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账号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前沿 > More than Science

“大龄女星”偏爱的冷冻卵子技术,真的安全又有效吗?

时间: 2016年10月31日 | 作者: Abby Rabinowitz | 来源: Nautilus
冷冻卵子技术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究竟如何,它又是否能够为女性夺取自主生育权的斗争提供支持?

《纽约时报》上刊登了一位女士的文章,她后悔没能及时要一个孩子。她在文中对一位37岁的女士,以及读者呼吁道:“去冻卵吧,就现在!”

 

据说,越来越多的健康女性开始选择冷冻卵子。尽管没有官方数据,两家大型生育中心的数据指出,从2010年起,寻求自主冻卵的女性数量每年都在翻倍,而辅助生育技术,尤其是体外受精的实施案例在过去十年中也已经翻倍。

 

冻卵和体外受精的增长其实是全球人口变化趋势的体现:全世界的富裕人群都在推迟生育。根据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数据,2012年,35岁及以后才初次生育的美国女性人数比40年前增长了8倍。这种趋势也创造了一个规模极大的产业:在《婴儿产业》一书中,前哈佛大学经济学家、现巴纳德学院(Barnard College)院长 Debora Spar 估计,美国的生育产业在2004年的价值约为30亿美元,其中体外受精和生育药品占据了24亿美元。在2006的文章中,Spar 预测市场的下一个明显增长点在于,将服务从不孕女性(占美国女性的15%)向健康可孕女性的扩展,她们将会非常愿意通过冻卵来规避未来的生育风险。

 

2014年10月,美国全国广播公司 NBC 称苹果公司和 Facebook 公司将向选择自主冻卵以延迟生育的健康女性员工支付2万美元的补贴,此事在网上引起热烈讨论。支持者认为这是为事业型女性提供的一个大胆的新型权利;而反对者认为这是一种自私的举措,以昂贵并有风险(他们认为)的措施来延长女性工作时间。

 

经过此事,这些科技公司有效地宣传了这种新型生育技术,使人们更加相信,对于一位无子女、30多岁、有能力支付相应费用(仅药物和取卵过程的花费为1万到1.5万美元)的女性来说,冷冻卵子将成为一个顺理成章的选择。

 

 冻卵有哪些风险?

 

对于很多人来说,冻卵似乎是一件“谨遵医嘱”即可的事。然而在这场辩论中,人们忽视了冻卵的效果和风险都是尚未明确的。毕竟,卵子冷冻还是新科技。

 

迄今为止,全世界只有2000个婴儿是通过低温冻卵技术出生的。早期数据称冻卵是一个女性在40岁以后生育子女的最佳赌注,但把冻卵描述成可靠的生育保险,会使女性过分依赖于这种还在改进中的技术。

 

冻卵的技术难点在于解冻卵子。“已经有上百名女性向我询问冻卵技术。”谢迪格罗夫生殖医学中心(Shady Grove Fertility)和美国卵子银行(Donor EggBank USA)的首席胚胎学家 Michael Tucker 说。自从他在1997年发表了一篇关于老式冻卵技术的文章,潮水般的来电便向他涌来。那时,胚胎学家还在使用“慢速冷冻法”,而他和该领域其他人员逐渐发现,这种方法是不可靠的。作为人体最大的细胞,卵子是高度液态的;它在冷冻过程中会形成冰晶,而冰晶会使卵子在解冻时开裂。

 

20世纪90年代末,科学家开始发展新的“玻璃化冷冻法”。先将卵子脱水,加防冻剂,再在低温下速冻,防止它形成冰晶并提高成功解冻的几率。在过去的十年里,玻璃化冷冻法很大程度上取代了慢速冷冻法。有了它,Tucker 可以“更自信的说:是的,我们能提供稳定优质的生育服务”。

 

谢迪格罗夫生殖医学中心里通过冻卵技术诞生的200个婴儿支持了这种说法,但 Tucker 和其他医生一样,认为冻卵的成功与否和机构的选择关系极大。玻璃化冷冻需要相当的技巧,Tucker 说这个过程要求操作者拥有协调的操作和精准的判断,他补充说:“我们有26名胚胎学家,而我只信任其中6位的玻璃化技术,还有4位即将胜任。”曾经负责全国范围内玻璃化冷冻操作培训项目的 Tucker 说,他相信还需要至少4年才能使全部的诊所都可以提供稳定的结果。“这听起来有点儿自吹自擂,”Tucker 承认,但他并不是唯一一个作出这样谨慎评估的人。

 

负责对美国生育机构进行自我监管的美国生殖医学会(American Society of Reproductive Medicine,ASRM)尚未做好对冷冻卵子商业化进行支持的准备。2012年,由于玻璃化冷冻法的成功和相对安全,ASRM 去除了冻卵的“试验性”标签。

 

对女性来说,冻卵过程中的主要风险是由促排卵药物引发的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它可以引起浮肿,更严重时会有小便不通和出血。ASRM 称,如果不做胚胎移植,发生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的概率很低:在使用促排卵药物的女性中,大约只有0.4%~2%会发生严重的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

 

而更加严峻的问题是,依靠冷冻卵子出生的婴儿所面临的长期健康风险尚未得到确认。这项技术太新,还没有足够的长期研究对其提供支持,但是 ASRM 还是列举出了近期研究中的一些正面结果。

 

什么样的女性适合冻卵?

