”,“你为什么要做这个”,“你为什么要把这个带上飞机”等一连串问题的轰炸之下,你能为你的研究主持公道吗?

 

在四位TSA工作人员就他的小鼠阴茎进行轮番盘问的时候,科恩可以说表现出色。他们注意到这半透明的物体中有一根白色的管子,问是不是骨头。事实上它的确是骨头——一块阴茎骨。“我向他们解释,大多数其他哺乳动物的阴茎中都有阴茎骨,但人类却遗失了。”科恩说,“我不会放过任何科普的机会。我正准备向他们普及一些关于演化的知识,但他们已经彻底凌乱了。”

 

最后,科恩问自己是不是可以通过了。“可以的。”第一个检查他行李的工作人员说。接着他说:“我要去休息一会,信息量太大了。”

 

撰文  Ed Yong

翻译  古京卉

审校  吴非

 

原文链接:https://www.theatlantic.com/science/archive/2017/05/that-time-the-tsa-found-a-scientists-3d-printed-mouse-penis/527673/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