 

ASRM 支持出于医学原因的冻卵行为(主要是针对罹患癌症,并将在化疗后丧失生育能力的年轻女性);而不支持为了延后生育时间而广泛进行的自主冻卵。

 

在对近1000篇文献进行的调研中,ASRM 只发现了4例对新鲜卵子和冷冻卵子进行比较的随机控制试验,而它们主要是来自高受孕几率的年轻卵子提供者的临床数据,而不是来自临床中更常见的、30多岁女性的数据。由此,ASRM 总结认为,女性不应当依靠冻卵来延迟生育年龄,因为“没有数据能够证明此种冻卵行为是安全、有效、符合伦理、低情绪风险,并有足够性价比的。”

 

这就成了自主冻卵的第二十二条军规:在足够多的尝鲜者参与试验以前,它的真实有效性只能是个未知数。

 

当然,在那些想要规避生育风险的年轻女性面前,ASRM 的说法还是过于谨慎了,以至于无法真正引起她们的思考。事实上,多个身为 ASRM 成员的生育诊所,都在过去几年中对自主冻卵进行了积极的支持。2010年,有143家生育诊所宣称可以提供冻卵服务,其中63家提供自主冻卵服务。提供自主冻卵服务的耶鲁生育中心(Yale Fertility Center)负责人 Pasquale Patrizio 称,这是一项很有前景的技术(该机构不是卵子银行的成员)。Patrizio 重复了一个常见的论调:一名女性冷冻了卵子,她就冻存住了用那颗卵子怀孕的机会。他在看过 ASRM 年会上的一些确定性数据后说:“更多的数据就要出现了。”

 

纽约大学生殖中心的 Nicole Noyes 医生提供了上述数据:通过冻卵技术,纽约大学生殖中心已经有62例生育或怀孕案例,成功率为44%,与体外受精1/3的成功率相比,这个结果非常诱人。这62个案例中,有31例中的女性使用了她们自己的卵子。在这些案例中,使用25~34岁时冷冻的卵子的患者,在一个生理周期中成功怀孕的概率是42%,而在使用35~40岁、41~42岁时冷冻的卵子的患者身上,这一成功率分别为37%和33%。

 

Noyes 表示,她可能会把上述结果修订得更加保守一些。为了更保险,女性应该为一次怀孕冷冻20颗卵子;如果她们的年龄接近40,则需要经过大约3个生理周期,才能取到足够数量的卵子。也就是说,想要以此怀孕的女性需要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当然,还有金钱。在纽约大学生殖中心,一套冷冻卵子的工序加上2年的贮藏期和3次解冻及使用卵子,目前大致需要39410~46560美元。

 

需要更多数据支持的成功率

 

Tucker 提供的尚未发表的数据与 Noyes 的结果相似:在谢迪格罗夫生殖医学中心,98例尝试用自己的冷冻卵子怀孕的案例中,有36例已经生育或怀孕。这意味着,女性有36.7%的概率可以通过冻卵体外受精怀孕或生育,这一概率以及成功率随年龄变化的情况都与 Noyes 的结果相似。

 

作家 Sarah Elizabeth Richards 在她为《华尔街日报》撰写的文章《为什么我选择冷冻卵子(你也应该这么做)》中引用了上述积极结果。在36~38岁期间,她以接近5万美元的价格冷冻了70颗卵子。

 

然而,来自更多诊所的更大规模的数据则显示,纽约大学生殖中心和谢迪格罗夫生殖医学中心的高成功率只是个例。2013年的一项荟萃分析表明,1805名患者的2265次卵子解冻和胚胎移植结果中,成功率仅为 Noyes 形容的一半。对于一次移植3个胚胎的患者,35岁时一次性成功怀孕的概率是19.3%,38岁时为16.5%,40岁时为14.8%。冻卵的反对者用这组数据来宣称:冻卵的失败率太高了。

 

为了从这些相反的数据中得到更清楚的结论,我咨询了 Kukluk Oktay。他是纽约药物大学(New York Medical College)的生殖内分泌学家,以他在卵巢组织冷冻方面的革命性研究而闻名,这项技术可以为癌症患者提供生育保障。Oktay 对于2013年的荟萃分析被用于反对自主冻卵有些惊讶。他认为,这是一个比较保守的评估,因为这些数据来自不孕的患者,而她们本身就比健康女性更加不易受孕。尽管如此,他还是认为这项评估结果是患者可以得到的最有参考价值的数据。此外,他还认为像 Noyes 那样,只用少数案例就得出不同年龄卵子提供者受孕成功率的做法是不可取的。

 

“现在还没有能够真正说明自主冻卵是否能帮助女性保持生育能力的研究。”Oktay 说。就像 Patrizio 一样,他告诉我这是因为,无论女性健康与否,她们都很少会在冻卵后真的回来解冻她们的卵子。所以尽管已有的数据看上去不错,医生仍然不能对此做出任何保证。

 

由于目前还没有对不同诊所的统计项目进行比较的标准,这些数据就变得更加难以理解。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和 ASRM 的体外受精数据并没有追溯到卵子冷冻的环节。它们都警告患者不要用它们的数据去比较和选择诊所,因为一些诊所会回绝那些高龄、不孕的患者,或是在治疗效果不佳时提前结束疗程。在诊所的选择上,患者通常只能依靠那些不确定的风评。

 

“你需要看一看第三方数据。”Gina Bartasi 说。她是卵子银行的母公司 Fertility Authority 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她在采访中把选择冻卵诊所和选择宾馆进行了类比。卵子银行可以方便地替女性比较不同诊所的价格(纽约大学生殖中心单次冻卵的收费就比隔壁的康奈尔大学维尔医院高出2400美元),但还无法对不同诊所的成功率进行比较。

 

Patrizio 说,最重要的是要让患者知道,冻卵不是生育保险而只是“希望”。Oktay 告诉患者,“保险条款能够保证你在房屋着火时得到赔款”,所以,“冻卵并不是一种保险,而是彩票”。他告诉患者不要依靠冻卵来延迟生育。“冷冻上你的卵子,然后假装你并没有这样做过。”

 

图片2.png 

图注】工作中的谢迪格罗夫生殖医学中心工作人员,屏幕上展示的是一份成熟卵细胞样品的高清图像。图片来源:Andre Chung for The Washington Post via Getty Images

 

解放女性的技术,还是更加深刻的社会偏见?

 

在我所在的布鲁克林地区,体外受精已经成为了一种新常态。只要付出足够的努力,花费足够的时间、金钱和精力,任何人都可以成为父母。卵子银行将自主冻卵视为这一潮流的一部分,鼓励女性掌控自己的生育命运。

 

Richards 告诉我,她认识的冻卵女性会讲起自己心理上的优势,这部分是因为冻卵减轻了她们的婚恋压力。“如果你相信这些冻存的卵子最终能够生效,就可以生活得更加自信。”冻卵赋予了女性决定自身生活方式的权利,让她们拥有更多选择,从生理宿命中获得解放。

 

然而,这种赋权的背后却体现了更为深刻的社会偏见。Emma Rosenblum 在她2014年的《彭博商业周刊》封面文章中发现,事实上,女性选择冻卵最主要的原因是她们尚未找到伴侣:“晚些生孩子?冻卵会真的能解放你的事业?”Noyes 的团队对183位冻卵患者推迟生育的原因进行了调查,发现只有24%是出于职业考虑,而88%都提到她们还没有伴侣。不论这个新选择是否出现,女性仍然被期待成为母亲,而如果没能生育,社会和女性自身都会认为,她将后悔终身。而冻卵机会的出现,反而更加深了对女性的这一传统期待。

 

在对冷冻卵子进行了解的过程中,使我深受打击的不仅仅是尚不明确的技术前景,更是因为我自身无法达到它所要求的心理状态:我要相信这项技术去冷冻自己的卵子,却不能相信它真的能改变我的人生选择,它不能让我真的去选择延迟生育,真的去选择不依靠男性而生育,真的去领养或者真的选择不生育。我不知道我要怎么做。

 

我确定知道的是,我不愿意为这项使社会问题更加严重的技术付费:有钱的女性可以选择生育的时间和方式,而贫穷的女性则不可以;女性依旧被期待拥有一个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即便在不能生育的夫妇中有三分之一是因为男性的问题,无法生育依旧只是女性的错,也必须由女性来解决。“这种感觉一直环绕着我,”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对她来说,冻卵让她感到“孤单,羞耻,和无望”。

 

我同样确定知道的是,我不想陷入这样一种命运,把我生命中平凡而明媚的一个月时间,奉献给激素注射产生的浮肿、盆腔超声、体重增加,以及对未来的深深忧虑。

 

如果我选择不冻卵,我将辜负了 Noyes、多位纽约时报作者,以及遛狗时遇到的邻居的忠告,我将辜负了那些女性生育能力随年龄下降的统计数据,辜负了市场上最好的现有技术解决方案。而在未来的某一天,我可能会因为无法生育而责怪自己。所以在我看来,冻卵不是生育保险,它只是能帮助你避免后悔的一剂偏方。

 

撰文  Abby Rabinowitz

编译  邢若洁

编辑  赵维杰

 

原文链接:

http://nautil.us/issue/41/selection/why-egg-freezing-is-an-impossible-choice-rp


  • 相关文章